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红花岗区棚改私募债被路边兜售 承销公司称:“财政兜底”

时间:2020/07/02 17:24:02用益信托网

“年化收益率8%~10%,还能财政兜底,绝对靠谱!”日前,记者在贵州省遵义市红花岗区的街头看到,三三两两身穿白衬衫黑西裤的人员手持传单,正在向路过的人群兜售着名为“遵红城投应收账款权益”的私募债券。


据了解,该私募债的发行方为遵义市红花岗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遵红城投”),产品期限为24个月。该产品以非公开发行方式发行不超过2亿元的应收账款权益,拟将所募款项用于长征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建设。


1.jpeg


图为城投私募债承销公司人员在街头发放宣传单 陈靖斌/摄影


“街头发私募债这种行为是违法的,是法律不允许的。”中国金融智库首席金融学家宏皓向记者指出,无论是机构也好还是个人也好,不能随便在大街上发债,而街头发债行为甚至已经涉嫌非法集资。


上街融资


位于遵义市红花岗区丁字口附近,街道上有不少来来往往的人与穿梭的车辆,每到天气晴朗的时候,总有两个身穿白色衬衫黑色裤子的派单员,手持城投私募债的宣传单,在路边向经过的老人兜售。


这种募资用于棚改的城投私募债,就这么流于“大街小巷”。“这是政府债券,你可以看一下吧,这是红花岗区城投发行的,相当于建设债券。”见记者对宣传单感兴趣,派单员向记者饶有兴趣地介绍了起来。


记者从宣传单上看到,该城投私募债的年化收益率高达8%至10%,承销机构为中诚国际投资(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诚国际”)。随后记者前往中诚国际位于遵义的办公室了解该债券,中诚国际相关负责人声称该债券可以“财政兜底”。


记者从相关文件发现,该城投私募债发行方为遵红城投,产品名称为“遵红城投应收账款权益”,产品期限为24个月。


据悉,该产品以非公开发行方式发行不超过2亿元的应收账款权益,拟将所募款项用于长征棚户区改造工程项目建设。


值得注意的是,遵红城投提供融资金额2倍的应收账款/债权作为本产品质押担保,其非全资子公司遵义市红花岗区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遵红国投”)提供无条件不可撤销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天眼查显示,遵红国投为红花岗区工业和信息化局持股90%、遵红城投持股10%组建的国有独资公司,遵红城投则为遵义市红花岗区财政局的全资子公司。而承销机构中诚国际,只是注册资本1000万元的个人独资公司,其大股东为王泽。


记者留意到,该产品还款来源为长征片区棚户区改造后商品房、商铺、车位等销售收入。


但当记者提出长征片区棚户区改造项目若难以推进或烂尾,导致还款来源无法保障的担忧时,相关派发传单的工作人员打包票称“财政兜底”:“遵红城投本来就是财政局独家控股的,出现任何问题财政局都要受到连带责任,城投债偿还有个优先级,遵红城投付不了钱就遵红国投负责,遵红国投还不起才由财政局兜底,先是区财政局,后面的话到市、省,一层一层往上连带。”


中诚国际的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打包票,称虽然明面上不允许“财政兜底”,但实际上还是“财政兜底”。“这是融资平台发行的一个定向融资计划,定向融资计划属于私募基金,发行的城投债确实由政府兜底。因为从国家严格的法律法规来说,它本身就是财政在使用这笔资金,所以也是由财政来负责,但它没有明面上说有文件发文,因为现在不允许直接发文称财政担保。”


2.jpeg


图为遵红城投街头发放的宣传单 陈靖斌/摄影


随后记者根据工商信息分别致电中诚国际与遵红城投方面。


中诚国际办公电话为空号,而工商登记的个人手机号接通后,对方得知是记者采访,遂否认了自己为中诚国际的员工,并挂断了电话。


遵红城投财报披露的电话,已被呼入限制,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再次致电致函红花岗区宣传部,请宣传部相关人员帮忙协调遵红城投的采访,然而截至发稿,未获进一步回复。


或涉非法集资?


“街头发私募债这种行为是违法的,是法律不允许的。”中国金融智库首席金融学家宏皓向记者表示,私募债必须要由证券公司来承销,在这过程中还要首先做尽职调查。“因为私募债的风险比较大,做尽职调查而且它是针对特定的投资者,每一期投资者不能超200人,承销后在交易所做备案登记,不允许任何机构或者个人私下单独发私募债,到大街上去卖。如果在大街上发行,那毫无疑问是非法的,无论是机构也好还是个人也好,不能随便在大街上发债,这个已经涉嫌非法集资。”


而对于城投私募债“财政兜底”,宏皓则向记者表示,财政兜底不是地方政府想兜底就能兜底的。“所有财政兜底的东西都要上报国家,原来财政兜底的PPP项目是要报到国家发改委去审批的,审批通过后如果地方政府负债率超过130%,那是不允许地方政府兜底的。不是地方政府说财政兜底就能兜底的,它没有这个权力,中央政府专门对地方政府滥发债、滥融资有专门的要求,即便你想兜底,你也没有资格兜底。”


事实上,2017年原中国银监会发布的《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也指出,不得违规新增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严禁接受地方政府担保兜底。


而遵义以“财政兜底”的城投债,也已出现了大规模的非标违约。


据普益标准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5月27日,最近一年全国累计城投非标违约已达218.97亿元,其中违约规模最高的省份为贵州省,累计非标违约规模为96.62亿元,占全国的44.12%。


而其中遵义市是累计非标违约规模最高的城市。截至2020年5月27日,该市累计非标违约规模为29.44亿元。


益普标准指出,当城投企业发生融资困境时,如果为其担保的地方政府的经济实力不够雄厚,偿债能力不够强,发生非标违约事件的风险极高。而发生违约事件后,将进一步对该城投企业融资产生负面影响。


遵义市早已身陷千亿元债务的泥潭。


据官方资料显示,2017年至2019年,遵义市政府债务余额分别为1394.14亿元、1365.63亿元、1445.57亿元。


而遵义市的财政,也已经长期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


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遵义市财政总收入分别完成586.31亿元、718.08亿元、798.96亿元,但财政收入增长率在2019年出现锐减,3年中税收分别为168.04亿元、201.7亿元、208.2亿元,分别占财政总收入的28.66%、28.08%、26.06%。


遵义市的财政支出却有增无减,2017年至2019年,遵义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分别完成636.58亿元、677.49亿元、743.4亿元。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分别完成158.7亿元、224.08亿元、253.59亿元。这意味着,2017年至2019年财政支出中,单就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与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两项合计分别达795.28亿元、901.57亿元、996.99亿元。



作者:陈 靖 斌
来源:中 国 经 营 报

责任编辑:chenxin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