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解析:继承遗产难,涉外继承更难

时间:2020/01/14 11:01:46用益信托网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与国际社会交流加强,公民财富呈现几何式增长,特别是跨境财产在数量及形式均发生了很大变化,由此引发跨境资产配置及代际传承问题,与之相伴的跨境遗产处置和继承纠纷大量涌现。跨境遗嘱继承,既关系个人财富的合理安排,又影响家庭和睦与幸福,因此笔者拟结合最新司法案例及正在代理的几例典型的涉外继承纠纷案件,探讨涉案相关的实体法和国际私法问题。


涉外继承纠纷最新司法案例

QQ浏览器截图20200114105237.png


案例1

案情介绍:被继承人陈某生在美国逝世后,原告(陈生与前妻所生儿子陈某)与被告(现妻钱某)发生继承纠纷。被告钱某与陈某生在广东省登记结婚并于2011年9月签订《夫妻约定书》载明:“只要钱某积极关怀照顾陈某生,陈某生愿将名下房产作为双方婚后共同财产”。据原告称,钱某与陈某生结婚的目的是为了申请移民,2014年2月钱某取得永久居留证后开始疏远陈某生,从2015年3月15日起钱某已经离开陈某生在美国的住所不知去向,陈某生只好雇请护理人员照顾生活。2015年8月20日、2015年9月2日,陈某生分别立手书遗嘱一份(第一号遗嘱)、打印遗嘱一份(第二号遗嘱),均指定陈某是其遗产的唯一继承人。后陈某与钱某发生继承纠纷,诉至法院。


案号:(2019)粤13民终2326号


争议焦点:本案涉及涉美继承的管辖权问题,涉外继承法律适用问题及遗嘱效力问题;夫妻约定书的性质问题,钱某是否有权依据《夫妻约定书》主张继承、分割财产,以及外国法的查明、解释等复杂法律问题。


裁判结果:法院对继承问题的法律适用,采用了“分割制”的原则,区分法定继承和遗嘱继承,分别适用不同法律。关于遗嘱效力,法院根据《法律适用法》第32、33条的规定,依法适用美国纽约州法律并依据当事人提供的《遗产、遗产分配权利,以及信托法》、《纽约遗产继承法院程序法》等外国法,认定遗嘱合法有效;对于涉案房产的分割与继承问题,法院根据《法律适用法》第36条的规定适用中国法作出对半分割的判决。


案例2


案情介绍:吴某5与赵某2系夫妻,婚后生有三子一女,即吴某4、吴某6、吴某3、赵某1。吴某6与高某系夫妻,婚后生有一子一女,即吴某1、吴某2。赵某2于2010年5月31日在澳大利亚去世,吴某5于2014年7月28日在澳大利亚去世。吴某6于2018年8月27日去世。另,吴某5、赵某2于1992年6月16日加入澳大利亚国籍。涉案房屋系吴某5自其单位某大学分得,后购买,于2009年12月4日取得房产证,登记在吴某5名下。2005年5月25日,吴某5、赵某2分别授权吴某3全权处理二人在北航的事宜。2007年3月22日,吴某5、赵某2就上述委托事宜另行制作委托书,并经所在国公证认证。2009年7月18日,吴某4、吴某6、吴某3、赵某1签订《协议》,其中约定:3.爸妈在世时,他们的钱由兄弟姐妹各自记账、计算及支付上述爸妈所需的资金。爸妈过世后,兄弟姐妹各自计算自己爸妈资金的余款,经其他兄弟姐妹认可后,列为爸妈的遗产。继承人因继承事宜发生争议。


案号:(2019)京01民终5350号)


争议问题:本案涉及遗嘱效力的认定、吴某4是否属遗嘱所确定的继承人及继承资格问题、本案遗嘱内容所涉及的财产是否包含涉案房屋及遗产范围的确定是否准确等争议问题。


裁判结果:法院根据《法律适用法》第32、33条,适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2006年继承法》对涉案遗嘱效力予以认可,同时判决确定了继承人及遗产的范围。


团队涉外继承纠纷案例分享


近日,笔者团队经办多例涉外继承纠纷案件,特此分享三个典型案例供大家研究讨论。


1


案情介绍:英国居民王女士的母亲于2011年去世,王女士的父亲名下有一套房产,价值100万人民币,该房产为王女士父母夫妻共同财产,王女士作为法定继承人有权继承母亲份额,但一直未办理继承事宜。王女士常年居于英国,今年回国时发现该父母房屋竟被父亲偷偷转至弟弟名下,王女士对此非常不满,即便意识到跨境继承诉讼的复杂性,王女士依然希望通过法律救济得到应得的继承份额。鉴于遗产价值仅120万,其他两位继承人分别是王女士母亲和弟弟,律师建议王女士放弃此跨境继承诉讼,但王女士仍坚持诉讼,认为不是继承遗产多少的问题,母亲和弟弟不应该私下转移财产,剥夺自己继承权。


法律要点分析:本案过户行为不必然导致继承人失去应继承的份额,即使本案被告将遗产房屋过户到自己名下,其他继承人提起诉讼,法院仍可能判决各继承人以法定继承方式依法继承涉案房屋。并且,本案情形可能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9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对故意隐匿、侵吞或争抢遗产的继承人,可以酌情减少其应继承的遗产。”但在实务中,法院对故意隐匿、侵吞遗产的认定十分谨慎,简单的过户行为不一定被认为符合59条。


2

案情介绍:加拿大籍李女士自述:“2005年,我父母想在北京买房,当时他们没钱,我给父亲账户转了100万人民币,购买一套房产。2018年父亲去世,母亲和弟弟在北京法院起诉我,要求继承该房产,母亲不仅不提我出资100万人民币买房款,不提父亲名下200万存款等遗产,仅让我只拿房子的1/6,其余都给我弟弟。”李女士保留了给父亲的打款凭证,她主张该款项为借款,希望能够依法继承父亲遗产以及房屋出资所对应的增值部分。


法律难点简析:本案中李女士须准备款项为借款的相关证据,仅有打款凭证不能作为直接证据,且争议主体之间具有亲属关系,借款事实的证明比较困难。另,李女士还需要在提起继承诉讼后,单独就夫妻共同债务提起诉讼。


3


案情介绍:美国籍张女士的父母在北京有两套房屋,均为夫妻共同财产。2018年,父亲去世,张女士回国办理丧葬事宜,事后,母亲与弟弟让张女士配合到公证处办理公证,张女士声称当时并不知道公证内容,出于对家人的信任,她在未浏览文件内容的情况下签了字,而后发现两套房屋都已经被转移至弟弟名下。现寻求律师帮助,律师问其在何处办理时,张女士竟然不知当时办理公证机构的名称和文件名称。


法律风险简析:本案中张女士在公证处现场所签文件极有可能被视为放弃继承声明,若提起诉讼,可能面临因未尽注意义务而需自行承担损失的风险。


关于涉外继承的律师观点


笔者团队从事婚姻继承业务十余年,对继承的复杂性和亲情的伤害有极深体会,一个简单继承纠纷,尚且数月,历经一、二审,耗时长,涉及一系列复杂的法律问题:


1.涉外继承管辖难、送达难、取证难、判决承认与执行难。


2.外国法适用、查明与解释之难。跨境继承可能适用相关国家实体法,因此需对外国法进行查明和解释。上述司法案例均适用外国法,因所属法域法律体系复杂,且与中国法存在法律冲突,对外国法的查找及论证将增加案件难度。


3.涉外主体权利保障难。涉外继承一方当事人为外籍人士,常年居住于境外,对境内财产的情况了解极少,即使权利被侵害,将难以得到保障。


4.遗嘱效力认可难。没有遗嘱,容易产生继承纠纷,但遗嘱不是万能的,有遗嘱也经常发生争议,有时甚至激化矛盾。同时,立遗嘱需注重遗嘱效力问题。据最高人民法院统计,在全国审理的遗产继承案件当中,遗嘱被确认无效的占60%。


俗话说“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当前继承纠纷越来越多,亲属之间为财产利益纠葛导致反目成仇的情况并非少数,一旦进入司法程序,可能激化家人之间矛盾,为了避免继承纠纷的产生,建议大家提前规划,高度重视财富的传承与安全问题。


作者:承 信 全 球
来源:涉 外 家 事 与 财 富 传 承

责任编辑:zhangshi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