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规落地后,信托还是“信托”吗?

时间:2020/05/14 11:31:37用益信托网

5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最受关注的是“私募属性存在200人限制”、 “非标比例存在30%和50%限制”条款的设定。

 

征求意见稿这两条颇有“杀伤力”,对信托业而言,非标存量仍较高,很多信托公司面临转型压力。

 

“受人之托、代人理财”,是信托与其他理财产品争夺客户的最大优势,同时,信托产品以其特殊性,产品回报率往往超过同期银行储蓄收益,以往“刚性兑付”的文化也颇受投资界青睐。

 

然而,监管文件释放的另一大重要信号——推动资金信托回归“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私募资管产品本源。这意味着,资金信托降低门槛的公募化设想破灭,“刚性兑付”也将渐渐成为信托投资圈的历史。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信托仍然是信托,但将面临实际的转型阵痛。总体来说,信托行业自身的制度优势依然存在,例如具有财产权利与利益相分离、信托财产的独立性、托管形式多样、适度的保密性、合理避税等多项优势。

 

此次新规有利于促进信托公司加速转型,同时进一步提升资产证券化、家族信托等服务信托的占比。未来,信托和保险资管、私募理财、券商资管牌照差别会越来越小。若干年后,各类依据牌照形成的各类资管特征会逐渐弱化,凸显的是机构自身业务定位特色化经营差异。


非标“紧箍咒”最具杀伤力


根据征求意见稿,加强对资金信托投资非标债权资产管理。其中一条为:限制非标债权集中度。全部集合资金信托投资于同一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非标债权资产的合计金额不得超过信托公司净资产的30%。

 

多位业内人士对媒体坦承,设定信托非标资产投资比例限制是“最具杀伤力”的条款。

 

根据中诚信托战略研究部统计,截至2019年底,全行业净资产规模6316.27亿元。行业净资产均值为93.50亿元,中位数为75.81亿元。也就是说,68家信托公司中有34家给单一客户的所有非标债权投资总和将不超过22.743亿元。

 

某央企背景信托公司高管对此表示,目前单只地产信托计划规模普遍在5亿元以上,规模在20亿元以上的地产项目也十分常见。“这个条款太让人意外了。另有信托公司人士表:“那些靠一家地产公司养活一个团队,可着一个战略客户猛薅的策略,可能两三个项目就超限额了。”

 

征求意见稿还提出,限制投资非标债权资产的比例。明确全部集合资金信托投资于非标债权资产的合计金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全部集合资金信托合计实收信托的50%;明确资金信托不得投资商业银行信贷资产,不得投向限制性行业。

 

柒财智库高级研究员毕研广表示,综合来看,非标准化债权、单一融资主体来信托“圈钱”是不可能了。从一定程度上来讲,等于切断了那些想借助信托来融资的“限制性行业”,比如房地产。

 

事实上,从资管新规明确限制非标后,从央行社融口径看,非标融资一直在减少。据最新公布数据,今年3月委托贷款余额为11.35万亿元,同比下降6.6%;信托贷款余额为7.43万亿元,同比下降5.6%;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余额为3.36万亿元,同比下降16.3%。

 

不过不少信托业人士表示,信托传统上非标占比较高,很多信托公司该指标仍然面临较大压力。且资管新规限制非标后,信托凭借灵活的制度优势,也拿下了一些优质的非标债权。“银行、证券、保险不能做的,信托都可以做。”毕研广称。

 

制度优势却也成为一些问题滋生的温床。“近年来,由于内外部环境变化,资金信托出现与同类资管业务监管规则不一等问题。”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指出,同时也出现为其他金融机构监管套利提供便利、尽职管理不当引发赔付压力、违规多层嵌套等问题。因此起草了信托新规,以推动资金信托回归“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私募资管产品本源,促进投资者权益保护,促进资管市场监管标准统一和有序竞争。


“1元信托”是幻影


此次《办法》有诸多内容涉及资金信托销售:一方面,明确了资金信托的私募性质,要求投资者不超过200人,且对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进一步强化;另一方面,新规也对第三方非金融代销“留下想象空间”。

 

此前,关于信托是否需要严格执行资管新规,最受关注的一点就是投资者人数是否可以突破200。因为按照2007年颁布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单个信托计划的自然人人数不得超过50人,但单笔委托金额在300万元以上的自然人投资者和合格的机构投资者数量不受限制”。

 

一位信托公司负责人表示,“资金信托新规明确投资者人数不超过200 ,也等于废除了单笔委托金额在300万元以上的投资者数量不受限制的规定。”

 

业内人士称,这意味着公募信托泡汤了。去年初市场曾传言,监管部门拟设置公募信托产品,产品起售门槛从原来的100万元降至1万元。更早前还有消息称,有平台推出信托受益权分拆产品,1元就可以买信托。不过银保监会相关人士此前已否认,公募信托起售门槛1万元是小道消息,此次征求意见稿进一步明确了不得拆分信托份额或转让份额受益权。

 

在与第三方机构合作方面,征求意见稿提出,信托公司委托其他机构代理销售集合资金信托的,应当选择合格的代理销售机构并以代理销售合同形式明确界定双方的权利义务,明确相关风险的承担责任。而银行、保险公司、券商等持牌金融机构一直是可以委托的对象。

 

最早在2008年,监管就提出禁止信托公司委托非金融机构推介信托计划,此后多次发文重申并加强这一要求,信托违规代销情况近两年屡禁不绝。

 

毕研广提醒投资者,如果碰到有人营销信托,要看好相关销售渠道是否有牌照,没牌照的一定是非法。目前政策并没有规定第三方机构不能进行导流,但要注意区分导流和代销,代销是从相关渠道直接购买,导流则是需要在购买时跳转到持牌机构购买。


打破刚兑,走出舒适圈

 

过去,我国信托行业存在一定程度的“刚性兑付”文化。低风险、高收益、基本刚性兑付,让信托业在短短数年之内,成为资产管理大户。

 

2018年《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即“资管新规”)出台,针对资管产品中大量存在的刚性兑付作出严格规定,“去刚兑”成为监管要求,信托业刚性兑付也开始退潮。

 

办法规定,资金信托是买者自负的私募资管业务。任何机构和个人参与任何资金信托,都要依法识别、管理并承担投资风险。信托公司应当确保资金信托风险等级与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等级相匹配,打破刚性兑付。

 

中信证券研究所固定收益明明债券研究团队认为,推动资金信托回归私募资管产品本源,从另一个角度促进投资者权益保护,推动资管市场有序竞争。

 

不过需要面对的现实是,资管新规落地后,信托资管规模从高速增长转为下行。

 

长安信托相关人士表示,信托公司传统的三块业务领域受到经济、金融大环境的明显影响。房地产结束黄金时代、房地产信托业务规模受控;政府平台项目基本趋于饱和、处于存量博弈状态;通道业务受金融去杠杆、去多层嵌套以及银信同业进一步规范管理的影响,处于严重萎缩的状态。信托公司“通道业务+融资类业务”传统业务模式已经面临严重挑战。还有分析称,银行理财子公司相继开张,也进一步倒逼信托公司加速转型。

 

明明团队认为,整体上说,严格执行监管要求,信托的总规模终将不可避免地受到限制,难以延续之前飞速增长的势头。

 

逆风之下,信托行业被迫走出“舒适区”,发力转型。信托公司主动管理意识有所增强,创新业务明显提速。

 

金融监管研究院院长孙海波撰文指出,新规后信托公司最大的制度优势仍然存在:一是唯一具有贷款资质的资管机构;二是唯一具有他益信托功能的资管机构;三是所有资管行业中非标占比上限最大的机构(银行理财和保险资管为35%,证券资管和基金资管非标功能基本废掉)。

 

因此,信托仍然是信托,但将面临实际的转型阵痛。孙海波认为,信托和保险资管、私募理财、券商资管牌照差别会越来越小。若干年后,笔者相信各类依据牌照形成的各类资管特征会弱化到几乎看不见,凸显的是机构自身业务定位特色化经营差异。


作者:小 新
来源:新 金 融 评 论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