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益-信托经理参考:金融类信托产品或将成为今年信托市场的风口

时间:2020/01/13 07:37:52用益信托网

一周重点关注:

 

● 2019全年CPI上涨2.9% 12月CPI上涨4.5%

● 国务院金融委:尽快出台进一步缓解融资难融资贵举措

● 银保监会: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今年再降0.5个百分点

● 2020年金融监管:银保监会7个工作日公布382张罚单

● 银行理财加码权益投资 投研销联动临考

● 银行系保险资管行业竞争激烈或临个体定位分化

● 外资私募去年发行数同比增一倍 在华尚处发展初期

● 超三分之一信托公司去年“换帅” 内部升迁占比过半

● 信托业洗牌进行时 金融类信托成行业新风口

● 民政部强化慈善信托“信息公开”与“流程规范”

● 2019年八家信托公司增资总额逾160亿元

● 中信信托设立首单境外家族信托

●【观察】政信信托接连“爆雷”成为排查重点

●【观察】信托增资热退潮 曲线上市或成新风向

●【干货】服务信托的制度设计及相关建议


一、财经视点

 

■ 2019全年CPI上涨2.9% 12月CPI上涨4.5%

国家统计局周四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12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4.5%,涨幅较上月持平。2019年全年,CPI上涨2.9%,较2018年加快0.8个百分点,创2012年以来新高。去年12月,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下降0.5%,降幅较上月收窄0.9个百分点。全年PPI同比下降0.3%,和2018年相比涨幅下降3.8个百分点。


点评:12月CPI走势总体符合预期,食品价格通胀有所回落,而非食品通胀回升。年初通胀数据可能受春节因素扰动,2020年1月CPI存在"破5"可能性,但2月CPI可能回落至4%附近。另外,如果中美贸易摩擦"降级"、总需求边际走强,则PPI与核心CPI通胀可能回升,而农产品价格及整体CPI的上行压力或将边际缓解。

 

■ 国务院金融委:尽快出台进一步缓解融资难融资贵举措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1月7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十四次会议,研究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部署相关工作。会议要求,尽快研究出台进一步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相关举措,并提出四项具体举措,涵盖货币政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资本补充和政府融资担保体系等多方面。不过,从表述上看,本次会议并无太多新提法,多是针对前期部署的政策举措的再强调。

 

■ 银保监会: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今年再降0.5个百分点

从银保监会了解到,今年,银保监会将进一步推动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同时坚决打赢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银保监会表示,今年要大力做好“六稳”相关工作,引导资金更多投向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具体包括抓紧出台商业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监管评价办法,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综合融资成本今年要再降0.5个百分点,强化对民营企业特别是民营制造业企业金融服务,突出支持先进制造业和产业集群,重点纾解有市场前景企业的流动性困难等。

 

■ 三大行刚划转1300亿元充实社保基金

1月10日晚间,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密集公告,社保基金接受财政部划转持有的银行股份,其中,划转工行3.46%的股份、农行3.92%的股份、交行2.65%的股份。三家银行1月10日收盘价分别为5.91元、3.68元、5.64元,三家银行划转股份数对应市值分别为728.7亿元、504.9亿元、111.11亿元,合计为1345亿元。

 

■ 九省份发文取缔P2P网贷业务 网贷机构迎生死劫

2019年1月,《关于做好网贷机构分类处置和风险防范工作的意见》(即“175号文”)下发,P2P行业持续加速出清和良性退出。梳理显示,2019年已有多个省市对辖内网贷机构的P2P业务进行清退。目前,已有山东省、湖南省、四川省、重庆市、河南省、河北省、云南省、甘肃省、山西省,共9省市宣布取缔P2P网贷业务。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1月27日,一份关于P2P网贷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的文件出台,即《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整治办函〔2019〕83号,简称83号文),意在为网贷机构转型为小贷公司提供制度依据。

 

■ 紧盯估值和基本面 国际资管巨头高调看多A股

随着上证指数自去年12月初的2857点连续攀升至目前的3100点附近,外资再次左侧抄底成功。去年年底,上证指数围绕3000点反复震荡,不少公私募基金选择落袋为安,但外资却始终保持“买买买”的节奏。据统计,去年11月至今,北向资金累计净流入逾1500亿元。除了北向资金加速流入,富达国际、贝莱德等全球知名资管公司也在近日发布的2020年市场展望中,明确表达了看多A股的观点。

 

二、同业新闻

 

■ 2020年金融监管:银保监会7个工作日公布382张罚单

银保监会的严监管从罚单数量上有着最直观的体现。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银保监会及各地银保监局、分局共开出罚单超过4500张。进入2020年,截至1月10日下午5点15分,银保监系统已累计公布罚单382张。也就是说,7个工作日平均每天公布“罚单”数量达55张。从具体罚单来看,处罚时间均在2019年12月份,涵盖银行业保险业。


点评:防止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着力推动资金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仍将是今年的监管重点。同时,为有序化解影子银行风险,还将逐步清理压缩不合规的表外理财非标资产投资、表内特定目的载体投资、同业理财等业务规模,严控银信类通道业务。此外,还将进一步督促保险资金回归本源。

 

■ 银行理财加码权益投资 投研销联动临考

近日,多家银行推出多款理财产品布局权益类资产。招行发售的以“债券筑底、股票增强”策略为主的卓元一年定开系列产品,这款产品投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股票、 股票型证券投资基金等权益类资产,其权益类资产、衍生金融工具的计划配置比例为0%~20%,其中衍生金融工具(以保证金计)不高于 5%;中信银行私行专属权益灵活配置产品和量化产品已加大权益类投资比例;兴业银行正在开展其主打权益增强、科创打新的明星产品的募集工作。


点评:从大类配置看,权益投资在目前市场环境下具有一定的配置价值,同时,银行理财转型也使得不少银行开始在产品布局方面考虑提高高收益产品的比重。在加大权益类投资的过程中,银行还需做好资产端、投研端以及销售端的联动。

 

■ 华融、东方、信达互调副总裁 都曾在同一系统任职

据悉,华融资产、东方资产、信达资产迎来副总裁轮换:华融资产副总裁胡继良调任信达副总裁,东方资产副总裁徐勇力调任华融副总裁,信达资产副总裁梁强调任东方副总裁。相关人员任命于1月7日同日宣布,三位副总裁都为平调,最新的副总裁任职都还需履行公司治理及监管核准程序。与此同时,从去年开始,AMC也都在推进回归主责主业。

 

■ 联储证券两项核心业务遭叫停!私募资管曝五大问题

曾有多只资管产品逾期的联储证券近日被监管责令暂停私募资管业务6个月。与此同时,联储证券时任总经理及资管部总经理亦被监管出具警示函。不久前,联储证券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也被监管叫停,处于暂停9个月的纪律处分。股质、资管业务先后挨罚,而这两项业务恰恰是联储证券近年来成长最快的业务。对于联储证券而言,这两张暂停业务的罚单势必影响其2020年业绩,或许也会连累公司2020年评级。在2018-2019年证券公司分类评价中,联储证券连续两年被评为B类BB级。


点评:联储证券等中小券商,此前资管团队主要做的就是非标的上市公司信用贷,风险相对集中,遇到市场情况不好,产品出问题的就多了。另外,上市公司信用贷的产品本来就是高风险产品,加上那几年整个行业发展的都很猛,业务做起来相对激进,出问题也正常。现在就是积极化解风险,业务转型。

 

■ 银行系保险资管行业竞争激烈或临个体定位分化

近日,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透露,目前,招商信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已在筹建之中。这一动作,既是保险业对外开放的实例,也意味着,国内第4家银行系保险资管公司已蓄势待发。据了解,招商信诺资管母公司为招商信诺人寿,招商银行、美国信诺集团分别持有招商信诺人寿50%股权,前者是国内体量庞大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后者是美国四大商业健康保险公司之一,也是全球性医疗服务公司。


点评:外资保险公司在产品开发、资金运用、风险管理等方面,能够引进一些先进的理念和经营技术,为国内保险市场发展提供有益的借鉴。同时,对于完善市场体系,丰富消费者选择,促进保险市场的健康发展也能够作出积极的贡献。

 

■ 外资私募去年发行数同比增一倍 在华尚处发展初期

首家外资私募瑞银资产完成在华登记备案至今,已三年有余。经梳理发现,三年多来,合计已有23家外资独资私募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完成登记,共计发行产品65只。其中,2019年是外资私募产品发行大年,全年累计备案产品40只,相比2018年增长一倍。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在去年9月底外资私募整体管理规模已经超过了60亿元,但目前外资私募仍处于蓄势待发期,仅有元胜投资管理规模在20亿元-50亿元之间,其余22家外资私募管理规模均不足10亿元。

 

■ 首家外资独资险企将开业 保险业对外开放渐入快车道

安联(中国)保险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安联中国)1月16日将在上海正式开业。安联中国由德国安联集团独资设立,是在中国首家获批开业的外资独资保险控股公司。业内人士称,外资独资寿险公司将面市、外资保险资管公司不断扩容……进入2020年,保险业对外开放加速推进。对于投保人而言,有更多可选择的价廉物美的保险产品、服务,对于保险市场良性发展,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三、信托动态

 

■ 超三分之一信托公司去年“换帅” 内部升迁占比过半

在对银保监会官网信息梳理后发现,2019年全国68家信托公司中,共有24家换帅,占比超过三分之一,合计有28位新任董事长或总经理走马上任。其中,有15人来自于企业内部升迁,8人为集团工作调动而来,5人来自其他金融机构。综合来看,28位新高管中,有23位为集团内部调动,由此可见,信托公司新高管多为“自家人”。另有5位新任信托高管属于外派,原单位与任职单位并无直接从属联系。


点评:信托公司高管密集换帅,与信托业转型的大背景息息相关,2019年的“严监管”形势无疑给信托公司的经营造成不小压力。但信托行业的高管尤其是一把手的变动,对公司战略发展方向、长期经营目标以及特色化定位也将产生重要影响。

 

■ 信托业洗牌进行时 金融类信托成行业新风口

用益信托数据显示,2019年四季度信托资金投向发生了显著变化,信托资金进入金融领域的体量大幅增长。去年四季度金融类信托募集资金为1499.52亿元,环比增加10.2%,超越房地产和基础产业成为资金信托的第一大配置领域。金融、房地产、基础产业和工商企业的规模占比分别为30.71%、28.89%、22.73%、6.74%。多位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新一轮行业洗牌的到来,强者恒强的竞争格局将进一步显现。在信托的转型之路上,金融类信托或将成为新的热点。


点评:金融类信托的增长源于三方面因素:一是证券市场尤其是股债市场的火热,使得净值化产品的成立规模走高;二是多家信托公司正在抓紧布局消费金融业务,并逐渐摆脱资金通道的尴尬角色;三是现金管理类等短期产品增加,丰富了信托公司的产品线,提高了客户黏性。

 

■ 民政部强化慈善信托“信息公开”与“流程规范”

1月9日,民政部发布《慈善信托信息公开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进一步推动慈善信托信息公开及程序规范。《办法》规定,慈善信托受托人提交的年度报告内容、基本格式等由国务院民政部门和国务院银行保险监督管理机构制定。慈善信托的委托人、受托人及其管理人员有关关联交易情况和其他关联交易情况,应当在年度报告中向社会公开。据悉,《办法》意见反馈截止时间为2020年2月7日。期间,公众可通过登陆民政部网站、发送电子邮件、信函等方式反馈意见。

 

■ 2019年八家信托公司增资总额逾160亿元

据银保监会官网统计,2019年先后有8家信托公司进行了增资,分别是西藏信托、兴业信托、中原信托、华宝信托、中信信托、外贸信托、建信信托、国投泰康信托等,增资总额为163亿元。其中,外贸信托增资额最多,达到52.59亿元;兴业信托紧随其后,增资50亿元;其余几家信托公司增资额均在20亿元及以下。与前几年相比,2019年信托公司增资的幅度明显放缓,延续逐年下降的态势。根据市场信息经不完全统计后发现,2018年有14家信托公司合计增资247.15亿元。2017年有18家信托公司完成增资,注册资本增加总额308.65亿元;2016年有21家信托公司完成增资,注册资本增加总额364.95亿元。

 

■ 中信登:2019年11月末信托存续规模20.85万亿元

据中国信登信托受益权定期报送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末,信托存续规模为20.85万亿元,较8月末21.10万亿元略有下降;同时据其信托登记系统数据显示,信托业降通道、稳经营趋势不变,主动管理意识和业务创新发展能力持续增强,全行业发展态势呈现积极变化,各项信托监管政策的执行显现较好成效。从2019年新增情况来看,新增特色业务月度平均规模占比达到38%,其中资产证券化业务规模占比超过20%,家族信托和小微金融信托规模占比分别接近1%,反映出行业较以往更加注重挖掘信托制度的本源优势及支持实体经济方面的直接融资优势,年内信托特色业务增长上了新台阶,说明行业转型仍有较大空间。

 

■ 去年四季度房地产信托募资再降逾两成 今年或继续萎缩

自去年7月密集遭遇“鸡毛令”的房地产信托,募资规模持续处于下行通道。据用益信托金融研究院发布的最新报告,2019年第四季度房地产信托募集资金1410.62亿元,环比下滑26.43%。用益信托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喻智认为,在强监管趋势下,2020年的房地产信托业务或将继续萎缩。

 

■ 两家信托2019业绩报出炉

日前,已经实现曲线上市的国投泰康信托通过控股公司国投资本披露了公司2019年度未经审计财务报表。数据显示,国投泰康信托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5.54亿元,实现净利润9.11亿元,较上一年度分别增长43.36%及45.06%。无独有偶,1月3日晚间,上市公司陕国投A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19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795亿元,同比增长81.4%,基本每股收益0.1462元。

 

■ 中信信托设立首单境外家族信托

近日,由中信信托全资子公司——中信信惠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作为受托人的首单境外家族信托在香港成功落地,这也是国内68家信托公司境外家族信托的首例,实现了行业零的突破。据了解,上述家族信托由中信信托财富管理部和中信信惠国际资本有限公司协同完成,委托人为中信信托多年服务的高净值客户,业务落地为客户进一步完善了境内外家族资产的传承布局,也标志着中信信托进一步拓宽了家族信托的业务版图,为客户提供境内外、一站式的家族信托和财富管理服务。

 

四、市场观察

 

■ 政信信托接连“爆雷”成为排查重点

近段时间以来,信托公司以2019年11月30日为基准日开始新一轮全面风险排查工作。本次风险排查分为机构自查与监管复核两大环节,必须在2020年1月12日之前完成。在本次排查中,政信信托是排查重点对象之一,排查内容是信托公司存量业务和涉及资金池的相关业务,背景主要是为了摸清信托行业风险,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业内观点:

1、地方政府控股的信托公司早年偏好所在区域的地方政信项目,一直安全无虞。后来陆陆续续走出所在区域拓展其他省份的政信项目,在经济形势更好的年份也没有出现问题,使得很多公司越来越相信自己的交易逻辑。眼下不少地方政信项目出现延期兑付危机,主要是由于部分经济不发达地区过去的债务扩张导致的资金流紧张。

2、随着中央对流动性资金收紧和地方债务规模的逐渐扩大,原先的安全边际被打破,也使得政信信托的问题逐渐暴露。上述从业人员指出,地方政府财务不透明,缺乏第三方核查;受财政部、央行等监管政策影响较大;受地方政治生态影响,依赖管理方谈判能力等因素影响,政信信托的缺点依然不少。

3、由于积极财政政策推动下的基建项目短期反弹,信托资金流向也有明显体现,但是考虑本年度政府专项债额度用尽以及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信政合作业务模式转型仍须未雨绸缪。

4、信托公司应该加强主动管理的能力,辨别风险,而非一哄而上。对于平台要挑选其经济总量、财政收入、政府支持力度及融资成本相匹配的项目。如果风险无法把控,宁可项目不做。另外可以拓宽思路,除了传统的融资类信托,在服务类信托例如家族信托、ABS等以及投资类信托例如股权投资、二级市场投资等方面另辟蹊径。

 

■ 信托增资热退潮 曲线上市或成新风向

与往年的热闹景象相比,2019年信托公司对于增资这件事似乎意兴阑珊。2019年信托增资退潮迹象为何如此明显?2019年信托业的增资活动虽然减少了,但信托公司曲线上市的消息不绝于耳,未来是否能成为主流?


主要观点:

1、由于近年来资产规模快速增长,信托公司必须计提更多的风险资本,这意味着需要更多的净资本覆盖。而且净资产规模与信托公司所能开展的业务种类直接挂钩,增资扩股在某种程度上还可以帮助信托公司开展创新业务。因此,在信托业高歌猛进的时代,信托公司的增资潮一浪高过一浪。

2、自《资管新规》颁布以来,信托行业的发展处于‘去杠杆、去通道’的背景下,通道类业务持续压降,房地产信托业务受限,信托资产总规模处于下降通道,增长乏力。在这种情况下,一部分信托公司难以扩大业务规模,因此增资动力不强。

3、信托公司曲线上市的背后,更多的出于大股东整合金融资产、进行资本运作的目的。不过,对于信托公司而言,除了可以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增强实力,上市公司在信息披露、合规经营等方面的要求,从长期看对信托公司未来的发展也有助益。

4、一般而言,信托公司补充资本的渠道相对狭窄,曲线上市有利于其拓宽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进一步打破净资本约束。不仅如此,对于处于刚性转型期的信托业来说,也有利于提升信托公司的抗风险能力。

 

■ 一周信托、资管产品市场综述

信托:

1、本周集合信托成立市场持续遇冷,成立规模连续三周下滑。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本周共有98款集合信托产品成立,数量环比减少26.87%;募集资金103.84亿元,环比减少23.87%。

2、本周集合信托发行市场回暖,发行规模回升至400亿元线以上。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本周共39家信托公司发行集合信托产品249款,环比增加50.91%;发行规模404.01亿元,环比增加9.65%。

3、本周投向房地产类信托大幅遇冷,募集规模大幅下滑。据统计,本周金融类集合信托募集资金34.52亿元,环比增加50.89%;房地产类信托的募集规模24.53亿元,环比减少74.13%;基础产业类信托募集资金31.12亿元,环比增加126.87%;工商企业类集合信托募集资金5.89亿元,环比增加2.33倍。

 

资管:

据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本周券商资管产品发行数量22款,比上周增加3款,发行规模4.79亿元,较上周增加1.27亿元;本周基金子公司集合资管产品发行规模为0.7亿元,较上周减少0.2亿元,产品发行数量3款,较上周减少2款;本周期货资管产品发行数量为2款。 

 

五、干货推荐

 

■ 服务信托的制度设计及相关建议

 

导读 

 

服务信托属于商事信托,但具有不同于一般商事信托的制度特征。服务信托业务的健康发展,离不开全面的制度体系支持。只有以充分发挥其特有的制度功能、实现其特有的制度价值为目标,才能建设并逐步完善我国服务信托的整体制度体系。

 

为规范和引导信托公司经营活动,信托行业在总结近20年来发展经验的基础上,结合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新形势,借鉴国际经验,提出了发展服务信托业务,回归信托本源的转型方向。明确服务信托业务的制度属性与功能定位,完善规范服务信托活动的制度体系,是开展服务信托业务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首要问题。

 

近年服务信托相关的业务实践

 

信托是一种财产转移的制度设计。随着商事信托的发展,人们日益强调其财产管理的功能。财产管理的内容取决于委托人的意愿,受托人的职责和权限主要由信托文件载明的信托目的和信托财产管理运用方法决定。在商事信托活动中,服务信托更多地体现了信托制度的本质属性。2001年我国《信托法》颁布后,各类具有服务信托性质的信托活动也相继开展起来。

 

《信托法》颁布之际,正值我国推进国有企业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试点上市公司股权激励与约束机制,提高职工对企业经营管理的参与程度,增强企业内部凝聚力。股权激励与约束的基本诉求是保持股权的稳定性,实现长期激励。为规范企业职工持股行为,员工持股与管理层激励的信托业务一时成为热点。一些国有企业、上市公司以限制性股票、股票期权及法律、行政法规允许的其他方式实行股权激励计划,信托公司接受员工和企业委托,成立信托计划,作为股东持有公司股权。

 

2004年,《企业年金试行办法》《企业年金基金管理试行办法》相继颁布实施。设立企业年金的企业及其职工作为委托人将企业年金委托给企业年金理事会或法人受托机构,并由受托人与账户管理人、托管人、投资管理人等签署合同,管理、运作企业年金基金。建立企业年金制度是建设多层次养老保险制度的必要举措,旨在更好地保障企业职工退休后的生活,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信托制度可以保障年金资产的独立性,有效解决企业经营过程中出现的合并、分立、破产等问题与员工远期安养保障需求之间的矛盾。

 

为解决金融机构信贷资产流动性问题,丰富证券品种,2005年颁布实施了《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管理办法》。在信贷资产证券化业务中,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发起机构,将信贷资产信托给受托机构,由受托机构以资产支持证券的形式向投资机构发行受益证券,以该财产所产生的现金支付资产支持证券收益。受托机构负有发行资产支持证券、管理信托财产、信息披露、分配信托利益等基本职责。金融机构的信托贷资产设立信托后,可以实现出表的目的,并且能够使证券化基础资产独立于金发起机构的固有财产,保障证券持有人的投资安全性。

 

家族信托业务近年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委托人以个人或家庭财产设立信托,目的是实现家族财富的保护、传承和管理,受托人提供财产规划、风险隔离、资产配置、子女教育、家族治理、公益(慈善)事业等定制化事务管理和金融服务,区别于单纯以追求信托财产保值增值为主要信托目的,具有专户理财性质和资产管理属性的信托业务。2018年,在银保监会的规范性文件中首次正式对家族信托业务进行了界定。

 

服务信托制度的发展

对服务信托制度的探索

 

服务信托制度的形成经历了一个演变过程。在信托结构中,如果主体身份的转换与信托财产独立性优势运用不当,可能会存在违法经营、规避监管、违规套利等行为。在信托公司根据《信托法》开展信托业务之初,监管部门就关注信托公司将尽职调查职责、资产管理职责委托给其他第三方机构的问题。在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修订信托公司年报披露格式规范信息披露有关问题的通知》(银监办发〔2009〕407号)中规定,年度内新增信托项目的披露均分为主动管理型和被动管理型分别披露,并明确了被动管理型信托的内涵。

 

2010年,在中国银监会《关于规范银信理财合作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银监发〔2010〕72号)中提出了通道业务的概念,要求信托公司在开展银信理财合作业务过程中,应坚持自主管理原则,严格履行项目选择、尽职调查、投资决策、后续管理等主要职责,不得开展通道类业务。

 

2011年,中国银监会《关于印发信托公司净资本计算标准有关事项的通知》(银监发〔2011〕11号)规定了事务类信托业务,包括企业年金业务、股权代持、员工福利计划,及财产权信托中的事务管理类等。2014年,在银监会办公厅《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银监办发〔2014〕99号)中,要求信托公司调整信托业务分类标准,区分事务管理类业务和自主管理类业务,完善净资本管理制度。

 

服务信托的制度特征

 

服务信托属于商事信托,但具有不同于一般商事信托的制度特征,其特有的制度属性决定了其区别于一般商事信托活动,也区别于其他类似的信托活动。总体来看,服务信托具有被动信托与事务类信托的特点,可以是以信托财产的保值增值为目的的资产管理活动,也可以是以财产安全保管为目的的事务信托服务。

 

首先,服务信托首要目标是安全而不是效益。与服务信托相对应,投资管理类信托侧重于财产价值管理,追求财产的增值与财产形成,价值取向是效益。服务信托侧重于有关财产价值管理的服务,追求财产的独立性与财产保管,价值取向是安全。

 

其次,委托人意愿在服务信托活动中的具有较强的主导性。商事信托中,信托活动日益标准化、金融化,委托人意思表示的重要性降低。受托人根据市场发展的需求发行金融产品、提供信托服务,其管理能力和品牌价值起着主导作用。在一个信托产品中,哪些人可以成为委托人是市场选择的结果,而不是由委托人意愿单方面决定的。相对而言,服务信托中委托人的意思表示重要性,高于一般的商事信托,更多体现委托人的个性化需求。

 

再次,服务信托凸显信托财产的重要地位。信托财产是信托关系成立的基本要件。由于信托财产特殊的法律地位,受托人作为信托财产的名义所有人,只是取得了对信托财产形式上的权利和管理权,并不享有完整的所有权。在商事信托中,信托财产的重要性地位也趋向于弱化。投资者购买信托产品的主要目的是获取收益,看重的是受托人的管理能力。在服务信托中,信托财产的地位相对重要,保证信托财产的独立性和安全是委托人的主要诉求之一。

 

最后,服务信托的信托财产管理方式多样化。我国信托公司在信托业务中,管理、运用信托财产的方式一般是投资、出售、存放同业、买入返售、租赁、贷款。服务信托的相关服务内容更为丰富,包括财产保管、权益登记、信息披露,结算、清算、估值、交易等。

 

建设服务信托制度的相关思考

 

规范和约束行为是制度的基本功能。制度本身承载着对社会价值合理性与合法性的裁判,通过对社会资源的合理配置,平衡人们之间的利益关系,能够激励和引导人的行为选择,整合社会力量,构建社会秩序。

 

一是在保护个人与社会组织的财产安全方面,能够满足多样化的财产管理需要。

 

服务信托以保障财产安全为基础,通过提供账户开立、财产保管、估值、交易等专业化服务满足委托人养老保障、子女教育、管理层激励等需求。例如我国的员工持股信托、养老服务信托,英国的保护信托、美国的浪费者信托等。这类信托以保护特定人的利益为具体目的而设定,保护信托财产的安全,实现个性化目的。

 

二是在受托人对社会财富的集约化运作与专业化管理方面,能够进行批量化的管理与运作。

 

财产的集合管理是全球化的趋势,个人或单体组织的财产金额小,分散化,谈判能力弱,管理运作的成本高,甚至没有机会享受一些专业化的服务。服务信托将分散的社会财产聚合,进行批量化的管理与运作,可以充分整合社会有效财产,提高管理效益和使用效率,调节社会财富的合理流动。

 

三是在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方面,能够以其灵活性助力金融创新,防范金融风险。

 

信托制度特有的转换功能是其灵活性的主要体现。信托结构中,可以实现财产的破产管理,实现财产的长期管理与集约管理的目的,能够将财产的性质与状态、权利人的身份根据信托目的的需要进行转换。我国的信贷资产证券化、企业年金基金管理、保险金信托、土地流转信托及普惠金融服务等都以信托作为基础性制度或主要业务模式之一。

 

比如,近年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的预收款信托业务逐步发展起来,预收款信托的基本功能就是具有保障交易安全、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作用。由于移动支付、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我国预付卡消费业务发展迅速。但一些不法商家为谋求不正当利益,采取虚假宣传、强制消费等手段损害消费者权益,扰乱市场信用秩序,甚至发展为集资诈骗、卷款跑路,影响了社会稳定。在P2P网络借贷业务中,也存在类似问题,运用信托机制,可以有效保障资金供给方财产的安全性,控制金融风险。

 

再如,在社会治理方面,服务信托还可以整合公共服务。社会公共服务一般由国家权力介入或公共资源投入,满足人们的社会发展活动的直接需要,包括教育、科学普及、医疗卫生、社会保障以及环境保护等领域。人们可以通过服务信托集合采购社会公共服务,以优惠条件获取服务,同时,降低公共服务机构的管理成本。在社会公共服务供给不足的情况下,人们还可以通过服务信托自行安排公共服务需求。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较早,面临的重要课题之一就是构建有关老龄人口的财产管理和人身监护体系。尤其是独居老人、失能老人,无法在传统的居家养老、家属依存模式下得到相应的服务和关照。日本社会运用信托机制,开发设计了针对不同判断能力老年人的信托产品,包括财产管理信托、任意监护信托与福祉信托等,分别面向具备判断能力、判断能力部分丧失以及丧失判断能力的老年人。这种养老信托的分类几乎覆盖所有老年人,便于老年投资者根据自身能力选择适合自己的信托类型,也使得不同行为能力的老年人都能借助信托制度维护自身权益。

 

此外,服务信托也可以填补社会治理的结构性缺位。在我国社会治理结构中,社会组织发挥着桥梁、纽带作用。但因其非营利性,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的深度、广度仍有一定局限。服务信托不具有社会组织的主体地位,但具有相同的中介功能,连接社会公共服务的供给与需求两端。自然人与社会组织的单体财产,在服务信托结构中可以转换为具有公益性质的社会财产,发挥社会保障和社会治理的作用。服务信托的营利性机制能够保障受托人整合公共服务的广泛性和专业性,提高公共服务质量,化解我国的社会公共服务存在的缺乏监督、社会公众参与度低等问题。

 

完善服务信托制度的相关建议

 

一是完善服务信托业务制度。

 

服务信托活动既要遵循信托业务的一般原则,也要适用服务信托业务的专属规范。服务信托的受托人资质、受托人职责、委托人条件、信托设立方式、信托目的及信托财产管理方法等不同于一般的投融资类信托业务。我国的企业年金基金管理业务中,法人受托机构应当取得受托人资格;职责法定,主要是选聘并监督其他参与机构、制定战略资产配置策略、向受益人支付年金待遇、接受委托人查询并定期报告并保存档案等。

 

服务信托业务的不同领域都应当建立相应的业务规范。例如,为应对社会老龄化问题,信托产品设计需要考虑委托人的适当性管理,对不同认知能力、经济状况的老年人,应当推介不同内容的信托服务。为保护老年人权益,应当设立监察人等外部监督机制。对于失能失智老人结合监护制度,设计关于信托合同的订立、信托变更及解约、信托文件的执行等全流程的管理机制,保护受益人(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

 

信托财产过户、信托财产登记等信托配套制度是实现信托财产独立性的根本保障。尽管服务信托不以信托财产的投资增值为目的,但受托人履行职责的前提是保护信托财产的安全。实践中,由于缺乏信托财产过户制度,信托当事人往往采取变通做法,容易引起争议,影响信托的效力。因为受托人的固有财产负债或其他信托财产负债,将不同信托项下的信托财产查封冻结的情况时有发生。

 

二是完善监管制度。

 

服务信托业务的健康发展,离不开全面的服务信托监督与评价体系支持。对主体的监督与评价以受托人核心,逐步建立对各参与方的监督评价机制。对业务的监督与评价,需要区别不同业务类型建立相应的监管机制。监督与评价的措施包括行业监管的监管措施,业务管理部门的管理措施,行业协会组织的自律工作,服务信托活动参与各方的监督与评价,及第三方机构的监督与评价。

 

三是完善产业制度。

 

服务信托活动范围广泛,涉及社会与经济生活的各个方面。在信托公司运用市场手段推介产品、开展业务活动之外,应当通过相关的社会与经济管理制度、产业政策引导和扶持服务信托活动。如在规范预付款消费活动方面,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都制定了基本法规、示范文本管理、具体业务的经营规范等制度。我国台湾地区的立法监管领域涵盖餐饮、美容、交通、电信、住宿、旅游、洗衣、零售、第三方支付、影视娱乐、文化教育及线上游戏等几十个细分行业。信托是对预收款项进行管理的一项重要制度。商家通过信托制度各类预收款可以有效实现破产隔离,保障交易安全,保护消费者利益,增强其产品和服务的公信力。

 

四是完善税收制度。

 

税收是国家产业政策的重要工具,在服务信托活动中也是行之有效的调节器。我国企业年金制度通过推行运用税收杠杆,有效支持了企业年金基金管理业务的发展。有鉴于此,可以通过完善税收制度有效规范服务信托活动。信托制度天生具有节税功能,但若运用不当,会被当作不合理避税的工具。

 

总之,在经济活动中,服务信托具有传承社会财富的功能;在社会生活中,服务信托具有优化社会治理的功能。只有建立健全服务信托的制度生态,充分发挥其特有的制度功能与制度价值,才能建设并逐步完善我国服务信托的整体制度体系,更好满足我国人民对美好幸福生活的不断追求。

 

作者:李宪明



往期回顾

用益-信托经理参考:2020年信托公司仍将面临风险考验

用益-信托经理参考:监管层引导信托业加强以受托人责任为核心的信托文化建设

用益-信托经理参考:临近年关,对信托业监管没有丝毫放松迹象

用益-信托经理参考:融资类信托占比过大 信托贷款严监管或加码?

用益-信托经理参考:近三年信托业普惠金融服务规模已达1.74万亿

用益-信托经理参考:三季度信托资产规模降幅扩大,结构更加优化

用益-信托经理参考:信托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对行业发展影响几何?

用益-信托经理参考:本周有四家信托公司披露其高管变动情况

用益-信托经理参考:且看信托公司如何应对环境变化和艰难转型

用益-信托经理参考:今年14例信托公司股权欲变更,哪些没人要?

更多往期精彩内容,请关注>>用益周刊


作者: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
来源:用益信托网

责任编辑:usetrust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