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元信托:从“乖孩子”到月均一雷

时间:2020/02/13 12:39:21用益信托网

在讨论国元信托的违约之前,先为国元辟个谣。之前跟一些小伙伴交流时,不少人认为“国元信托有30亿规模的项目违约”,这种说法的出处是中国经营报的一篇报道:


00.png


其实从标题中就能看出端倪,既然是“首现延期”,怎么能说“30亿违约”呢?原因是国元2018年年报的披露:


2018 年,公司新增风险项目 7 笔,风险资产规模合计 303,686 万元;化解或部分化解风险项目 8 笔,风险资产规模合计281,353.23 万元。(中略)上述存续的信托风险项目虽均为事务管理类单一资金信托,项目投资风险均由委托人/受益人或信托财产承担,公司无需承担项目实质风险。


说白了,第一,这30个亿是事务管理类信托,国元是个通道而已;第二,风险发生当年已经化解了28个亿。
可见,说“30亿违约规模”实在是委屈国元了。但是,国元信托不得不承认的是,自2019年下班那年“首现延期”以来,公司违约信息迅速增多。


国元信托踩雷项目梳理


11.png

22.png

33.png

44.png

55.png

66.png

77.png


信托公司踩雷分析


在之前的推文中我们讨论过,去刚兑之后,信托公司要比拼的不是不出风险,而是在风险有了苗头之后迅速果断应对,和风险出了之后如何步步为营,推进化解。

从项目来看,国元触雷的项目,大抵也是这两年信托踩雷的重灾区,主要是贵州省的多个网红融资地,加上一个大家意料之外、数家信托公司折戟的百强县韩城。但是,仍然有两点值得注意:


第一,“首雷项目”,由于信用直接挂钩融资成本,融资方本身也有维持自身信用的强烈动机。从未违约的融资主体即将违约前,是积极推一把促进兑付,还是消极等待问题发生,区别就会很大。


第二,在自家项目违约后,其他家相同交易对手的项目还能正常兑付,也能说明问题——钱不够,但还有,就在那里,如何把它“逼”到己方项目上,也能体现信托公司的真本事。


具体项目就不讨论了,大家可以自行对应下。对信托公司而言,打造实力从来不只是找更强的爹,或者交更多的注册资本,得更多的奖,而是一点一滴反应在每个项目的落实上。


作者:洛 洛 杨
来源:大 话 固 收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