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债券违约情况对信托市场的影响

时间:2019/12/18 08:56:30用益信托网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债券市场违约已经超过2018年的总和,违约主体中民营企业占据绝对比重。近期的北大方正和东旭光电违约事件更是将市场违约金额推向了新的高度。从2019年的情况来看,宏观经济下行、企业净融资额减少和企业融资渠道受限等是债券市场违约的深层次原因。对于信托市场而言,债券市场违约增加对非标融资和债券投资业务风险均有所提升,需密切关注市场和政策动向。


一、近期债券违约的主要特征


(一)2019年债券违约规模创历史新高

根据央行的统计数据,2018年信用类债券共有46家发行人的130只债券发生违约,涉及发行金额1243亿元,同比增长219%。其中,违约主体以民营企业为主,占比超过了70%。从违约时间分布看,2018年上半年违约数量较少,下半年违约数量明显增多。2019年,债券市场违约情况并未出现根本性的好转。从WIND统计数据来看,市场共有167只债券发生违约,涉及金额共计1328.92亿元,违约金额已经超过2018年的水平,创历史新高。


(二)违约债券主体评级等级有所提升

不同于以往常见的低评级主体债券违约,部分评级较高的主体也出现了债券违约,违约主体评级由低等级向高等级蔓延。例如近期违约的债券中,北大方正主体评级为AAA级,东旭光电主体评级为AA+,此前违约的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中民投、上海华信等主体评级也均为AAA。从2019年市场的反应来看,AAA和AA+主体民企净融资额快速下滑,分别为-726.54和-1552.72亿元,较上一年度分别减少1303.89亿元和1089.95亿元,高评级主体的民企整体债券市场融资情况恶化,进一步提升了违约风险。


QQ截图20191218085114.png


(三)涉及行业更为广泛

从发行人行业上看,自2014年有债券违约事件以来,28个申万一级行业中有27个行业出现违约,家电行业是唯一没有出现违约的行业。从WIND统计的数据来看,截至12月9日,证监会行业划分中的批发和零售业余额违约率最高,达到7.38%,违约债券余额502.81亿元;其次是制造业,余额违约率为3.55%,涉违约债券余额608.77亿元。


QQ截图20191218085206.png


(四)违约主体进一步扩展

从2015年央企保定天威集团违约开始,国企不违约的信仰就已经被打破。截至2019年10月末,国企违约债券余额累计484.84亿元,涉及22家国企和56只债券。在违约主体中,主体资质较弱的AA国企为多数,地方国企违约额占比66%。违约国企多集中在产能过剩和强周期行业,主要为商业贸易行业,钢铁、化工和采掘行业,电气设备和机械设备等。5月,银保监会对实施接管,对于个人客户及5000万以下的对公和同业客户本息实现全额保障,然而对于5000万元以上本息,预计平均保障比例在90%左右,打破了同业刚兑预期,市场流动性分层,中小银行同业资金续接难度倍增。12月6日,16呼经开PPN001未能兑付回售资金,尽管目前已经兑付,但此类风险引发市场关注,城投信仰可能被打破。


二、债券违约增加的深层原因分析


(一)宏观经济的持续下行

从原因上来看,宏观经济持续下行是债券违约增加的首要原因。部分投资激进、过于依赖外部融资的企业在宏观经济下行、融资渠道收紧、企业盈利能力下滑等压力下,出现资金周转困难;产能过剩的行业在宏观经济下行过程中,竞争更加激烈,造成企业经营出现困难;部分公司由于治理存在问题、财务造假、债务结构安排缺陷、对外担保风险提升等,在宏观经济持续下行过程中均造成了违约风险的攀升,最终触发违约。


(二)企业净融资额的不断减少

违约主体中,民营企业仍占据绝大多数。在违约原因上,除经济下行压力下,企业经营状况未发生根本性改变、资金周转困难外,由于违约上升引发的市场风险偏好下降、流动性分层等造成净融资额大幅减少成为本年度企业违约率攀升的又一个重要原因,民营企业的情况则更不容乐观。截至目前,民营企业信用债融资金额为-2447.46亿元,较2018年的146.85亿元和2017年的6778.66亿元出现大幅下滑。


QQ截图20191218085309.png


(三)企业融资渠道受限

企业违约率攀升与债券市场融资额减少、融资成本攀升实质上互为因果关系。从信用利差情况来看,整体均保持下行趋势,但高等级信用利差下降幅度更大。AAA等级信用利差从年初的100BP下降至60BP左右,降幅为40%;AA+等级由230BP下降至180BP左右,降幅为21.74%;AA等级则由350BP下降至280BP左右,降幅为20.00%,仍处于高位。从央企、地方国企和民企的信用利差来看,央企信用利差从年初的93BP下降至56BP左右,降幅为40%;地方国企由144BP下降至84BP左右,降幅为42%;民企则由355BP下降至309BP左右,降幅为13%。信用利差处于高位,表明低等级主体、民企信用债发行困难、融资成本较高,民企可持续融资难度较大。根据相关统计情况,已发生违约的企业再次发生违约情况较为普遍。这种情况同样会发生在资质较差的中小银行和城投企业。


QQ截图20191218085352.png


三、债券违约增加对信托市场的影响


(一)非标融资市场风险有所提升

部分信用评级偏低、资产负债率偏高的企业,或者所属地区债务率较高的城投公司在债券市场若不能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必然寻求银行贷款、信托贷款、融资租赁等多种融资方式。当企业在债券市场可持续融资难度提升后,持续融资难度增加,若现金流出现问题,债券市场违约后,存量的非标融资等也可能会受到波及,新增的非标业务风险也将进一步攀升。从信托业协会统计的数据来看,截至2019年3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项目个数与规模方面均呈上升趋势,风险项目数量1305个,环比增加18.64%;风险项目规模为4611.36亿元,环比增加32.72%。在严监管、强监管的政策措施下,信托资产风险率持续推高,3季度末风险率增至2.10%,较年初1季度末又提升了0.84个百分点。


(二)债券投资业务风险积聚

《资管新规》颁布后,部分信托公司选择债券投资作为重要的业务转型方向。部分信托公司积极发行以信用债为主要投资标的的信托产品。不过,受相关制度的约束,信托公司不能通过债券正回购方式提升信托产品收益率。为提升产品竞争能力,部分信托公司只能通过信用下沉和拉长久期两种方式提升收益水平。此外,多家信托公司积极发展现金管理类产品,信用债也是其重要的配置资产。在债券市场违约率不断增加的情况下,该类信托产品风险不断积聚,风险暴露不断攀升。


(三)对信托公司流动性要求进一步提高

从Ray Dalio在《债务危机》中对于通缩性债务危机的观察来看,典型的债务周期将会经历早期阶段、泡沫阶段、顶部、萧条阶段、和谐的去杠杆化阶段和正常化阶段。其中,萧条阶段持续36个月左右。若我们以2018年下半年债券市场大量违约作为萧条阶段开始的标志,那么萧条阶段还将持续18个月左右。从实际情况来看,民营企业信用修复提升净融资额水平将需要一定的时间;中小商业银行补充资本金压力较大。部分中小银行同业资金续接难度增大、补充资本金渠道较少,经营风险仍在集聚;呼经开拉开城投违约的序幕,类似情况的融资平台后续融资难度攀升,违约风险可能会进一步暴露。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为了保证债券类产品的正常运营,信托公司的流动性要求将进一步提升。


(四)需密切关注宏观政策的未来动向

货币政策走向是首要的关注点。2019年11月CPI同比增长已达4.5%,叠加春节因素,通胀高企将制约市场资金价格的进一步下行,这也将对债券市场违约产生负面影响;其次是政策对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虽然2018年10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以市场化方式帮助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但回顾2019年,民营企业在债券市场净融资额减少的情况并未出现根本性的好转,这与市场周期的惯性相关,民营企业的过度损伤对实体经济发展不利;此外,仍需关注政策对战略新兴行业等关键领域的支持力度,经济增长新动能对高质量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杨 晓 东
来源:中 诚 信 托

责任编辑:shuaigr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