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资金信托征求意见稿看信托公司未来发展

时间:2020/05/18 17:36:18用益信托网

作为资管新规重要的配套细则之一,《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暂行办法》)一经发布即引起了广泛关注以及持续讨论。《暂行办法》传递出怎样的信号?信托公司受到哪些影响?就上述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中航信托董事长姚江涛。

  

本报记者:《暂行办法》对资金信托进行明确规范,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在实际业务中是否具可操作性?

  

姚江涛:《暂行办法》对资金信托及资金信托业务进行了明确的区分和定义,体现了明确的信托目的,就是信托财产的保值增值;坚持了明确的定位,就是私募;明确了信托当事人关系类型,就是自益信托。由此,资金信托就可以和资管新规下的同类资管产品同台竞技,平等竞争,这是顺大势的共识和共性。同时,《暂行办法》充分考虑到了信托的制度特性,明确了服务信托和慈善信托不纳入资金信托,从而为信托公司深耕信托制度优势,发展本源业务,提供了广阔的探索空间。

  

在可操作性层面,《暂行办法》兼顾定性与定量两方面,定性方面,如用“附则”对各种相关概念进行明确界定,消除理解歧义;对于非标、合格投资者、禁止刚兑、底层资产穿透、集合资金信托托管要求等关键认知点做出明确规定,消除解释歧义;定量方面,针对非标债权的集中度30%比例控制和总量50%比例控制最为显著,除此之外,重要的比例限制近10处,涵盖资金信托投向单一上市公司股票市值比例、关联交易比例认定、结构化产品比例、固有资金参与比例等,充分体现了可量化、可操作的精细化监管原则。

  

《暂行办法》另一显著特点是在明确上述原则性规定基础上,特别强调方法论,以操作指引为导向,覆盖了资金信托从设立到清算的全流程。例如,受托人尽调、信托产品直销与代销具体规范、私募基金合作机构资质、资产质量期间管理等,对指导资金信托业务规范发展起到有力、有效的指引作用。

  

本报记者:资金信托关系着全行业近18万亿元的资产,对于这一重要业务,《暂行办法》传递出怎样的发展思路?

  

姚江涛:资金信托在国民经济发展中曾经并还在扮演着重要角色,贡献着几万信托人的辛勤付出。在过去的展业过程中,由于经营不善,管理不当引发过这样那样的问题,但经营操作的问题不等于业务模式的问题,融资类信托,无论是非标还是标品对服务实体经济的价值仍将长期存在,对标域外发展经验,例如日本贷款信托亦是如此。从这个角度说,《暂行办法》既兼顾了当下对资金信托的规范管理,也考虑到了该类业务的长远价值,尊重了市场的选择和社会需求的回应。

  

与《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相比,《暂行办法》不仅覆盖了集合资金还包括单一资金,从产品规范上升为业务规范,更加全面性和体系化,而且我们可以看到30条规定中,第二章16条都是直接的业务规范,充分体现对资金信托业务指导的重视程度。第三章内控和风险管理规范尽管从内容体量上是4条,但是从方法指导上却更有特色,也更加科学,强调风控要与业务发展战略契合、要体现信息科技力量、要加强净值管理能力、要建立动态评估方法,数字风控和全流程风控成为新要求。

  

《暂行办法》还兼顾资金端与资产端的两端规范。对于资金端,充分强调投资者保护,强化适当性管理,方可实现“买者自负”;对于资产端,则以卖者尽责为前提,以加强受托人尽职管理和主动管理为要求。

  

本报记者:业界普遍讨论的非标产品集中度等问题,对行业会有怎样的影响?

  

姚江涛:非标产品的集中度和总量比例控制,对68家信托公司的影响会产生分化趋势。30%的集中度限制,会起到分散交易端客户的直接影响,头部信托公司的交易对手会给中小公司带来相对的增量机会。但是50%的总量比例限制,却会对信托公司整体的业务实力提出挑战,头部信托公司的规模和体量优势将更加明显,强者恒强的效应将加速体现,行业分化发展必成趋势。

  

另外,按照《暂行办法》要求,资金信托、服务信托、慈善信托将成为信托公司未来展业的三大板块。三类业务的协同发展效应将更加明显。信托公司的差异化优势既要聚焦自身禀赋,还要兼顾三类业务协同发展。在资金信托规范尘埃落定后,服务信托作为本源业务将迎来创新探索的时间窗口,例如,家族信托、资产证券化、各类年金管理等,努力培育新的增长点,而且无论服务信托和慈善信托展业所积累的客户资源均会对资金信托业务开展带来实质影响,所以三类业务的发展战略和展业逻辑选择考验着信托公司的管理和协同能力。

  

本报记者:对《暂行办法》有哪些意见建议?

  

姚江涛:鉴于信托行业面临的转型压力以及《暂行办法》推出的时间与资管新规过渡期的间距较短,建议对《暂行办法》设置合理的过渡期,并考虑对一些关键指标采取新老划断方式,指导信托公司展业平稳过渡。关于合格投资者募集方式和人数限制以及非标债权50%的比例设置,《暂行办法》均规定了例外条款,建议在实施过程中,可以适当考虑针对特定事项和特定目的的资金信托,例如铁路专项信托等,可以考虑在募集方式和人数限制方面设置豁免条款。另外,针对小微业务的资金信托业务,一直是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体现,尤其是服务小微企业开展普惠金融的背景下,在资产真实识别和风险分散可控的尽职管理前提下,建议可以考虑豁免50%的非标债权比例。

  

针对非标产品估值的净值化管理,该条款与资管新规要求一致,但针对非标信托产品的净值化管理,操作难度和落地难度都较大,建议明确操作方式和要求。


作者:胡 萍
来源:金 融 时 报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