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冒出一个贾老板骗了200亿 这回用假黄金把信托骗坑里了

时间:2020/06/30 08:56:21用益信托网

2008年8月,摩根大通银行撤回了几年前投入费尔菲德哨兵的2.5亿美元。因为随着次贷危机的不断演化,摩根大通在重新调查麦道夫管理的这笔基金时,发现不少问题。而基金管理者给不出答案。大摩的首席首席投资官果断决定撤回了这笔“看不懂”的投资,因为“某些应由我们的审查但从来没有,它缺乏透明度,已带有明显的庞氏特征”。大摩的管理团结队是专业、敏感而幸运的,随之一个裹挟了数百亿美元的庞氏骗局悄然崩塌,大摩是唯一一个在灾难降临前跑出去的幸运儿。


麦道夫曾经是无数投资者心中的“国王”和“交易王子”,许多人以把自己的终身积蓄和退休保险计划交给他而激动万分,他的“几十年不败”的稳定投资收益搜可以保障他们退休生活的体面和衣食无忧,因为“当你看到麦道夫的赚钱机器像上了发条一样运转了10年、15年、20年、25年了,没有人对他的合法性产生怀疑。”时间进入9月,随着雷曼、贝尔斯登的猝死,恐慌袭来,投资者被混乱的市场吓坏了,他们纷纷向“最稳定的基金”——麦道夫旗下的费尔菲德哨兵基金发出赎回申请时,麦道夫的公司无资金支付,巨大的黑洞显现。而此时的麦道夫拒绝让任何人检查他的账目,一场持续了25年、总金额高达650亿美元的财富毁灭的游戏终告结束了。伴随着一声呜咽,GAME OVER。他从华尔街的“国王”成为臭名昭著的骗子和恶棍。


时隔12年,一起颇具麦道夫庞氏特征的骗案再现。那就是这几天媒体备为关注的武汉金凰83吨假黄金事件。这一涉案金额200亿的事件,把多家信托、银行、保险机构拖入泥淖。事发于今年5月,信托公司有一个6亿信托计划还有一个月到期。按要求,信托公司要对融资方武汉金凰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所质押的黄金开箱检测。开箱结果出来前一晚,武汉金凰董事长贾志宏“强烈希望叫停检测”,被明确拒绝后,贾志宏发了条短信,大意是感谢多年来机构对武汉金凰这家民营企业的支持和帮助。短信的最后两个字——“别了”。这两个字把所有与其有融资和借款往来的信托、银行、保险机构吓得七魂出窍。“我一看这俩字,就知道那抵押的金子百分之百是假的,当时我的心就凉了。”信托公司一高管回忆当时的心情。


实际上,早在今年2月份,东莞信托在处置贾志宏用以抵债的黄金时,随机抽检了一根一公斤金条,结果显示:金条表面为镀金,内部是铜合金,而非Au 999.9足金。当时正值疫情爆发期间,不知出于何种考虑,东莞信托未敢声张,也许是想自己悄悄退出,双方搭成了某种默契。此后,针对坊间四起的传闻,贾老板各种场合义正辞言矢口否认黄金是假的,只说是“早年收购的老人民银行金子成色不是很好”云云。即使面对记者的质问,贾老板理直气壮地的回应称:“如果黄金有假,东莞信托为什么不报案?都过去五六个月了。如果有假,赶紧报警抓人不就完了吗?你想想这个逻辑。”、“哪里有假?保险公司都开了保单的。”但随着信托公司等后续投资人加入到检测队伍,武汉金凰颇具黑色幽默的200亿元假黄金案终于败露。现在看来,被骗了200亿的信托机构只有贾老板说的一条路可走:“赶紧报警抓人。”


83.03吨什么概念?2019年中国黄金官方储备1958吨,年消费量1000吨,年生产量380吨。而中国黄金产量最大的公司——紫金矿业黄金年产量约为40吨。而武汉金凰所质押的全部黄金居然是紫金矿业年生产量的2倍。稍动点脑筋想想,就应该知道这是一个惊天的局。事发后,一位业内人士提出置疑:武汉金凰采购黄金的唯一渠道是上海黄金交易所,银行保险柜中质押的黄金都有上金所的发票,且发票水单和金条编号一一对应。如果这些都是真的,武汉金凰作为上金所会员,完全可以直接把自己的黄金托管在上金所账户内抵押,既保留实物金,又获得融资,何必脱裤子放屁找麻烦用“实物质押+保单增信”的非标手段融资呢?信托融资的资金成本要比上海黄金交易所高出一倍,200亿的融资,一年的资金成本要多出近10个亿,不是贾志宏的脑子坏了,就是放款给他的信托机构脑子坏了。这是一个常识性问题啊。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类似当年摩根大通问麦道夫的“常识性的缺乏透明度的问题”,多家金融机构没人提出这个问题,从而被拖入绝望的泥潭。目前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如果这起黄金真有大问题的话,那么这是2015年陕西潼关19家金融机构被假黄金骗了190亿之后,武汉金凰又刷新了一个新的记录。


麦道夫事件发生后,美国联邦调查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展开了最高级别的国家调查行动。骗子们故作高深的复杂投资计划、精心炮制的巨大诱饵的画皮被一一掀开。调查发现,在25年的时间里,麦道夫几乎从未进行过任何证券交易,这个伟大的投资家靠编织谎言和虚假的财务报告欺骗了全世界。他有本事一直将他涉案数百亿美元的罪恶企业维持得井井有条,“仿佛通过平整窗帘就能控制他自制的定时炸弹。”事后调查发现,其伦敦办事处在公司的循环系统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在纽约,麦道夫声称他那并不存在的价差执行转换套利策略的交易都是在以伦敦为中心的欧洲市场进行的,纽约办公室几乎所有的交易员、经纪人和投资人都轻信了这个故事。为了支撑这个谎言,麦道夫会定期从他的投资顾问部门取出上千万美元打入伦敦办事处,然后又将钱重新打回纽约,完成一轮横渡大西洋的往返洗钱操作。检方和马萨诸塞联邦对该公司的一份诉讼材料中,麦道夫的报表虽然列有交易价格,但是数字通常都是错误的。有些交易数字会在周末和假期中下跌,而这时市场是关闭的,显然违背了常识的,全是假的,所有的交易数据都是捏造的。在漫长的时间里,他成功混迹华尔街的上流社会,给人以一种难以接近的高尚和优越感。许多人倾其所有上当受骗,被蒙了若干年,直到他被抓后都不敢相信,:“为什么?他酒后驾车了吗?”“不是,是因为超过600亿美元的惊天诈骗。”“不,这怎么可能?”“我们相信他是个神,相信他神一样地掌控一切。”但偶像最终还是坍塌了。


他的信徒和追随者不少,他依靠如簧巧舌和庞氏手段吸引了华尔街巨头、欧洲的西班牙国家银行、国际奥委会等著名机构和全球顶级富豪的数百亿美元,“他完全利用别人的信任和别人的钱来设局行骗更多的人”,并成为华尔街的传奇人物,最终成为华尔街史上一宗650亿美元最大骗局的主谋,上演了现实版的“庞氏骗局”。


他生活奢糜,无时不在把自己包装成神秘的成功人士。在上流社会的圈层里,人们都知道麦道夫和夫人对顶级名牌服饰极度苛求,就像他对他那价值2400万美元的私人飞机一样。他的私人飞机经常去接欧洲的顶级服务设计师,他也常常将萨维尔街乔高专卖店的裁缝请到家里为他量身订制衣服,同时邀请他的神秘的圈子的客户参加。他在棕榈滩的乡村俱乐部如法老王一样接受富人们的膜拜。


他在昂蒂布的一家海滨餐厅Les Vienux Murs吃大龙虾沙拉或海鲈鱼。不过他的低调丝毫不影响他尽情享受欧洲为富有阶层提供的奢华生活。在巴黎,他喜欢住在靠近香榭丽舍大节的艾瑟尼广场酒店,这里是历代文化名流——包括艾娃加德纳和伊芙圣罗兰最喜欢的地方。他与那里的大堂经理十分熟悉,“甚至当他的私人飞机在纽约还没起飞时,用餐的地方已经由这位大堂经理为他预定好了。”


麦道夫夫妇经常在假期乘私人飞机飞巴黎或伦敦,在伦敦,他喜欢住在最昂贵的兰斯伯富饭店。那里有他喜欢的套房,他在房间里放置了一个单独的衣橱,以防自己到达伦敦后未来得及准备高棉纺西装衬衫。晚上,他和露丝喜欢在莎士比亚和狄更斯过去常去喝酒的乔治酒店以及社会名流常去的常青藤吃晚餐。随着时间推移,伯尼的中间人和投资者数量不断翻倍。连奥地利梅迪西银行管理的一个联接基金几乎向他的公司投了同样数量的资金。在每个PARTY上,麦道夫都是他们幸福的源泉,这样的私人晚餐中,他们总会举杯祝福他,有些人会在公开场合接近他,满脸泪水地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人们敬畏地望着国王一样的他,因为是他让他们变得富有。自从他们遇见麦道夫之后,他们的生活就是一场又一场宴会。每个人都已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纸牌屋倒下,真相大白于天下。所有笼罩着神秘光环的剧情褪去光环后,投资人难以接受。麦道夫事件后,多位投资银行家无法面对惊人的财富毁灭,割腕或开枪自杀。他们以喜剧入场,最终都以悲剧终结。这几乎已成为一场宿命。近年来,类似麦道夫式的庞氏骗局,不断在资本市场、影子银行体系、各类爆煲的P2P、私募爆雷中出现,许多投资人的身家性命被卷入其中,事业、家庭和后半生的命运为之改变,代价十分惨痛。类似麦道夫式的庞氏骗局,手法诡异,但有一点十分相近,就是主谋为自己捏造编织神秘的光环,演绎各种难以证伪、更难以证实的装神弄鬼如梦如幻的故事。


常识告诉我们,“故事大王”们装神弄鬼的“系列剧”、“连续剧”总是破绽百出。骗局之所以有市场,都是由人性的弱点创造的需求所决定的。这也注定了所有的故事大王都以喜剧开场,最终都在泪水涟涟中剧终。


武汉金凰究竟是怎样的一起黄金骗案,我们且坐等事件的调查结果。愿这样由低级错误引发的悲剧能少一点!


作者:陈 志 龙
来源:新 浪 财 经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