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荒来袭,信托公司和投资者齐喊,我太难了!

时间:2020/05/26 08:51:58用益信托网

宽松货币政策下,资产荒再次来袭!


这几天,新时代信托产品断供的消息,引发了行业的关注。在其官方网站的财富中心一栏,看不到在售产品。如此不常见的现象,也说明了信托资产荒已经在路上。


其实新时代信托的遭遇,只是当下资产荒的一个缩影。一方面在货币宽松的背景之下,理财产品收益率持续走低,而购买信托锁定高收益的投资者不在少数;另一方面,实体企业融资需求缩减,风险上升,在高成本资金不断被清退的当下,高收益的优质资产进一步减少。


这一次不贩卖焦虑,也不刻意营销和制造恐慌,高收益信托产品真的是越来越少!


一、信托资产荒真的来了


流动性的闸门一开,信托产品的高收益已不复从前。


从三方网站统计显示目前:预期年化收益超9%的信托产品几乎“绝迹”,绝大部分信托产品收益率目前在7%-8%之间,更有部分信托公司产品收益率已经下探至6%甚至是5%的边缘。


过去被视为高收益,低风。


太难了!


收益下行,不可避免


承认与否,信托收益下降是不可避免的。


央行三次的降准释放了近三万亿的流动性,在市场资金较为充足的情况下,融资方的利率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而为了适应趋势和留住市场份额,很多信托公司也必然会降低融资方的借款成本。传导到产品这一端,就是信托产品收益率的不断下降。


一般融资类信托还有7%左右的收益,而很多证券投资类信托和现金管理类信托产品,收益已经在5%上下徘徊了。


与信托产品收益下滑相对应的,是信托产品募集规模的减少。根据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在5月16到22日这一周之内,一共有32家信托公司发行了202款集合资金信托,环比减少166款,降幅为45%,数量出现了腰斩。而在收益率方面,这些集合资金同的收益率平均回落0.74%,降幅为9.2%。


宽松的资金,引导了无风险利率下行;可以预计的是,未来一段时间信托收益率接近顶部,上行动力不足,下行趋势显著。


二、信托资产荒,缘起何处?


一方面来源于市场,一方面来源于政策。


市场因素


宽松货币政策下,融资人能够从银行甚至是证券市场借来更低成本的资金。因此导致了信托市场份额的收缩,对应的则是信托产品规模和收益率的下降。


不仅如此,在非标融资发达的江苏省,前段时间开始陆续出台清退高成本非标融资。目前很多信托公司很的产品暂停募集,原因在于融资方不愿提款,信托成本太高了;而他们找到了更便宜的资金。而有些高收益信托产品提前兑付,原因类似。


所有的一切都在说明,目前信托收益率下行不可避免。即使那些已经购买了高收益信托产品的投资者,也会因交易对手找到更便宜资金而提前兑付掉,想要在较长一段时间锁定高收益,太难了。


政策原因


除了地方债务严控以及房地产调控以外,资金信托新规(以下简称“新规”)正式实施后,信托产品的收益率下行压力有可能会更大。


市场热议新规,目前还处于讨论征求和讨论中。但是按照以往的惯例,只会小改不会大动。而新规的征求意见稿中,对非标的限制很严格,而非标业务是拉升收益的有力抓手。等到新规正式施行后,可投非标资产会越来越少,信托产品的收益率进一步下降。


三、信托公司:我太难了!


信托公司面临经营和转型的双重压力!


在项目储备上,信托公司也面临着相对窘迫和尴尬的境地。新时代的产品断供绝不是个例,其背后反映的是整个市场的困境。不是资产难找,而是好资产难找。


信托公司要权衡风险、收益和合规等多重因素,毕竟再以规模论英雄,又会出现安信那样的悲剧。


双重压力下的信托公司


信托公司现在可谓是两面夹击,一方面是监管要求的转型升级;另一方面则是自身经营和生存的压力。传统信托业务的三驾马车:政信、地产和通道在不断被受限和被压缩,而监管则挥舞着大棒,赶着信托公司转型。


在行业风险上升之际,过去很多的做法已经行不通。不是找不到资产,而是回报高的优质资产越来越少。对于信托公司而言,一边要在传统领域进行适当调整,将融资类业务转投资类业务,加大标准类业务的开拓;另一边要布局家族信托、资产证券化,慈善信托以及供应链金融等。


四、投资者抢不到产品


在理财收益下行时期,很多高净值人士认购信托产品的热情,也随之高涨,对应的就是产品“秒光”成常态。


从传统的信托产品分类来看。由于近几年工商企业类产品出事情的比较多,而房地产在房住不炒的大背景和严厉调控之下,也显得步履维艰。叠加疫情的影响,很多房地产信托产品出现了逾期,因此政信产品成为了香饽饽。毕竟城投业务最香,政信类信托产品最受欢迎,而且没有什么终极风险。


即使信托产品下降到7%-8%的区间,相对于市面上的理财资管产品来说,作为固收类的信托依然有着良好的市场竞争力。


尤其对于政信类项目,由于目前融资环境良好,部分地区政府负债率低,违约可能性较小(网红地区除外)。据统计,很多政信类产品的预约率接近200%。场面十分火爆,类似于打新和爆款基金认购。


但是信托认购不是打新,也不是基金认购,不存在按比例配售的说法。抢到就是抢到,没抢到就没抢到。所以很多理财经理包括信托财富中心的都抱怨,产品基本上秒杀;自己的客户没有抢到,额度无法预约,太难了!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留住客户成为了让理财经理头疼的大事。


信托资产秒光,劝你不要慌


对于投资者而言,一方面要充分认识到资产荒的意义,但另外一方面也要擦亮双眼。对于各类信托产品,一定要保持一定的定力。


就算信托高收益产品稀缺,就算是资产荒,就算是销售人员说的再天花乱坠。投资者也不能为了锁定高收益而盲目不加甄别的选择,要有自己的判断,不能唯收益率和政信平台论英雄。


比如说网红地区的政信和消费金融类信托项目,其实都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虽说政信类项目不存在终极风险,但是很多网红地区自身财政捉襟见肘,不到20亿的财政收益融得百亿非标,利息支付尚且困难,更何况本金兑付?


而至于比较受推崇的消费金融类信托,更是要注意其中的风险。由于消费金融覆盖和针对的群体,就不是金融机构的优质客户。疫情之下,这些人首当其冲。那么多信用卡逾期,那么多消费金融公司的不良猛增,以这些消费信贷作为底层资产的信托产品,风险究竟如何真的是不好说。就算你大数据在怎么完备,金额在怎么分散,这一类群体的特点决定了产品的风险性!


写在最后


对于高收益的优质信托产品,现在真的是“且买且珍惜”了。


至少短期,这一类产品只会越来越少。所以如果投资者有自己的判断,有风险承受能力,还是建议选择适合的入手。但买信托不是买基金和股票,能够及时抽身的。比如有投资者买的JL信托的产品,七年都没有消息。


在高收益信托产品供不应求的背景下,道人还要提醒一点的就是。“代买信托”和“拼多多”的模式坚决不能碰,其背后涉及资产代持等法律难题,操作不慎甚至有血本无归的风险,投资者应保持谨慎态度。







作者:资 管 裕 道 人
来源:资 管 裕 道 人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