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政信,与信仰共舞

时间:2020/07/24 11:22:39用益信托网

世间政信千千万,江苏最是风景繁。


谈及政信项目,68家信托公司,没有谁不想与江苏城投携手;所有钟爱政信的投资人,也没有谁不偏爱江苏。


毕竟,信仰诚可贵,尤其是江苏。


以政府信用背书,在城投信仰不倒中,江苏政信信托迄今为止没有发生过违约,即便它债务余额常年第一。


01


截至 2019 年末,江苏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 14878.4 亿,毫不意外又领跑全国,妥妥的第一债务大省。


单看地方债余额,无经验投资人或许会担心:江苏是否存在债务危机?就像此前的独山,400亿惊天巨债,让地方债这一话题推至风口浪尖。


但中国的地方债,有着中国的特色。


它是维持地方经济基本运转的必然存在,几乎没有哪一个地方不曾通过举债借钱来发展地方经济。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阐述了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成长过程,即:市场扩张——专业化分工——效率提升——收入提高——进一步的市场扩张。


这其中,地方债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


地方政府通过城投公司来借钱,再将钱花出去,大肆搞基建。


而基建降低了交通运输成本、信息和知识传播成本,这些成本的下降又成就了更广阔的市场扩张,推动进一步的专业化分工和生产效率提高。


于是,内需增长,发电量运输量增长,GDP增长,就业增长,收入增长,税收增长,财政收入增长。


一切数字看上去都美好,除了债务余额。


而这些债务余额,可能越滚越大,越滚越看不见。


它们都是地方政府借的钱,社会主义国家又怎么可能置地方政府于不管之地呢?

倘若地方政府财政破产,官员下台,政权被当地资本大鳄窃取,党又如何把控国家呢?


为此,这成就了政府信仰。


而衡量政信信仰的一大因素,落在了地方财政水平上。财政水平高,信仰越可靠,因为哪怕债务余额位居全国第一,它也不惧财政破产,不惧还不起。


02


2019年的GDP,江苏第二,9.96万亿。


尚未突破10万亿大关,而排在它前面的广东已然10万亿有余,但对比广东的“不患寡患不均”,江苏辖区13个市的经济均衡性,远高于广东。


2019年,江苏垫底的宿迁GDP约3099亿。一省之内,13个地级市GDP全部超过3000亿元,这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


即使是苏南最富的苏州,与苏北最穷的宿迁,GDP比顶多也不过6:1;可广东的深圳:云浮,GDP之比高达29:1。


更何况,广东还有一路政策红利加持。


如果把江苏9.96万亿放至全国,它是全国经济总量的十分之一;如果把它放至全球,它超过绝大多数国家,堪称“富可敌国”。


从经济实力来说,江苏13市,绝对不容小觑。


再看第二项数据,财政实力也一样。


财政实力和经济实力挂钩,往往呈正比,但财政收入和GDP又有着很大区别。财政收入是政府每年能收到的钱,在城投信仰里,地方政府有多少钱直接和偿还能力有关系。


按照2015年新预算法,财政收入分四类。其中最重要、也是占比最高的是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其组成主要为税收收入,占比在80%以上。


2019年,江苏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 8802.4 亿元。


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12573.3亿元。


财政自给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70%,财政自给力处于全国上游水平。


这还是在“受减税降费政策影响,公共预算收入增速下滑”情况下的财政实力。否则,税收收入更高,预算收入更高,财政自给率也更高。


而自给自给,自给率越高,对中央的依赖度越低,越不需要中央的“转移支付”来补贴地方债务偿还。


13市中,苏州一枝独秀,自给率超过100%。


剩余12市,我们引用一下广发证券的研报数据,按财政自给程度划分为四档:


第一档(自给率>90%):苏州,南京,无锡,常州;


第二档(60%<自给率<90%):镇江、南通、泰州;


第三档(50%<自给率<60%):扬州,徐州,连云港;


第四档(自给率<50%):淮安,盐城,宿迁;


一项经济实力,一项财政实力。


两项数据是政信的底气,也是政府的潜在支持力,底气越足者信仰越强,债务风险越低。


大家都喜欢经济发达、财政实力强的地方,政信也一样。于是,大家都往东部走,往南方走,往长江下游走,往GDP排名靠前的大省走。


03


江苏雄厚的经济财政实力,来自于13市的输血。


全国没有一个省,地级市能像江苏13市般个性突出,存在感十足。中国“唯一”一个所有地级市都晋级百强城市的省份。


更有甚者,县也存在感十足。


苏南很多县出去为何不喜欢冠市名?


因为苏南无弱县,这里的县,常年包揽百强县前五名,随便拉出一个昆山或江阴,都能碾压中西部不少省会,而且隔三差五还会上演“下克上”“县城反超府城”等逆袭戏码。


这些存在感十足的市/县,贡献出的是什么?


是丰富的纳税主体,进而是一路水涨船高的税收收入,以及财政收入。正如前面所言,税收在财政收入中占八成。


可以先从产业结构来一窥江苏13市。


江苏13市三大产业中,第三产业占比均在40-50%以上,以南京最为突出,第三产业占60%以上。而除二三产业比重较大之外,13市各有各的支柱产业:


苏州有电子信息、轻工业、纺织、冶金;


南京有石油化工、汽车制造、钢铁;


无锡有纺织、服装、精细化工及生物医药业;


南通有高端纺织、船舶海工、电子信息;


……


以支柱产业作地基,再辅以新兴产业,不失稳重,又不失新鲜活力。如此一来,城市税收的可持续性,也有了支撑。


另外,江苏13市金融生态好,经济质量高。


13个地级市都有上市公司,南京苏州无锡上市公司数量稳居前三,市值总量绝对规模也遥遥领先,整体证券化程度较高。其余10市,均有不同数量。


值得一提的是连云港。


上市公司数量不多,但上市公司优质,市值总量仅次于苏州南京无锡,对于连云港税收起着大头作用。


888.png


此外, 13市的“阔”,也是有历史底蕴的。


楚汉之争,淮阴人韩信帮助徐州人刘邦,打败了来自宿迁的项羽;早在唐代,就有“扬一益二”之说;17世纪安徽巡抚一直驻扎在南京,“徽京”之名并非空穴来风;13市有一半曾当过省会……


从小商品文化而言,13市的小商品特产甚至细分到县镇村。


扬州咸鸭蛋与高邮咸鸭蛋、苏州大闸蟹与阳澄湖大闸蟹、无锡紫砂壶与宜兴紫砂壶、泰州猪肉脯与靖江猪肉脯间……商品竞争而繁荣,这种PK在外人看来,更像是江苏人在集体炫富。


还有经济上的势均力敌,使得江苏各市在交通基建等方面也往往追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13个城市,拥有9个机场,其中8个还是国际机场,虽然就总量而言,并非全国第一。


但论密度,1.1万平方公里/个机场。


放眼至全国,其他省份的确无一出江苏其右。


并且9个机场,全部都为一类航空口岸,吞吐量全部突破百万人次,构成一个良性经济循环。


“要想富,先修路”。历史已经证明,这背后有着深刻的经济学智慧。而江苏大概深谙这一道理。


04


一言以蔽之,最后这13个地级市的活力,给江苏带来的是,发达的经济体系,商品化的市场竞争意识,多元化的产业结构和丰富的纳税主体,高稳定性的税收,雄厚的财政收入……


这也是之所以江苏省债务余额全国第一,全省债务率却居下游水平,债务风险总体可控,迄今为止政信信托没有实质违约的原因。


靠的,便是强大的经济实力,雄厚的财政收入。


因为负债率=债务余额/国内生产总值(GDP)。


 这也是之所以世间政信千千万,江苏最是风景繁的原因。因为江苏,本身就与信仰共舞。


作者:理 顾 菌
来源:理 顾 者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