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民纪要》之后,资管及私募基金中的“保底条款”是否还能“保底”?

时间:2020/04/03 09:03:54用益信托网

较高收益常伴随高风险,而投资者也常因此“举棋不定”。为了消减投资者的风险顾虑,顺利销售资管产品和完成融资,信托公司、商业银行、证券公司、私募基金管理人等资产受托管理方常常会以各种形式承诺“保底”或者“刚兑”。但是否该保底和刚兑承诺能在效力上得到法律的支持?《九民纪要》之后,司法裁判对上述保底和刚兑条款的效力认定又有什么新趋势?商小法邀您来探讨。


一、金融资管产品中的保底条款有哪些?


2.png


在各类金融产品中,不同承诺主体向投资者签署的保底承诺主要有以下形式:


1、信托机构、商业银行等作为金融产品发行方或渠道提供方,向投资者承诺保本保收益。


2、契约型私募基金中,管理人向投资者签署保本保收益条款。


3、合伙型私募基金中,管理人GP向LP或者劣后级LP向优先级LP作出保底承诺。


4、自然人或其他非金融企业作为资管人对受托财产进行管理并承诺保底(当然,其可能并不具备资管资格)。


从保底内容上看,主要包括保本(保证本金不亏损)、保本+保证固定回报、保本+保证最低回报三类条款,且一般约定:若投资收益达不到以上承诺标准的,由金融机构等资管方承担补足等赔偿责任,也即业内常说的“刚性兑付”。


Tip:囿于法律对部分保底条款效力的否定,部分保底条款可能并不在资管产品合同中约定,而是以“抽屉协议”或其他形式存在。


二、《九民纪要》后,上述保底条款效力分别如何认定?


针对信托公司、商业银行、证券公司等


《九民纪要》第92条明确规定,信托机构、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向投资者签署的保底条款无效。


据此,不仅明确列举的信托机构、商业银行,包括证券公司在内的金融资管机构和投资者签署的“保底条款”和“刚兑条款”,若涉及争议,也将会被司法机关认定无效。且据商小法观察,司法实践还倾向认为,保底条款属上述资管协议的核心条款,不能成为相对独立的合同无效部分,故将导致协议整体无效。


针对契约型私募基金管理人


针对契约型私募基金合同中的保底条款的法律效力,司法一直处于比较纠结的境地。


在《九民纪要》发布之前,部分判决认为虽然金融监管文件已明确规定,私募基金管理人、私募基金销售机构不得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或者最低收益。但该监管文件通常并非法律、法规的强制性效力性规定,因此,还不至于认定无效,参见(2017)粤03民终7851号案件判决。


据《九民纪要》发布之后裁判的部分典型案件来看,虽然私募基金管理人未被明确界定为《九民纪要》第92条所述“金融机构”范围,但法院还是会认定管理人保底无效。赖文静与广州财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委托理财合同纠纷((2019)粤01民终23878号)就是较为典型的案件,该案核心争议即:双方约定的“若产品到期的净值是1.0以下,则赖文静受到的1.0以下的损失由资管方财大公司负责补足”条款是否有效?法院认为该保底条款导致民事权利义务配置极不对等,且违背了市场经济基本规律和资本市场规则,并在论理部分援引到《九民纪要》第92条的规定,最终认定该保底条款无效。



作者:林 菡 律 师 团 队
来源:商 小 法

责任编辑:chenxin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