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峰:回归信托本源业务 “立信”是发展慈善信托的基石

时间:2020/06/19 19:51:18用益信托网

编者按: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信托行业积极伸手驰援,中国信托业协会第一时间发起“中国信托业抗击新型肺炎慈善信托”,61家信托公司参与其中。疫情带来了磨砺和考验,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变革、新的模式和新的机遇。多家信托公司推出了相应的慈善信托产品。信托所发挥的积极作用,受到了社会各方认可。


慈善信托以其独特优势与基金会相辅相成,共同承担起社会责任,逐步成为社会慈善事业的重要工具和渠道,为信托公司回归本源提供了良好契机。


在此背景下,本站倾力打造《信托突围·慈善信托录》高端访谈栏目,邀请信托行业精英展望未来,剖析后疫情时代信托业的机遇和挑战。


image.png


中海信托2019年底成立了首单“中海信托-伴你成长慈善信托”,受益人范围为需要帮扶的0-18周岁的未成年人。捐助的对象为重病儿童以及贫困失学儿童。


作为一项新生事物,慈善信托目前在我国处于萌芽阶段。很多信托公司都根据自身业务特点和价值取向设计、操作了一些慈善信托,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信托公司开展慈善信托的核心优势是信托财产独立、管理成本较低、管理过程透明。中海信托董事长黄晓峰表示:“现阶段,慈善信托还面临着宣传力度不够导致社会接受度不够广泛;配套制度(特别是税收优惠、信息披露)不健全;审批过程较为复杂的问题。相信未来通过慈善信托的不断完善和各家信托公司的不断实践,这些问题能够逐步得到解决。”


以下为访谈实录:


慈善信托业务转型方向 配套制度有待完善


本报记者:自201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的颁布和2017年《慈善信托管理办法》的实施,慈善信托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熟悉,请您谈谈目前慈善信托现状?


黄晓峰:慈善信托作为监管重点鼓励的业务转型方向,对信托公司自身发展与社会和谐稳定都具有极大的价值。各家信托公司都积极响应监管要求,探索慈善信托发展的具体路径。


作为一项新生事物,慈善信托目前在我国处于萌芽阶段。很多信托公司都根据自身业务特点和价值取向设计、操作了一些慈善信托,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通过实践发现,慈善信托确实能够拓展慈善资金来源、丰富慈善事业形式,为我国慈善事业发展做出贡献。


但现阶段,慈善信托还面临着宣传力度不够导致社会接受度不够广泛;配套制度(特别是税收优惠、信息披露)不健全;审批过程较为复杂的问题。相信未来通过慈善信托的不断完善和各家信托公司的不断实践,这些问题能够逐步得到解决。


慈善信托财产的独立性具有法律保障和制度约束


本报记者:基金会和慈善信托都是社会参与慈善事业的重要渠道,慈善信托与慈善基金的区别?


黄晓峰:在善款归属上来说,传统慈善基金会是将各方善款汇聚后纳入自己的账户之中,由其进行支配。即便是为某一个受助对象或者某项事业开立了专门账户,其实也是慈善基金会的账户,在法律上并没有完全的独立性。而慈善信托之中,所募集的善款既不是捐赠人的,也不是慈善信托受托人人的,而是属于独立的某一慈善信托。这样一种独立是有法律保障和制度约束的。信托的一大特点就是信托财产的“独立性”,慈善信托的资金和作为受托人的信托公司的资金是完全独立的。同时,开户银行负有监管责任,银行严格依照信托文件的规定进行账户管理、资金划拨,信托公司无法将资金挪作他用,这又为慈善信托增加了一重安全保障。


在善款管理上来说,慈善基金会的运行也是需要成本的。按照传统的慈善组织运行模式,需要有办公室场所、基本人员配置、正常办公开销等等。而慈善信托则不存在这些问题,信托公司是个正常运营的商业机构,本身就拥有充足的软硬件设施和管理团队,可以有效摊薄管理成本,降低慈善资金使用损耗。


从信息公开上来说,慈善组织目前主要靠定期的信息披露来实现信息公开透明。但在慈善信托之中,除了有常规的信息披露义务外,运行过程受到信托监察人监管、账户使用受到银行监管、运行合法合规性受到银保监部门和民政部门监管。2017年7月,银监会、民政局联合颁布《慈善信托管理办法》,“办法”明确了慈善信托的操作流程和规范,为慈善信托实务操作指明了细则。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目前慈善信托制度还不完善,比如个人捐款无法抵扣所得税,发展还有向上的空间。中国慈善联合会对这些问题已经形成了报告。


“激活”慈善信托核心优势 财产独立、管理透明


本报记者:如何在慈善事业中“激活”慈善信托的优势?


黄晓峰:信托财产独立、管理成本较低、管理过程透明是信托公司开展慈善信托的核心优势。其他诸如信托公司专业的投资管理能力可以更有效地为善款保值增值,信托公司拥有更多的高收入客户资源等,对慈善信托而言都是锦上添花的优势。


发展慈善信托的根本还是落到一个“信”字上,赢得捐赠者、受捐助对象和社会公众的信任是开展慈善事业的基石。信托公司要以“诚实守信、忠人所托”作为企业生存发展的根本,将“立信”作为各类业务的基石。才能够真正做到回归信托本源,树立品牌形象,展现管理能力,取得社会公众的信任,让慈善信托有序健康发展。


家族传承架构设计 慈善信托成为财富传承的重要通道


本报记者:信托公司纷纷在慈善信托产品设计进行创新,目前有哪些比较成熟的创新模式?


黄晓峰:慈善信托的发展方向主要有以下几种:


1、家族慈善信托。在家族信托中加入慈善用途,家族企业运用慈善,实现家族精神的传承。


2、其他模式:在正常的资金信托中,允许捐赠人获得一定收益后,将剩余收益捐出到慈善组织或其他慈善信托。这是目前一个很有前景的模式,在美国有先例,在业内几家信托公司已经有实现。受托人和托管人也让渡一部分收费,捐献成慈善信托。


慈善信托扬帆启航 2020年设立111单规模1.81亿


本报记者:如何看待慈善信托这几年的发展?


黄晓峰:据“慈善中国”平台信息整理,2018年全国共成功备案慈善信托84单,较2017年增长39单,同比增长86.67%。2018年慈善信托规模累计达11.17亿元,比2017年新增5.20亿元,同比增长87.13%。根据中国慈善联合会发布的《2019年慈善信托发展研究报告》,我国2019年共设立慈善信托119单,较2018年增长37%。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全国共备案慈善信托273单,财产规模达29.35亿元。经过近些年实践经验的积累和数据的增长,慈善信托已从“试水期”进入到了“初长成”的新阶段。 2020年设立了111单,规模1.81亿元,其中抗疫慈善信托为1.49亿元。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相信在未来会有更多的机构和人员参与到慈善信托上来。


同携手共战疫 中海信托捐赠50万专项慈善信托


本报记者:天灾无情人有情,面临此次疫情,信托公司做了哪些工作?


黄晓峰:在此次抗击新冠疫情的过程中,中海信托积极响应中国信托业协会倡议,坚决支持对湖北防疫新型肺炎的帮扶救助工作。1月28日,中海信托向“中国信托业抗击新型肺炎慈善信托”捐赠50万元。


专项慈善信托的目的主要是对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进行防控,并救助由其造成的损害,信托财产使用方向包括捐赠给慈善组织及医疗系统等可以合法接受捐赠的疫情防控和救治相关机构,向医务人员、志愿者及公众发放防疫保障,抚恤因疫死亡家庭,疫情结束后用于医疗科研、应急救助等公共卫生事业。


履行央企社会责任 成立首单“中海信托-伴你成长慈善信托”


本报记者:贵公司在慈善信托方面的开展情况?


黄晓峰:中海信托自成立起一直将增进社会福祉,履行央企社会责任作为企业的重要使命之一。公司立足信托制度优势、发挥专业特长、汇聚社会力量,将慈善作为一项长期坚持的事业。


少年儿童是国家的希望和未来,为此我们首选困难少年儿童作为慈善信托的帮扶对象。2019年底,中海信托成立了首单“中海信托-伴你成长慈善信托”,受益人范围为需要帮扶的0-18周岁的未成年人。捐助的对象为重病儿童以及贫困失学儿童。


大病儿童根据医院近3-6个月内出具的诊断证明可以作为受益人。同时,该慈善信托还为单亲或残疾家庭学生及烈士子女、遭遇自然灾害,家庭收入严重下降,生活受较严重影响的学生、父母失业收入不足以维持正常学习和生活的学生、家有危重病人,造成家庭经济异常拮据的学生、来自贫困及偏远农村,家庭收入不足以支付正常的学习及生活费用的学生、以及由于其它原因造成经济特困的学生提供帮扶。



作者:金 融 界 信 托
来源:金 融 界 信 托

责任编辑:qin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