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不再:民营金控黄昏时

时间:2020/07/21 11:22:33用益信托网

历史应该会记住那一天。


银保监会对4家保险+2家信托发出接管令,证监会对2家券商+1家期货发出接管令。9家金融机构一次性被接管,堪称史上最有力的一记监管重拳。


行业一片哗然,既意外又不意外。


意外的是,“双监”同一天利刃出鞘,周末最大的瓜;不意外的是,这9家机构,都属于明天系,“一代民营金控之王”在肖老板消失三年后终究还是走向了落幕。


业者一片唏嘘,既害怕又不害怕。


害怕的是,强监管依旧,下一个倒下的不知是谁;不害怕的是,这9家机构并不会对金融体系造成冲击,监管恰恰是为了行业的“明天”才给“明天系”划上了句号。


01明天成为昨天


坐拥金融业全牌照,“明天系”曾与德隆系、涌金系并称中国资本市场“三大系”。


只不过,德隆已经覆灭,涌金日渐式微,“明天”也终究还是走到了末日审判的那一天。


这次被剑指的9家“明天系”机构,银保监会接管了“4+2”:天安财险、华夏人寿保险、天安人寿保险、易安财产保险;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


它们被接管的原因,与去年同为明天系版图、同样被接管的包商银行如出一辙:信用风险。


4家保险公司,触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的接管条件。


 第一百四十四条  保险公司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国务院保险监督管理机构可以对其实行接管:(一)公司的偿付能力严重不足的;(二)违反本法规定,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可能严重危及或者已经严重危及公司的偿付能力的。


2家信托公司,触发了《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接管条件。


“第五十五条 信托公司已经或者可能发生信用危机,严重影响受益人合法权益的,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可以依法对该信托公司实行接管或者督促机构重组。”


而触发接管条件、被剥夺大权的具体原因又分别是: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新时代信托,皆由于大股东明天集团违规占款,资不抵债;易安财险公司治理混乱,导致偿付能力不足;新华信托内部人控制严重,存在经营风险。


相比之下,被证监会接管的“2+1”新时代证券、国盛证券、国盛期货,接管原因看似要“温和”得多:


“隐瞒实际控制人或持股比例,公司治理失衡”。


9家机构,4家保险公司总资产超8000亿,2家信托公司资产规模超4500亿;券商显得相对单薄,合计仅为500亿左右。但9家机构,总资产也超过了万亿。


而这逾万亿的总规模,不过“明天系”的三分之一。


“明天系”控股参股的44家金融公司,涉足银行、保险、信托、证券、基金、租赁、期货,覆盖金融业全部牌照,资产规模高达3万亿。


肖老板想要打造中国版JP. Morgan,在资本市场纵横搏杀数十年,终成一个“明天系商业帝国”,终成一代民营金控之王。


但在大刀阔斧的监管之风中,肖老板2017年在香港酒店被带走,“明天”也终究还是成为了昨天。


02民营金控黄昏时


如果不是去杠杆,民营金控本还相安无事。


金控的形成离不开牌照管制的放开。


自2002年三家“老金控”试点建立以来,监管给予了混业经营的空间,而温养众多“明天系”的土壤,是混业经营背后的分业监管。


在牌照限制被打破之后,出于资本逐利的本能,民营资本纷纷"杀入"吸金的金融业。


而分业监管下,套利又成了近水楼台之事,利用牌照差异可以实现资本的腾挪。


为此,民营金控在短短几年间资产迅速扩张。


但在野蛮生长中,不少民营金控忘了初心、剑走偏锋走火入魔成了“问题金控”,埋下不少隐患。



一是杠杆率非常高,在资产扩张过程中大量甚至是无节制举债;


二是法人治理不健全,股权结构不透明;


三是经营过程出现异化,保险公司做成资产投资公司,实业做成金融公司;


四是机构体量大,一旦出现风险影响范围大,甚至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甚至有不少机构借金控之名“淘金”,虚假注资,自融输血,肆意操纵关联交易,盲目加杠杆……


已然有违规之实。


自然而然,监管屡次点名金控集团,而民营金控又成了整治重点中的重点,矛头中的矛头。


2017年,监管去杠杆的大刀落下。


国内开启了供给侧改革、降债务等多项举措,给盲目举债、融资为生、依靠杠杆发展起来的企业踩下了刹车,一些失去了杠杆加持的企业被迫裸泳。


在监管杀伐果断之中,金融越来越难。


于是那几年,安邦与华信轰然倒下,涌金系转身十年不再锋芒,海航系在寒冬中苦苦捱着。


而明天系这个三万亿商业帝国,或许也就此落幕,一个时代终结,民营金控也正朝黄昏落日走去。


03历史终有轮回


2019年,明天系包商银行被接管,鸣响了破除刚性兑付、打碎牌照信仰的“第一枪”,全行业震惊。


2020年,明天系9家机构再被接管,跨越保险、信托、证券、期货行业,也有不知多少人难眠,为牌照恐慌。


但无论哪一牌照,它们非首例,问题机构也非它们独有,历史终有轮回,也无需为牌照焦虑。


过去曾被接管的4家保险公司,永安、新华、中华和安邦,现在依旧生龙活虎,在视线中蹦跶。


过去因严重资不抵债、无法维持经营被停业整顿的汕头商业银行,在重组为华兴银行后开启十余年规模增长。


再看40余年历经六次整顿、牌照数量由1000余家降至68,最为风云动荡、迄今仍在整顿的信托业。


2005年7月,青海庆泰信托因资不抵债被银监会责令整顿,并委托东方资管进行接管;2010年1月五矿集团接管庆泰信托,更名为五矿国际信托。


那是银监会成立后被接管的第一家信托公司。


2005年12月,浙江金华金信信托由于违规经营和经营不善,被银监会浙江监管局责令停业整顿,中国建银投资负责接管。


次年被浙江东方收购56%股份,成了浙商金汇信托。


诸如此类,并不少见。


一个时代的金融风云,总有一个时代的印记。


当下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收官年,为此监管大刀阔斧的行动必然少不了。


一如当初所说,为维持金融稳定,为了行业的“明天”,再令人震惊,再杀伐果断,都不足为奇。


而“明天”的这场雪崩,是否会危及看客?


所有的官方媒体,所有人都掷地有声:明天系同业风险敞口有限,难冲击金融体系稳定性。


再回头看去,不只是民营金控,不只是信托暴雷,所有野蛮生长的都将过去,牌照还是牌照,只是牌照背后的朱颜将改。


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


不过宴散了而已。


作者:理 顾 菌
来源:理 顾 者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