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银行理财市场数据报告

时间:2020/01/09 14:42:08用益信托网

导读


根据普益标准数据,2019年,全国360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共发行理财产品81152款,较2018年减少12714款。其中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65722款,较218年减少23368款;净值型理财产品15430款,较2018年增加10654款。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的临近,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将进一步加速,预计净值型产品发行节奏还会有所加快。


2018年12月2日《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正式发布,银行理财业务正式步入子公司制发展时代,各商业银行纷纷开始了理财子公司的筹备建设。自2019年6月3日,首家银行理财子公司建信理财开业以来,年内获批开业的理财子公司已达到10家,并陆续还有理财子公司获批筹建。截止2019年12月20日,已开业的理财子公司共新发产品196款。


微信图片_20200109134513.jpg


一、资管新规配套政策对银行理财的影响

2019年,银行理财行业经历了较大的变革,监管发文主要围绕“资管新规”和合规运营为主题对银行和理财子公司的监管细则进行补充和细化。5月17日发布的《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 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下称《工作通知》)、10月12日发布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下称《认定规则》)、10月18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下称《业务通知》)、12月2日发布的《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试行)》(下称《管理办法》)、12月27日,央行、银保监会发布了《关于规范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下称《通知》)等监管政策共同推动银行理财步入严监管时代。

总体来看,监管文件在银行资产配置、银行负债端结构、银行资本结构、合规运营等方面提出了新的要求,旨在降低系统性风险,监督银行理财合法合规运营,维护良性竞争环境,为银行理财行业的健康、稳定和长远发展保驾护航。

资产端方面,《认定规则》对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认定条件提出要求,明确界定标准化债权的认定标准和范围;明确界定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种类,将“非非标”认定为“非标”债权资产,扩充了投资“非标”的限制范围。此外,监管还就资产风险分类和投资基金标的要求另行发文。

负债端方面,《业务通知》要求细化结构性存款业务,明确区分结构性存款与一般性存款的定义,规定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应具备普通类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强化信息披露和投资者适当性管理。此外,监管还就理财产品核算估值发布指引;发布的《通知》就现金管理类产品的定义、投资管理、流动性管理和杠杆管控、估值等予以明确,与货币基金统一了监管标准。

资本结构方面,《管理办法》对理财子公司的净资本、风险资本、净资本监管标准等提出细化要求。理财子公司净资本不得低于5亿元人民币,且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以及净资本不得低于风险资本。风险资本监管通过设定风险系数,引导理财子公司投资标准化资产,降低非标准化资产的投资。此外,监管还就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等指标和评估要求另行发文。

运营端方面,《工作通知》要求银行机构从股权与公司治理、宏观政策执行、信贷管理、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业务风险、重点风险处置等5个方面开展整治。其中,重点要求严管票据贴现违规业务,整治“假”结构性存款业务。另外,监管还就净稳定资金比例信息披露和金融营销宣传行为发布文件。

二、银行理财市场总体概况

2.1理财产品存续情况

2019年以来,在监管政策的要求下,存续的不合规的老产品的不断去化,银行理财产品存续规模出现较明显的下滑。根据普益标准数据,截至2019年末,全国352家银行业金融机构有存续的非保本理财产品共46151款,较2018年小幅增加612款。截至2019年3季末,非保本理财产品存续规模为23.48万亿,较2018年末增长1.58万亿。

21.png


从不同类型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存续数量来看,截止2019年末,全国性银行(国有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存续数量为20499款,较2018年末增加1311款,而城商行和农村金融机构存续数量分别为16442和9210款,较2018年末减少267和432款。

22.png


从不同类型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存续规模来看,截止2019年3季末,各类型银行存续规模均有所增加。全国性银行、城商行和农村金融机构的存续规模分别为18.16、4.16和1.16万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0.85、0.52和0.21万亿元。

23.png


从不同客户对象非保本理财产品存续数量来看,截止2019年末,个人类产品是存续产品中的绝对主体。个人类产品存续42682款,较2018年末增加2423款;机构类和同业类产品分别存续2841和628款,较2018年末减少1246和565款。

24.png


从不同客户对象非保本理财产品存续规模来看,截止2019年3季末,个人了产品存续规模为19.64万亿元,较2018年末增加2.33万亿元;机构类和同业理产品存续规模分别为2.97和0.87万亿元;较2018年末减少0.67和0.08万亿元。

25.png


2.2理财产品发行情况

根据普益标准数据,2019年,全国360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共发行理财产品81152款,较2018年减少12714款。其中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65722款,较218年减少23368款;净值型理财产品15430款,较2018年增加10654款。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的临近,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将进一步加速,预计净值型产品发行节奏还会有所加快。

26.png


2018年12月2日《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正式发布,银行理财业务正式步入子公司制发展时代,各商业银行纷纷开始了理财子公司的筹备建设。自2019年6月3日,首家银行理财子公司建信理财开业以来,年内获批开业的理财子公司已达到10家,并陆续还有理财子公司获批筹建。截止2019年12月20日,已开业的理财子公司共新发产品196款。

三、银行理财机构发展分析

2019年,银行资管行业的发展头部效应依旧明显,且随着理财业务转型以及理财子公司的设立,行业市场集中度或将进一步提升。银行理财业务发展过程中仍然存在诸多问题:理财业务人员配置相对不足,人均管理规模过高,人才体系建设薄弱;另外,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取得一定效果,但总体来看净值化转型推进速度仍较慢。在渠道网点建设方面,各领先银行对营业网点的智能化建设均有较大投入,重视网点服务的转型升级。

3.1银行资管市场集中度

马太效应持续上演,市场集中度较高。从2019年银行资管市场发展情况来看,理财规模排名靠前的10家银行所占市场份额持续保持在60%以上,而规模排名靠前的50家银行更是占据着高达90%以上的市场份额。此外,对比规模排名靠前的100家和50家银行机构的市场份额,在机构数量翻倍的情况下,市场份额仅提升了5个百分点左右,侧面反映出了银行资管市场的头部效应比较明显。

31.png


在银行理财产品净值化转型背景下,大中型银行将凭借其在客户基础、人才配置、系统支持等方面的优势,尽快的完成业务转型,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而部分中小银行在投研团队、IT系统支持等方面实力较弱,业务转型发展难度较大,多数中小银行将转做资管产品的代销平台,银行资管机构的市场集中度或将进一步提升。

3.2银行理财产品线

国有控股银行理财产品总体平均发行量最大。2019年全国各类型银行共计发行理财产品116627款,其中国有控股银行理财产品总体平均发行量最大,达3593款;股份制商业银行次之,总体平均发行量为2035款;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金融机构总体平均发行量相对较低。

股份制商业银行净值型产品平均发行量最高。从净值型产品平均发行情况来看,股份制商业银行平均发行量最高,为441款;国有控股银行净值型产品平均发行量次之,为417款;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金融机构净值产品平均发行量更低,均不足50款。

图31.png


股份制商业银行净值型产品发行占比最高。2019年各类型银行理财产品发行情况中,股份制商业银行净值型产品发行占比最高,达21.68%;城市商业银行次之,净值型产品发行占比为14.43%。但总体来看,各类型银行产品净值化转型的进度仍偏慢。

封闭式产品发行占比较高。无论是预期收益型还是净值型理财产品,封闭式产品发行占比均为最高。由于开放式产品的产品期限一般较长,转型发展过程中出于合规性考虑各类型开放式预期收益型产品发行量较低,封闭式净值型产品占比总体低于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产品占比。另外,各类型银行开放式净值产品中,多选择定期开放式运作,定期开放式净值型产品占比均超过90%。

32.png


3.3理财业务人员配置情况

理财业务人员配置相对不足。从各类型银行理财业务人员的配置情况来看,国有控股银行理财业务部门的平均人数最高,股份制商业银行次之,但从人均资产管理规模的情况可以看出,两类银行的人均管理存续规模均超过100亿元。对比我国资产管理规模超过1000亿元的基金公司,人均资产管理规模约为93.86亿元,中小规模(资产规模低于1000亿元)的基金管理公司,人均资产管理规模约为22.37亿元,侧面反映出我国银行资管行业的人员配置相对不足,人才体系建设薄弱。

图32.png


各类型银行理财业务从业人员高学历占比均较高,硕博人员合计占比均在60%以上。具体来看,国有控股银行理财业务从业人员主要为博士及硕士学历,硕士学历占比为89.89%,两者合计占比更是高达97.87%;股份制商业银行理财业务从业人员主要为硕士及本科学历,两者合计占比达94.44%;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金融机构的高学历人才相对较低,但硕博士人员合计占比也均在60%以上。此外,高学历(博士、硕士)人才在国有控股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金融机构中的占比呈依次下降趋势。

从证书资质看,国有控股银行理财从业人员证书资质平均量相对较高,股份制商业银行拥有资质证书类型相对较为丰富,但整体来看,各类型银行理财从业人员证书资质拥有率均较低,人才素质培养有待提升。

33.png


3.4渠道网点建设

渠道建设方面,各领先银行普遍对营业网点的智能化建设有较大投入。国有行深入推进轻型化、智能化网点转型,打造网点智能化协同服务;股份行同样重视金融科技在网点建设中的运用,并向普惠型、社区化的网点延伸布局;发展较好的城商行与农商行多以所在城市为中心,逐步向外围区域拓展。

表33.jpg

331.png


四、净值型理财产品

资管新规以来,净值型银行理财产品发行数量不断增加。经过2018年的经验积累和系统完善后,2019年净值型产品的发行速度进一步加快。2019年全年共计发行净值型理财产品15433款,下半年以来,单月发行量基本稳定在1500款以上。

41.png


4.1不同资管机构净值型产品比较分析

截至2019年12月,银行发行的净值型理财产品平均年化收益率为4.73%;公募基金产品平均年化收益率为9.25%;券商资管型产品平均年化收益率为5.39%。全年来看,银行理财产品收益最低,但波动最小,公募基金和券商资管产品收益更高,波动也更加明显。

42.png


4.2银行净值型理财产品多维分析

4.2.1净值型产品投向类型分析

固收类是新发行净值型产品的绝对主体,有12987款,占比高达94.66%。混合类产品发行数量较少,共586款,占比4.27%,发行主体主要是国有行和股份行。高风险的权益类产品仅发行147款,占比1.07%,主要由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广东华兴银行发行。

43.png


股份行和城商行在产品发行总量上旗鼓相当,大幅领先于国有行和农村金融机构。由于国有行和股份行客群更加广泛,并且主动管理能力更强,因此新发产品中混合类产品占比明显高于城商行和农村金融机构,均达到6%以上。新发产品中权益类产品占比最高的是国有行,达到3.65%,农村金融机构并没有发行权益类产品。

固定收益类、混合类和权益类产品的平均业绩比较基准依次升高。各类型银行中,城商行的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最高为4.49%,国有行最低为4.25%。具体来看,国有行混合类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最高为4.77%;股份行权益类产品最高为5.93%;城商行固收类产品最高为4.48%。

表44.png


4.2.2净值型产品风险等级分析

净值型产品整体风险水平较低。风险等级为二级的产品有13307款,占比高达87.91%;风险等级为一级、四级和五级的产品发行数量都极少。

45.png


绝大多数固收类产品为风险较低的二级,占比91.54%;混合类产品的风险等级主要为中等风险的三级,占比66.73%;权益类产品风险等级主要为四级,占比66.67%。

46.png


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随着风险等级的升高而上升。不同类型银行的四级和五级产品的平均业绩比较基准之间存在明显的差异,四级产品中国有行平均业绩比较基准为6.34%,大幅高于股份行和城商行;五级产品中股份行平均业绩比较基准为8.00%,接近农村金融机构的两倍。此外,农村金融机构三级产品的平均业绩比较基准高于五级产品。

表47.png


4.2.3净值型产品开放类型分析

新发行的净值型产品中,绝大多数是封闭式产品,有12882款,占比83.47%;开放式产品有2551款,占比16.53%,其中2427款为半开放式,112为全开放式。股份行开放式产品占比达到26.80%,显著高于其他类型银行;国有行开放式产品占比最低为10.98%。

48.png


封闭式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为4.41%,略低于半开放式产品,全开放式最低为3.46%。半开放式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高于封闭式产品的原因在于,第一,封闭式产品平均投资期限(267天)与半开放式产品平均开放周期(234天)相近;第二,开放式产品是银行理财资金的主要来源,银行通常会给出较高的收益以提高吸引力。

表49.png


4.2.4净值型产品期限类型分析

封闭式净值型产品平均投资期限为301天,投资期限主要集中在3-6个月(含)和6个月-1年(含),占比分别为39.66%和45.53%。除城商行外,其余类型银行新发净值产品中,3-6个月(含)的产品均多于6个月-1年(含)的产品。期限大于2年的产品主要由国有行和城商行发行,在各自产品中的占比分别为7.72%和4.92%。

410.png


产品投资期限越长业绩比较基准则越高。3个月及以下产品中,城商行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最高为4.36%;3-6个月(含)产品中,股份行最高为4.39%;6个月-1年(含)产品中,城商行最高为4.49%;1-2年(含)产品中,股份行最高为4.90%;2年以上产品中国有行最高为5.23%。

表411.png


4.2.5净值型产品客户对象分析

新发行净值型产品客户对象主要为个人。客户对象包含个人的产品多达14560款,占比达到94.34%。股份行客户对象包含个人的产品发行占比最高,达到96.47%;农村金融机构客户对象包含机构的产品发行占比最高为31.78%。客户对象包含同业的产品主要由城商行发行,共169款。

412.png


机构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最高为4.87%,其产品平均投资期限也最长,达376天。在投资期限相近的情况下,同业产品(236天)的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显著低于个人产品(255天),分别为3.92%和4.41%。

413.png


4.2.6净值型产品投资起点析

普惠类理财产品占据主流。净值型产品的投资起点主要在10万以下,投资起点在5万以下的普惠产品最多,有5056款,占比高达43.14%,其中有4940投资起点为1万;投资起点均为5万的产品,有2378款,占比20.29%。

414.png


值得注意的是,全国性银行凭借更强的综合实力和更好的声誉赢得了高净值客户的青睐,投资起点在1000万以上的产品几乎全由全国性银行发行。股份行投资起点为100(含)-1000万的产品发行占比远超其他类型银行。面向超高净值客户的投资起点在5000万以上的60款产品中,有57款由国有行发行。

投资起点为30(含)-100万的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为4.70%,明显高于其他投资起点产品,这主要是因为投资起点为30(含)-100万的产品平均投资期限长达407天,而其他投资起点产品的平均投资期限均不足300天。

415.png


4.3银行净值型理财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月度变化比较

4.3.1各类型银行净值型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月度比较

国有行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波动较大,其余类型银行均较为平稳,整体走势朝下。大多数情况下,城商行平均业绩比较基准保持最高水平,国有行处于最末位置。

416.png


4.3.2不同开放类型净值型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月度比较

封闭式和半开放式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均呈现缓慢下降趋势,12月新发行封闭式和半开放式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分别为4.35%和4.31%,分别较1月下降18BP和35BP。全开放式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波动较大,波动幅度达到105BP。

417.png


4.4现金管理型产品分析

2019年,现金管理型净值型产品存续数量整体呈缓慢上升趋势,12月存续的数量为134款,较1月增加37款。

418.png


现金管理型净值型产品7日年化收益率全年均值为3.45%,整体波动幅度为32BP。国有行全年均值为3.33%,波动幅度明显大于其他类型银行,达到95.71BP;股份行全年均值为3.41%,波动幅度最小为26BP。

419.png


4.5理财子公司产品分析

目前,工银理财、中银理财、建信理财、交银理财和农银理财共计发行196款产品。

420.png


4.5.1理财子公司产品投向类型分析

理财子公司发行的产品以固定收益类和混合类产品为主。固收类产品最多,有150款,占比76.53%;其次为混合类产品,有45款,占比22.96%,明显高于净值型产品整体的混合类产品发行占比4.27%;权益类产品仅有1款,由工银理财发行。

421.png


固收类、混合类和权益类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依次升高。工银理财发行的各类型产品的平均业绩比较基准均为最高。

422.png


4.5.2理财子公司产品风险等级分析

理财子公司发行的产品的风险等级主要集中在二级(95款)和三级(97款),两者合计占比达到97.96%,子公司产品风险等级显著高于净值型产品整体。

423.png


固收类产品的风险等级主要为二级(95款)和三级(52款),仅有3款为一级;混合类产品的风险等级全部为三级;仅有的1款权益类产品风险等级为四级。

424.png


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随风险等级增加而上升。工银理财的二级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最高为4.35%;建信理财的三级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最高为4.66%。

425.png


4.5.3理财子公司产品开放类型分析

理财子公司产品以封闭式为主,多达161款;开放式产品以半开放式为主,有28款,全开放式产品仅有7款。工银理财和中银理财的封闭式占比相近,分别为92.92%和88.64%,大幅高于其他三家理财子公司。交银理财和农银理财以半开放式产品为主,占比分别为70.00%和75.00%。农银理财未发行全开放式产品。

426.png


封闭式、半开放式和全开放式产品平均业绩比较基准依次降低。封闭式产品中建信理财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最高为4.75%;半开放式产品中工银理财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最高为4.63%。

427.png


4.5.4理财子公司产品期限类型分析

理财子公司产品整体投资期限明显延长,平均期限达到758天,大幅长于净值型产品整体的301天。产品期限主要集中在6个月-2年,该区间内共有产品152款,占所有封闭式产品的94.41%。工银理财产品的平均投资期限最长,达797天。

428.png


产品投资期限越长,平均业绩比较基准则越高。6个月-1年(含)期限类型产品中,工银理财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最高为4.01%;1-2年(含)和2-3年(含)期限类型产品中,建信理财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最高,分别为4.65%和5.66%。

429.png


4.5.5理财子公司产品投资起点分析

1元起投产品是理财子公司产品的一大亮点。理财子公司共发行了92款投资起点为1元的产品,占比高达58.23%。其次为投资起点为1万元的产品,共发行44款,占比27.84%。

430.png


由于投资起点为1-5万(含)的产品平均投资期限为324天,而其他投资起点产品平均投资期限均在700天以上,因此平均业绩比较基准明显较低。

431.png


4.6创新净值型产品


432.jpg

4321.jpg


五、人民币预期收益型理财


2019年,国内各商业银行(国有行、股份行、城商行、农村金融机构)发行的人民币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呈现如下特点:

(1)在不同发行银行类型统计维度上,城市商业银行预期收益型产品的发行数量最多,而股份制商业银行收益水平保持较高水准。

(2)在不同产品运作类型统计维度上,封闭式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占比总发行量99.68%,为预期收益型产品绝对发行主力。对于结构性产品而言,股份制银行为其绝对发行主力,占比结构性理财产品发行总量超过六成。

(3)在不同投资期限类型统计维度上,不同产品运作类型呈现各自特点,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产品,中短期产品发行占据主导,产品收益随投资期限增长而增加。

(4)在不同投资起点类型统计维度上,封闭式理财产品的收益投资起点越高,收益越高;开放式理财产品的收益5万以下投资起点平均收益最高;结构性理财产品50-100万(含)投资起点类型的收益率表现抢眼。

(5)在不同发售对象统计维度上,封闭式、开放式以及结构性产品主要发售对象均为个人。

5.1各类发行主体比较

2019年1月至2019年12月,国有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金融机构共发行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99907款,平均每月发行8326款。其中,城市商业银行发行量最大,达34447款;其次为农村金融机构,总计发行28384款;国有控股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发行量相当。股份制商业银行平均收益率最高,达4.37%,国有控股银行平均收益率最低,为3.94%。具体数据见下图:

51.png


5.2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产品比较

2019年1月至2019年12月,国有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金融机构共发行封闭式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99589款,占预期收益型产品发行总量比重为99.68%。其中城市商业银行发行量最大,达34378款,农村金融机构次之,发行量为28250款,两类银行封闭式预期收益型占比封闭式发行总量的62.89%;国有控股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发行量相当。

平均收益率水平方面,封闭式预期收益型产品平均收益率最高的为股份制银行,平均收益率达4.37%;其次是城市商业银行,为4.24%;国有控股银行平均收益率最低,为3.94%。整体来看,各类银行平均收益率均较2018年出现下滑。具体数据见下图:

52.png


5.3开放式预期收益型产品比较

2019年1月至2019年12月,国有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金融机构新发行开放式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共计318款,占预期收益型产品发行总量比重为0.32%。其中发行量最大的是农村金融机构,为134款;国有大型银行发行量最小,仅为15款。平均收益率最高的是股份制银行,达4.67%,农村金融机构平均收益率最低,仅为3.78%。

53.png


2019年1月至2019年12月,国有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金融机构存续开放式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共计3682款;其中预期收益理财产品存续量最大的是股份制银行,为1571款;国有大型银行存续量最小,仅为320款。平均收益率方面,股份制银行存续产品平均收益率最高,达4.92%;农村金融机构平均收益率最低,仅为4.14%。

54.png


5.4结构性预期收益型产品比较

2019年1月至2019年12月,国有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金融机构共发行结构性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18185款,占预期收益型产品发行总量比重为18.20%。其中,股份制银行发行数量最多,共发行11273款结构性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占比结构性发行总量的61.99%,为结构性产品发行的绝对主力;城市商业银行次之,发行占比为21.69%,国有控股银行和农村金融机构发行占比分别为14.47%和1.85%。从平均收益率水平来看,股份制商业银行的结构性预期性产品收益明显高于其它三类银行,达到4.46%。


55.png


5.5产品期限类型分析

产品期限类型根据投资期限长度划分,对应着理财产品的违约风险和流动性溢价。为研究分类需要,将投资期限≤30天的理财产品定义为1个月以下,将30天<投资期限≤92天的理财产品定义为1-3个月,将92天<投资期限≤184天的理财产品定义为3-6个月,将184天<投资期限≤366天的理财产品定义为6-12个月,而将投资期限>366天的理财产品定义为1年以上。

2019年1月至2019年12月,不同运作类型的产品在不同期限类型维度上的绝对发行数量分布存在较大差异。封闭式类型产品,3-6个月期限类型发行数量最多,其次为1-3个月和6-12个月期限类型产品;开放式类型产品,1个月以下期限类型发行数量占据主导,1-3个月次之,其它期限类型产品发行量较小;结构性类型产品,1-3个月和3-6个月期限类型发行量最多,合计占比达72.84%。

56.png


从平均收益率水平角度看,封闭式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随着产品期限的增加,收益水平上升,1年以上期限产品平均收益率最高,达到4.38%。对于开放式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出现收益倒挂现象,1-3个月以上期限平均收益率最高,达到4.79%,且产品发行数量较多,综合参考性较强;而对于主要期限类型1个月以下期限类型的产品,平均收益率为3.45%,低于3-6个月及6-12个月期限产品收益。结构性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中,产品期限越长,收益水平越高,1年以上期限产品平均收益率最高,达到4.45%。

57.png

571.png



5.6投资起点类型分析

银行理财产品的投资起点为客户的投资“门槛”,投资起点的高低会直接影响投资者对于理财产品的认购选择,以至于影响产品的融资规模。研究中,将投资起点分为5种类型:5万以下(含)、5-10万(含)、10-50万(含)、50-100万(含)、100万以上。剔除未公布投资起点的部分数据,统计结果如下:

对于封闭式产品,投资起点为5万以下(含)的发行数量最多,占比达到69.38%,100万以上的发行数量最少,占比仅为2.15%。对于开放式产品,投资起点为5万以下(含)的发行数量同样最多,占比达到71.38%。结构性产品投资起点为5万以下(含)的发行数量占比为52.92%,5-10万(含)和50-100万(含)发行量均相对最少,占比分别为2.29%和1.44%。

58.png


从平均收益水平来看,封闭式预期收益型投资起点50-100万(含)的平均收益率最高,为4.48%,5-10万(含)投资起点的平均收益最低,为4.14%;开放式预期收益型投资投资起点5万以下(含)的平均收益率最高,为4.68%,10-50万(含)投资起点的平均收益最低,为3.60%;结构性理财产品,不同投资起点产品收益差别较大,其中10-50万(含)投资起点收益最低,为3.86%;而50-100万(含)投资起点的平均收益最高,可达5.16%。

59.png


5.7产品发售对象类型分析

研究中,将产品发售对象分为4种类型:个人、机构、个人和机构(既面向个人,又面向机构)以及同业。在产品发行数量上,面向个人发行的产品数量最多,封闭式和开放式分别达67118款和196款,分别占比各运作类型产品的67.39%和61.64%;结构性产品,面向个人发行的产品数量为12197款,占比结构性发行总量的67.07%,同业认购结构性理财产品的比例最小。

510.png


从平均收益率水平来看,面向不同发售对象的产品,对于封闭式产品,面向个人发行的产品收益率最高,为4.20%,面向同业发行的产品收益率最低,仅为3.89%;开放式产品面向个人发行的产品收益率最高,为4.77%,其中面向个人和机构的产品利差较大,为158BP。对于结构性产品,面向个人和机构的产品收益率最高,达4.68%;面向同业的产品收益率最低,为4.05%,利差为63BP。

511.png


六、外币理财

6.1外币理财市场概述

通过选取投资币种为美元、英镑、港币和澳元的四类银行封闭式外币理财产品,可以分析比较不同类型外币理财产品的特点和发展现状,并对外币理财市场做进一步展望。

从发行量上看,外币理财产品的发行量相比人民币理财产品较少。2019年1月至2019年12月各商业银行共发行封闭式外币理财产品1479款,较2018年减少580款。统计发现2019年,封闭式净值型外币理财产品发行数量为19款,开放式净值型外币理财产品发行数量为45款,占比较小。为便于分析,本节仅讨论封闭式预期收益型银行外币理财产品。

从收益率上看,今年外币理财市场的收益具有较明显的平缓下滑趋势,统计期内12个月平均收益率为2.57%。2019年5月平均收益率最高,为2.81%,此后持续稳步下滑,2019年12月平均收益率达到最低,为2.17%,下跌超过64BP。

61.png


从不同币种类型上看,美元理财产品共发行1243款,发行数量占比高达89.30%,其次是英镑和澳元理财产品,占比分别为6.90%和3.66%,发行量最少的为港币理财产品。收益率上,美元和港币理财产品平均收益率最高,分别为2.78%和2.10%。

62.png


6.2不同类型外币理财比较

不同银行类型

2019年1月至2019年12月农村金融机构未发行封闭式外币理财产品,因此仅对国有控股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和外资银行4类银行的发行情况进行分析。

发行数量方面,国有控股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在2019年始终处于领先状态,发行能力较为突出,各个月份的发行量占比均在35%以上,国有控股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在2019年3月发行量达到峰值,发行总量分别为58款和74款。发行量最少的是城市商业银行,12个月内共发行150款封闭式预期收益型外币理财产品。

收益率方面,外资银行在2019年度处于领先地位,平均收益率达4.89%;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在第二梯队,平均收益率分别为3.04%和2.46%,国有控股行收益率水平相对较低,平均收益率仅为1.74%。

63.jpg


不同收益类型

按照是否保本和是否浮动的标准,我们将收益类型分为保证收益型、保本浮动收益型和非保本浮动收益型。

发行数量方面,非保本浮动收益型外币理财产品发行量最大,共发行720款;保本浮动型和保证收益型发行量相当,分别发行338款和334款。

收益率方面,保本浮动收益型产品始终保持领先水平,平均收益率达3.01%,但呈下降趋势,其中2019年5月,保证收益型平均收益水平高于保本浮动型;第一季度,非保本浮动型产品收益高于保证收益型产品,此后处于较低水平,平均收益率为2.44%,且呈现下降趋势。总体而言,各类型产品下半年下降趋势明显。

64.jpg


不同期限类型

在发行数量上,投资期限为3-6个月的封闭式外币理财产品最高,共发行563款;其次为6-12个月的产品,共发行479款;1个月以下的产品发行量最少,仅为5款。3-6个月和6-12个月的封闭式外币理财产品均在1月和3月的发行量较为突出,其余各期限类型产品发行占比在各个月份基本保持平稳。

在收益率上,在不考虑投资期限在1个月以下的产品的情形下(由于样本数量过少),4类投资期限类型的产品收益分化明显,且个别月份出现收益倒挂。收益率最高的为投资期限在1年以上和6-12个月的产品,平均收益率分别为3.18%和2.63%;1-3个月和3-6个月的产品平均收益率较低,分别为2.30%和2.58%。

75.jpg


6.3稳健型理财产品和QDII产品

相较于风险偏高的理财产品,稳健型外币理财产品的优势在于能够在保障本金的情况下盈利,达到规避风险和保值增值的双重效果。对于未来有明确的外币需求的稳健型投资者,可以持有外汇,并择机购买外币稳健型理财产品,以获得更高收益率。2019年封闭式预期收益型外币理财产品发行数量较上年减少28.17%,总发行量为1479款,平均收益率为2.57%,上涨约16BP。2019年,稳健型外币理财产品尽管整体发行量减少,但其上升的收益率水平能够较大程度满足持有外币的投资者的保值需求。

QDII产品是境内金融机构获得开办境外代客理财业务的牌照QDII后,推出的代客QDII产品,可以用人民币投资。和传统外汇理财产品相比,QDII理财产品可以用人民币直接购汇,委托银行进行境外投资在没有外汇的情况下也可以参与到国际市场中来。根据普益标准监测数据统计,2018年度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QDII理财产品52款,2019年1月至2019年12月,发行数量为275款,较2018年大幅增加223款,反映了市场对于汇率的稳定预期以及QDII产品的极大需求。

七、发展展望

7.1银行理财发展展望

7.1.1做“真资管”,银行理财回归本源

随着银行理财转型的不断推进,传统老产品已逐步退出市场,取之而来的是净值型产品,银行理财步入新的发展阶段,回归本源,做“真资管”。银行理财作为国内居民资产配置的重要标的,承载着满足居民财富管理需求、提升行业发展活力的重要使命,亦承担着转型改革、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责任,在资管新规与理财新规确定的监管格局下,银行理财亦积极调整发展理念与方向,完成从“刚兑”至“转型”的蜕变,未来,银行理财规模将告别无序扩张,净值型产品将进一步增加,银行的资产管理能力将持续增强,行业由“大资管”走向“真资管”。

7.1.2业务分化,重塑行业格局

在统一的监管标准下,各资管机构将基于自身的资源禀赋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各类银行亦将在转型的道路之上逐渐分化,差异发展。未来,银行理财的竞争不再是价格的竞争,而是风险管理能力、投资能力、服务能力的竞争,市场更趋于专业化、细分化、特色化,而在这一过程中,大型银行基于丰富的渠道资源、强大的资金实力、专业的人才储备向着全产品体系、全服务类型的业务方向发展,而小型银行受制于自身的实力与影响力,将朝着小而精的业务方向发展,甚至部分银行将退出理财业务,转做代销服务。与此同时,银行还面临着来自于证券、基金等资管机构的竞争,这需要银行在转型路上早日厘清定位,找准方向,全力出击。

7.2理财子公司发展展望

7.2.1陆续成立,打造市场新生力量

2019年是理财子公司行业的元年。截止年底,已有34家银行设立(或申请设立)理财子公司,其中10家银行已开业,1家银行获批开业,6家银行获批筹建。34家理财子公司已披露的合计注册资本为1445亿元,依据净资本和风险资本要求,或可撬动23万亿理财市场,预计2020年度理财子公司的开业数量或较今年翻番。理财子公司为资管市场带来新的活力,已成为市场的新生力量,同时监管政策对金融开放的鼓励,使得理财子公司得以吸引有实力的境外机构,将有利于引入国际资管行业的先进经验与发展体系体系,进一步丰富国内理财市场的产品与服务供给。

7.2.2开拓创新,激发行业活力

不论是从产品与服务层面抑或是金融科技的运用层面,未来银行理财的创新将更多依托于理财子公司这一主体。通过成立理财子公司,银行理财在积极探索布局更丰富的投资的标的以及更先进的投资策略,如通过FOF、MOM、指数投资等方式布局权益市场,再比如尝试投顾合作模式等等。与此同时,资产端与资金端的变化也需要理财子公司全面重视金融科技的支撑,智能投顾、智能获客、智能客服等智能资管模式将是其业务未来着眼的方向。可以说,在未来,理财子公司业务的创新发展活力将引导着整个银行理财的发展,全面激发行业的发展活力。


作者:普 益 君
来源:普 益 标 准

责任编辑:zhangshi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