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标气数将尽,信托何去何从?

时间:2020/03/29 11:15:37用益信托网

非标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融资类信托被压缩、保险资管喜提ToC牌照、城投平台降成本、房地产前融瓶颈难解,信托民工的开年,在“结构性资产荒”和“固收产品一抢而空”的冰火之间,目送着非标的小阳春渐行渐远。


01 融资的前路


据证券时报,业内多家信托公司近日收到监管要求:压缩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信托融资业务,并制定融资类信托压缩计划。


控制融资类信托业务的呼声由来已久,2019年中国信托业年会上,监管人士就曾经警示“当前融资类信托快速增长潜藏的风险隐患需要引起高度警惕。”


传统意义上的“融资类信托”以主动管理型信托贷款为主要表现形式。但是在监管口径下“附加回购、回购选择权或其他担保安排的股权融资、以非标债权融资为目的的资产收(受)益权投资、变相开展非标债权融资的财产权信托”也将一并纳入管控范畴。


这样一来,几乎所有试图构建债权债务关系的业务模式都被一网打尽。


结合《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向他人提供信托贷款不得超过其管理的所有信托计划实收余额的30%”;


以及1月20日信托会议,在7月初的总量调控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信托流向房地产行业的资金不得超过2019年末的余额”;


前有集合贷款额度的天花板,后有房地产信托规模的存量限制,再加上压缩融资类信托的最新监管导向,以“非标正规军”自居的信托行业被绑上了层层枷锁。


戴上紧箍咒,比摘掉红舞鞋,要仁慈得多。


压降融资类信托规模的影响,首先是固收产品的供应减少,伴随结构性资产荒的进一步蔓延,产品收益率下行在所难免,家族信托客户优先采购,VIP客户预留额度,普通客户摇号抢产品的盛况可能会阶段性出现。


其次是对融资方的影响,规模的限制可能会加速客户的沟通效率和提款决策,对于融资需求较为旺盛急迫的交易对手,加速募集节奏,积极沟通提款,占据存量规模。


最后是对业务标准的影响,规模大、收入低的通道类业务成为首当其冲被压缩的对象,提高对利差的要求,把有限的额度用在最赚钱的业务上也是理所当然的导向。


同时,在业内哀叹非标债权凉凉、融资类信托末路的同时,作为一名普通的从业人员,不如问自己几个问题:


1)所在的公司/团队接到融资类信托规模压缩的通知了吗?

2)正在推进的融资类业务受到实际影响了吗?

3)今年的业绩指标完成了吗?


与以往的每一次政策调控一样,只要某类业务没有被一刀切,最终的结果就是短期增长过快的业务规模被施以一定程度的限制,而存量业务规模在现有的公司和团队间重新分配,在不同的客户资源间重新分配,在不同利差的业务类型间重新分配。


类似的“存量业务分蛋糕”的逻辑,从集合贷款额度将要用满,到房地产信托规模受限,再到本轮的融资类信托压缩,一再重演。


一年到头,发现其他公司业务如火如荼,别的业务团队赚得盆满钵满,“做自己的业务,让别人没业务可做”的竞争者比比皆是,真的因为“调控”没饭吃的,是那些担心“调控来了没饭吃”的杞人忧天者,和那些基本模式都没有吃透,KPI指标还没有完成,却空谈业务转型的好高骛远者。


这些年,业务窗口期和调控窗口期从来都是交替更迭,松了紧一紧,紧了放一放。调控窗口期还是要夹着尾巴做业务,转通道规模为主动管理,腾挪出战略额度给核心交易对手,储备业务资源,等下一个业务窗口期,奋勇出击,一举发力。


至于身处行业的末路还是前路,可以是旁观者的唱衰,可以是分析师的展望,可以是媒体的鼓吹,但不应该是行业参与者偏离既定道路的理由,或借口。


02 信仰的价码


近日江苏盐城国资委的一纸公文刷屏,《关于报送成本8%以上债务融资清退工作方案的通知》,号令各市属企业迅速开展融资情况自查自纠工作,并制定成本8%以上融资清退工作方案,原则上要在今年年底前全部完成。


随后,常州武进区去年11月份的一份政府性债务管理工作文件又被挖出,称“部分债务融资成本过高,综合利率7%-9%的债务16笔”“按照上级要求,信托融资方式一律停止。”


一众非标民工一片哀号,8%以上,7%-9%,明明连公司的成本线都摸不到。


事实上,为辖内平台公司划定融资利率上限,江苏、川渝等省份一直有之,盐城、常州不会是第一例,更不会是最后一例。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盐城国资委的文件中限定了“各市属企业”,各区县暂不参照执行,活跃在朋友圈的区县级平台们,还可以由着理财经理嚷嚷两句“额度稀缺,且买且珍惜”。


货币宽松预期,地方专项债输血,加上此前存量隐形债务替换的发力,江浙一带的平台无疑成为商业银行投放的重点;而“大基建”拉动的期待,不可避免带来政府平台的新一轮融资热潮。


君不见,流动性的旋钮悄悄松动,“国难思基建,基建思城投”的风声拂动,城投债的收益率已经被机构买到地板价;


君不见,近期新晋AA+评级的地方平台通过中票/短融等公开市场融资拿到低成本资金,不费吹灰之力;


君不见,银行和保险纷纷信用下沉,躲在城投融资的防空洞里抱团取暖,只投AAA的也愿意拿一些AA+来增厚利差。


对于地方平台而言,动辄10%以上的高成本资金原本就不是地方平台融资的长久之计,想要实现债务置换和化解,压降成本是必经之路。借着政策的春风加速调整债务结构,摘掉网红区域的帽子,在此一举。


对于一众非标融资而言,“日薄西山你不陪,东山再起你是谁 ”早已是旧日诳语,即便日薄西山时挺身而出,东山再起也难免另结新欢。


近两年落地的基础设施类信托/租赁/定融产品面临提前兑付或到期不续,可能就此解套,但是也要警惕个别区域兑付的流动性问题,和主体分化信用分层的问题。


对于投资人而言,“有些项目,一旦错过就不再”。


市场满地皆雷,更加需要避险,见证过央企、校企、AAA的信仰一一熄灭,时而雷响,时而延期,时而兑付风波,城投的信仰虽不免有瑕疵,依然坚定地在暗夜中闪亮。


03 牌照的诱惑


去年未曾着墨的信托江湖依然风吹云动。


天津信托的竞拍引来上海国企和辽宁民企的你争我夺,成功挤走中财招商、试图效仿雪松以大宗商品贸易嫁接金融牌照的忠旺集团最终以1亿惜败,此前以底价入手26%股权的上实集团,则以底价近一倍的价格摘得控股权,拿下这张不算便宜的信托牌照。天津地界国企混改的车轮依旧滚滚向前。


安信信托在亏损被ST和重组接管的传言中停牌,项目逾期金额超过300亿,涉诉金额超过100亿,深陷股东自融、违规担保的旋涡积重难返,传闻中的接盘者从中国人寿到复星集团,从广州金控到最近的中银债转股子公司介入,这张沪上的信托牌照要找到新主人,并非易事。


湖南信托正式更名为财信信托,高管团队亦如数更换,同时,湖南地方AMC湖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更名为湖南省财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拥有信托、证券、寿险、银行等14张金融牌照的地方金控财信湘军统一番号再出发。


原有的市场玩家背着历史的包袱、增长的压力、转型的热望,丝毫不敢大意;新晋股东则要带着本身的荣光或重负,发挥这张神奇牌照最大的功效。环顾四周,信托公司还要与理财子公司、保险资管一道,在“拉平起跑线”的大资管江湖里,杀出一条血路。


在一次次“严监管”“去通道”“控地产”的整顿轮回中,信托行业逐渐从逐水草而居的游牧走向精耕细作的定居,非标也在一次次的污化正名中,褪去曾经的光芒,成为不是本源的本源。


即便江湖风急雨骤,黄昏残阳如血,只要信托牌照精妙依旧,补充社融需求依旧,转型创新初心依旧,信托民工依旧仗剑千里,且行且歌,亦苦亦乐。


作者:
来源:寻 瑕 记

责任编辑:usetrust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