信托转型关键期 谁能最终突围

时间:2019/10/12 11:16:03用益信托网

日前,用益信托发布《2019年三季度集合资金信托统计报告》,受监管趋严影响,2019年三季度,集合信托产品发行与成立市场双双遇冷。日前,用益信托发布《2019年三季度集合资金信托统计报告》(下称“《报告》”),受监管趋严影响,2019年三季度,集合信托产品发行与成立市场双双遇冷。


多位信托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未来3至5年都处于信托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转型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业务布局、组织架构、风险管理、人员配备等方面。


事实上,信托业内对于转型具体的方向早有讨论。


用益信托研究员喻智告诉本报记者,信托公司的业务还是应该立足本源,服务实体经济,依托灵活的制度安排,从财富管理、资本市场等方向着手,以自身的主动管理能力为核心竞争力,为投资者提供优质服务。


控地产防风险


《报告》指出,防风险和业务转型成为下半年信托公司工作的重心。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数据,截至二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项目还在持续上升,达1100个。其中,上半年增加228个,接近去年全年。


《报告》称,监管部门加大了信托主要业务的监管力度和风险管控,加上经济下行趋稳的态势还没有确定,信托公司下半年业务开展出现了一定的困难,预计下半年信托公司的盈利水平可能不及上半年。“信托公司在市场和监管的双重压力下,处理存量风险项目的需求是迫切的”。


受监管趋严影响,2019年三季度,集合信托产品发行与成立市场双双遇冷。


截至9月30日,三季度共有64家信托公司参与发行集合信托产品5601款,环比下滑6.06%,发行规模5811.92亿元,环比减少13.50%,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3.21%。


从月度数据来看,2019年三季度7、8、9月集合信托产品的发行规模分别为2043.35亿元、1967.53亿元和1801.04亿元,发行规模逐月下滑。


对于第三季度集合信托产品募集规模出现较为显著下滑,《报告》指出,一方面,信托公司面临着“资产荒”的问题,展业难度加大;另一方面,监管层对于房地产信托业务的监管决心坚定,房地产信托的募集规模下滑明显。


近期,信托公司各项业务中,房地产信托和通道业务是监管重点关注的部分。


2019年第三季度,房地产类信托资金募集规模依旧占据首位,达到1529.18亿元,但环比减少了27.50%,规模占比从二季度的41.32%下滑到35.84%,环比减少5.47个百分点。


“目前房地产信托面临的监管除了有底层资产穿透之外,主要是余额管控,因此在部分房地产项目到期退出后,信托公司在该类业务上还是有一定操作空间。”《报告》指出。


处于转型关键期


在分析人士看来,随着资管新规及相应配套细则的落地,资产管理业务去通道化、产品净值化和消除监管套利的进程持续推进,主动管理能力将成为资产管理机构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不过,多位信托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信托公司转型需要一个过程,一蹴而就的可能性不大。


某大型信托公司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对于转型,目前信托业已经达成共识。事实上,公司很早就在观察一些创新业务,或是一些一旦政策放开有较大发展的业务,并在做相关准备。


不过,喻智强调,信托完成转型不是短时间能完成,预计需要三到五年以上的时间。实际上,现阶段部分转型方向已渐清晰并形成共识,但快慢节奏各有不同。


“资产证券化、财产权信托业务、家族信托、慈善信托等特色化业务是重要方向。”喻智进一步分析,总体来看头部信托占据优势地位,但也有中小信托公司逆袭的案例。行业目前处于转型的关键时期,洗牌有较大可能。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信托公司来说,转型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业务布局、组织架构、风险管理、人员配备等方面。“我国还没有信托公司转型成功的案例,很难估量所需要耗费的时间,而且转型的时间取决于内部变革的力度、外部环境等因素”。


“从目前看,信托公司转型发展所需要的时间可能较长,未来3至5年都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袁吉伟进一步分析,在这个过程中,部分无法适应外部环境、监管要求的信托公司将逐步发展放缓,以至于被淘汰。这一轮转型发展后,行业集中度会有显著提升,从国际成熟信托行业看,行业竞争格局相对由5家左右的信托公司掌握。


消费金融一片美好?


事实上,信托业内对于转型具体的方向早有讨论。其中,消费金融备受关注。


《报告》也指出,金融类信托产品中,消费金融类信托产品成为信托公司近期开发的重心。消费已被认为是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据业内人士透露,部分信托公司已将消费金融作为公司展业的战略性方向之一。


那么,未来消费金融业务是否能给信托业务带来明显的增量?


有分析认为,消费金融类信托产品成为信托公司近期业务转型的重点之一,但受制于自身薄弱的获客能力和风控能力,信托公司开展此类业务的限制较大。


袁吉伟对记者分析,消费金融是一个重要方向,主要是配合我国消费驱动、消费升级,不过目前来看,信托公司传统经营思路与此类零售为主的业务模式切合度并不高。


“在消费金融粗放发展阶段,信托公司可以利用其具有资金募集、发放贷款等方面的优势,获得一定市场份额。”袁吉伟进一步指出,然而,信托公司的短板依然很明显,资金成本高、获客渠道有限、风控体系建设不足、缺乏能够主动掌控的消费场景。


喻智告诉记者,信托公司近期消费金融类产品比较多,新增规模也有较为明显的增加。但消费金融行业一方面有部分乱象产生,监管已经有加强的趋势,另一方面消费金融行业的瓶颈也开始显现,信托公司的消金业务可能不会有想象中那样美好。


袁吉伟补充道,“在这一轮消费金融大发展之后,消费金融客户下沉到一定阶段后,信托公司消费金融将进入2.0时代,如何精细化发展,如何建设消费金融的生态圈、场景成为未来可持续发展的关键,而且最终可能也只有个别信托公司在这方面获取成功。”


从资产管理到财富管理


《报告》指出,信托业将进行从资产管理到财富管理的转型,随着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转化,相信以家族信托为代表的财富管理业务将成为信托行业配合国家经济结构调整、战略转型和深耕未来的利器。


“信托公司的业务还是应该立足本源,服务实体经济,依托灵活的制度安排,从财富管理、资本市场等方向着手,以自身的主动管理能力为核心竞争力,为投资者提供优质服务。”喻智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工农中建交五大行理财子公司均已开业,并有新产品推出,注册资本均在百亿元级。


而9月底,光大理财有限责任公司也成为了首家获批开业的股份制银行理财子公司,注册资本50亿元。此外,包括招商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宁波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也已获批筹建理财子公司。


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其未来展业会对信托公司及银信合作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备受关注。


多位信托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强调了银行理财子公司在资金端对信托公司的影响。


中铁信托研发部黄霄盈告诉记者,一直以来,信托主攻“非标”,作为天然的非标投资机构。因此短期来看,银行理财子公司对信托资产端的影响不太明显。但对信托资金端的影响则不容忽视。


上述大型信托公司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实力允许前提下,信托公司还是希望在财富管理中心建设上发力。随着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登场,银信合作会进一步弱化,依靠银行代销产品会变难。


喻智指出,目前信托公司在财富中心的建设上已初见成效,信托产品直销的比重大增。考虑到未来业务转型的需要,投资者在信托公司获取专业服务的需求会更高,在财富端的建设依旧有加强的需求。


百瑞信托博士后工作站研究员孔慧芳告诉本报记者,尽管随着理财子公司不断丰富业务种类,包括从固定收益类逐步拓展到权益类和非标类等,将会与信托形成正面竞争,但届时信托公司按照资管新规要求,将以家族信托、慈善信托和资产证券化等本源业务为主要业务方向,错位竞争给双方带来更多的发展空间。


作者:吴 林 璞
来源:国 际 金 融 报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