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亿元投向“萝卜章”应收账款 多家信托及私募沦陷

时间:2020/03/07 08:49:37用益信托网

应收账款融资一直是实体企业融资的重要手段之一,企业以未到期的应收账款做抵押向信托等金融机构借款,以获取更多经营资金。然而近两年市场上陆续爆出的违约事件,将应收账款融资推上了风口浪尖。


2017年至2018年期间,海发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发医药”)曾利用对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以下简称“福建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做抵押,向多家信托公司融资,总金额或超过18.84亿元。


2019年5月,海发医药实控人失联,海发医药停产。各家信托公司在海发医药违约后陆续将其及福建协和医院告至法庭。而从福建协和医院在法庭上的辩词看,海发医药与福建协和医院三年多来的采购总金额只有592.57万元。


涉及中铁、西部、对外经贸、ZY和五矿信托


中铁德闳-嘉实嘉赢优选B-1私募基金(以下简称“嘉赢B-1”)成立于2017年7月24日,于2020年1月24日到期。产品到期后,投资人却未能如期收回投资款。


嘉赢B-1基金由中铁德闳(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现更名为“中铁融信(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融信”)担任基金管理人。除嘉赢B-1外,中铁融信还成立了嘉赢B-3、嘉赢B-4等基金,最终都投向了海发医药。


有投资人向记者透露,通过嘉实财富代销投向海发医药的私募基金总规模超过6亿元。记者拨打基金合同里中铁融信联系人电话,对方表示公司不接受任何采访。


据上述投资人提供的信息,这些基金通过西部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部信托”)、ZY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ZY信托”)、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对外经贸信托”)三家信托公司旗下信托计划投向了海发医药,用于受让海发医药对福建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


2019年9月,陕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投资集团”)发布了一则与三级子公司西部信托有关的涉诉公告。海发医药于2017年6月29日与西部信托签订了《应收账款债权转让暨回购合同》,约定由西部信托以“西部信托·海发医药保理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所募集的资金用于受让海发医药对福建协和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合同同时约定海发医药对信托计划受让的应收账款债权承担回购义务,以及需承担差额补足义务。


随后,西部信托分别于2017年7月4日、11月16日和12月21日向海发医药支付三笔标的应收账款转让款,合计约4.74亿元。


其他信托公司与海发医药之间也是上述合作模式,中国判决文书网上的多份裁定书披露了更多细节。


对外经贸信托于2019年5月向北京市一中院申请对海发医药及谢文海、薛钰等强制执行,北京市一中院依据双方的公证文书,轮候冻结、划拨了海发医药的银行存款,冻结了海发医药及谢文海、薛钰等名下的房屋、车辆及对外投资等。截至2019年5月未付的回购价款余额约为3.79亿元。


2020年1月12日,对外经贸信托又将福建协和医院(被告)及海发医药(第三人)起诉至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目前已被法院受理但尚未开庭。


据中国庭审公开网显示,ZY信托与海发医药、谢文海、薛钰、福建协和医院的诉讼于2019年12月10日在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涉诉金额约3.55亿元。


此外,据天眼查显示,五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矿信托”)也有两笔诉讼与海发医药、福建协和医院有关。两笔诉讼涉诉金额分别约为2.17亿元和4.59亿元。


记者对上述能够公开查询到的诉讼信息进行汇总,海发医药和福建协和医院总涉诉金额已达18.84亿元。


或涉合同诈骗


为了进一步了解相关诉讼的最新进展,记者向上述四家信托公司分别发送了采访函。西部信托方面表示:“目前各机构都在忙于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该项目处理涉及医药及医院等机构,目前环境下不宜接受采访。我们将继续采取相应的措施,最大程度维护投资人利益。”截至记者发稿,对外经贸信托、ZY信托及五矿信托方面均未作出回复。


记者通过梳理判决文书网、公开庭审以及公司公告中的公开信息,基本上可以将整个事件中的大部分情况逐一还原。


在与信托公司签订应收账款转让及回购协议的同时,海发医药又和信托公司签订了《应收账款债权转让暨债务履行确认书》。陕西投资集团前述公告中提及,确认书中确认,海发医药根据药品购销协议于2017年1月1日至3月1日期间,向福建协和医院已经配送了合计价值约为4.74亿元的药品,福建协和医院已经就上述全部药品验收、确认收货完毕。药品总价值刚好可以覆盖西部信托给海发医药的转让款。


据中国庭审公开网的庭审直播回顾,ZY信托也同样签订了确认书。ZY信托代理律师描述:2018年8月31日,ZY信托和海发医药向福建协和医院出具了两份确认书,福建协和医院向ZY信托和海发医药出具了两份确认书回执,分别确认了债权的完整存续及债权转让,承诺继续履行全部债务。


但福建协和医院方面却否认了上述确认书的真实性。福建协和医院代理律师在庭审中称,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中的确认书及确认书回执上面所加盖的公章均为他人私刻及假冒的,为此,福建协和医院也依法向法院进行鉴定,同时福建协和医院也将相关材料报送了福州市公安局鼓楼分局,该分局已正式立案,且已查明福建协和医院公章被他人伪造的事实。


对于福建协和医院公章被他人伪造一事,ZY信托在庭审中表示,福建协和医院向公安机关提供的证据仅能够证明前后使用的不是同一枚印章而已。


此外,福建协和医院代理律师指出,福建协和医院自2016年1月至2019年5月,向海发医药的采购总金额仅为592.57万元,并且均是在“福建省药械联合限价阳光采购平台”上面进行采购的,目前款项已全部付清。


这与海发医药融资总金额相去甚远,如果确认书中药品采购确系虚构,各家信托公司又将如何追回投资款项?此前,各家信托公司的尽职调查又是如何进行的?


ZY信托代理人(也是ZY信托正式员工)在庭审中表示,ZY信托曾去过当地尽调。此外,在收到确认书仅几个工作日的2018年9月7日,福建协和医院农行账户曾向ZY信托支付过两笔款项,合计203.47万元。为验证账户的真实性,ZY信托抽取了一张发票,并让福建协和医院按照要求打款,目的只是为验证该账户确系福建协和医院的。同时,该代理人指出,该农行账户自2014年开始启用,且频繁有流水进出。


那么,该账户是不是福建协和医院的?对此,福建协和医院方面予以否认,表示涉及到的农行账户非福建协和医院开设的账户。


在收到上述两笔合计203.47万元的款项后,ZY信托通过郑州大豫公证处对上述福建协和医院签订的债权转让及债务履行确认书以及确认书回执进行了保全公证,对应收账款转让和回购合同以及保证合同也进行了保全证据公证。但福建协和医院方面又指出,相应的公证文书中所谓的人员也均非福建协和医院的工作人员。


此外,上述公开庭审中的另一被告海发医药并未出庭。事实上,根据中铁融信的临时报告,2019年5月,海发医药实控人谢文海已失联;福州税务局官网信息显示,2019年8月,海发医药也已失联,相关税务文书已无法送达。


目前,福建协和医院已向福州市公安局报案。福建协和医院方面指出,本案当中,所涉及到应收账款的相关材料全部是虚假材料,相应的发票均为虚假发票,相应的公证文书所谓的人员也均非福建协和医院的工作人员。所以整个案件看起来就是彻彻底底的合同诈骗行为。海发医药及谢文海等人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


而中铁融信在嘉赢B-1的2019年第四季度报告中指出,本基金投资的信托计划所涉海发医药项目案情复杂,涉及民刑交叉的可能性较大。广东环宇京茂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华浩告诉记者:“民刑交叉一般会遵循‘先刑后民’的原则。”“先刑后民”指在民事诉讼活动中,发现涉嫌刑事犯罪时,在侦查机关对涉嫌刑事犯罪的事实查清后,由法院先对刑事犯罪进行审理,再就涉及的民事责任进行审理,或者由法院在审理刑事犯罪的同时,附带审理民事责任部分。






作者:庄 会
来源:中 国 经 营 报

责任编辑:shuaigr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