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亿资管产品逾期

时间:2020/03/23 10:03:18用益信托网

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遵义最大城投”1.7亿资管产品延期支付,据悉其债券、银行、信托及交易所融资的主要渠道严重受挫,原计划融资资金到位时间存在极大不确定性。


1.7亿产品逾期


近日报道称,上海金元百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旗下“金元百利-遵义建投基建4-6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出现延期,逾期规模为1.735亿,融资方为遵义市新区建投集团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遵义建投” )。


据悉,该系列产品募集资金用于受让遵义建投享有的对贵州新蒲经开区管委会形成的5.67亿元应收债权收益权,遵义建投最终将资金用于自身补充流动资金。


《延期支付申请》显示,由于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遵义建投对接的各金融机构均无法正常推进各项工作,致使其以债券、银行、信托及交易所融资的主要渠道严重受挫,原计划融资资金到位时间存在极大不确定性,特申请延期支付全部剩余溢价回购款。


延期的4号产品备案时间为2018年1月19日,起始规模0.699亿元,成立时投资者数量36;5号产品备案时间2018年2月9日,起始规模0.636亿元,成立时投资者数量29;6号产品备案时间2018年3月9日,起始规模0.4亿元,成立时投资者数量20;7号产品备案时间2018年4月3日,该系列产品合同期限均为2年。


111.png

4-7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统计


中国基金业协会显示的4、5号产品到期日已做延长,4号产品到期日延长至4月20日,5号产品到期日延长至5月15日。


222.png


基金业协会公开数据


值得注意的是,金元百利作为该系列产品的管理人,也遭到诸多投资者不满,指责其没有积极履行管理人责任。


遵义四大平台之首


据公开资料,遵义建投是遵义市“四大平台之首”遵义道桥子公司,后者是遵义市资产规模最大、综合实力较强的大型国有施工企业,具有公路、建筑、市政三个工程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


今年年初,遵义道桥本应在1月10日兑付的一笔3950万元应收账款债权回购款,在延期5天后才完成兑付,引起市场热议。


据报道,2018年遵义市人民政府经过股权划转重组合并了遵义建投和湘江投资两家公司。


首先,遵义市人民政府将湘江投资股权划转至遵义市道路桥梁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成为其全资子公司。


随后,再将“遵义市道路桥梁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名称变更为遵义道桥,股权划转完成后,遵义道桥变更为市国资委的子公司。遵义建投则变更为遵义道桥的子公司、市国资委的孙公司。


重组完成后,遵义道桥的注册资本由原来的5.6亿元增加至36亿元,注册资本规模翻了6倍,而控股股东由遵义市人民政府变更为遵义市国资委,实际控制人仍为遵义市人民政府。


截至2019年三季末,遵义道桥总资产1659.9亿元,总负债845.64亿元,净资产814.25亿元,资产负债率50.95%。


从负债结构上来看,遵义道桥主要以非流动负债为主,其中长期借款202.14亿元,应付债券160.98亿元,长期应付款96.27亿元。


另外,遵义道桥流动负债385.82亿元,其中短期借款41.69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95.13亿元,短期债务合计逾140亿。


截至2019年三季末,遵义道桥账上货币资金有35.03亿元,加上经营性现金流净额9.18亿元,也与短期债务间的资金缺口较大。


遵义道桥已公开发行多只债券,目前仍存续15只,总余额为165.81亿元,其中有3只将于一年内到期,到期规模为38.7亿元。


除此之外,遵义道桥还存续四只境外债券,存续规模7.97亿美元。


333.png


存续债券期限分布


除了债券融资,遵义道桥历史上还有45次租赁融资,122次应收账款融资,7次股权质押以及10次信托融资。


作为遵义道桥的全资子公司,遵义建投总资产970.36亿元,总负债546.2亿元,净资产424.16亿元,资产负债率56.29%。


2018年,遵义建投实现营业收入47.1亿元,实现利润总额6.42亿元,实现净利润4.52亿元。


分析债务结构发现,遵义建投以非流动负债为主。2018年年末,其非流动负债为315.09亿元,其中长期借款163.29亿元,应付债券13.91亿元,长期应付款136.75亿元。


从财务数据上来看,作为城投平台,遵义道桥和遵义建投自有资金都不足以覆盖短期负债,它们主要依靠外部融资解决资金需求,随着有息债务规模增长,且在建基础设施项目投资金额较大,预计其债务规模可能会进一步增长,偿债压力也随之增大。


贵州多地政信类项目逾期


遵义地处贵州北部,南临贵阳、北倚重庆、西接四川,处于成渝—黔中经济区走廊的核心区和主廊道,是西南地区承接南北、连接东西、通江达海的重要交通枢纽。


遵义市经济经济总量仅次于贵阳市,居全省第二。


2018年,遵义市地区生产总值3000.23亿元,比上年增长10.4%。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411.36亿元,增长6.7%;第二产业增加值1374.16亿元,增长11.9%;第三产业增加值1214.71亿元,增长10.1%。


2019年,遵义市地区生产总值为3483.22亿元,累计增长9.7%。


2018年,遵义财政总收入718.08亿元,比上年增长22.5%,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52.14亿元,增长16.5%,一般公共预算支出674.94亿元,增长6.0%。


2019年以来,贵州省欠发达地区发生很多起政信类项目违约,三都、独山、余庆、铜仁县等地已相继爆出债务逾期事件。(后台回复“贵州”查看原文)


这些地区经济欠发达、财政本身入不敷出、城投平台负债又高企、担保方和增信措施也薄弱,随着金融去杠杆不断深入,严控地方债务风险,融资平台举债受限、“借新还旧”套路不再灵光,债务风险逐渐暴露。


其实除了贵州,陕西、云南等地也曾曝出过政信类项目逾期事件,这些较偏远地区政信类项目收益一般在9%以上,有抵押和担保,尽管有实物或应收账款抵押,但其债务风险仍不可忽视。


作者:小 债 看 市
来源:小 债 看 市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