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基金子公司资管计划违约 “萝卜章”鉴定结果或主导案件走向

时间:2020/07/25 11:40:35用益信托网

本报记者独家了解到,由长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基金”)子公司长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资产”)发行的“长安资产-黔中安顺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安顺1号”)在2019年12月末发生本息违约后,原定2020年7月14日的开庭最终被延期举行。被告方之一——安顺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提出融资材料中加盖的该单位公章涉嫌私刻,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同意该案件延期审理。


如果该公章确为私刻,这意味着,安顺1号的底层资产并不存在。安顺1号资管合同显示,资管计划财产用于受让安顺黄铺物流园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基于《安顺黄铺物流园幺铺片区公路港建设项目建设工程委托建设合同》产生的代建管理费及委托代建款等应收账款对应的财产性收益权。


据悉,安顺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以及融资人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已提出对盖有双方公章的《安顺黄铺物流园幺铺片区公路港建设项目建设工程委托建设合同》《债权债务确认合同》《收益权转让通知书》三份文件上各自公章及法定代表人签名申请司法鉴定。


本报记者从长安资产方面了解到,在安顺1号资管计划到期后,融资人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曾提出申请展期4个月,长安资产也同意项目展期至2019年12月21日。那么,在其申请展期之初,融资人及被告方面为何没有提及公章真伪一事,而是等到双方对簿公堂方提出异议?


融资人申请展期4个月


公开资料显示,长安资产成立于2012年12月18日,注册资本1亿元人民币,注册地为上海,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设立的第四家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是华东地区第一家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从股东结构来看,天眼查显示,长安资产共有2家股东,分别是长安基金(持股80%)、上海景唐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20%)。


记者了解到,长安资产发行的资管计划——安顺1号已于2019年发生违约,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为该资管计划融资人。


记者检索中基协网站了解到,安顺1号于2017年8月21日成立,原项目存续期限为两年,投资类型为非标类产品。增信措施为安顺市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证人”)提供保证担保、融资人提供因建设公路港项目而形成的应收账款质押担保。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道,长安资产共发行5期(安顺1号~安顺5号)资产管理计划,总融资规模为3.5亿元。项目收益是基于融资人与安顺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签署的《安顺黄铺物流园幺铺片区公路港建设项目建设工程委托建设合同》产生的代建管理费及委托代建款(包括但不限于垫资款、工程回购款、管理费、财务费用等费用)等应收账款对应的财产性收益的权利、权益或利益。


在这起资管计划违约事件中,长安资产作为管理人在项目成立前是否进行过严格的尽调,上述标的资产是否真实存在?


“我司作为这个项目的主动管理人,项目成立初期,对项目进行严格尽调,包括对于各交易对手的背景、受让项目的情况都进行了充分的尽调。我们对交易对手的股权情况、经营情况、财务情况、存续的融资情况都进行了详细的现场尽调;对于受让项目的情况,我们也取得了项目的立项批复、可研报告、规划许可证等文件。”原告长安资产方面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述融资文件均为融资人(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提供给我司,我们目前也在等司法鉴定结果。”


就安顺1号违约的相关情况,记者采访长安资产方面,其回复称,安顺1号在2019年12月21日(首次)出现本息违约,截止到2019年12月21日前的利息(溢价回购款)已全部支付,融资人未能根据相关协议的约定足额支付本金(回购基础款),保证人安顺市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安顺黄铺资产运营有限公司亦未履行相应义务。


同时,长安资产方面表示:“在安顺1号资管计划到期后,融资人申请展期。当时融资人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公司债已经拿到上交所的批复,提出申请展期4个月,因此,在委托人大会通过展期决议的前提下,我们同意项目展期至2019年12月21日。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融资人的公司债没有发行成功。”


标的资产真实性存疑


继安顺1号实质性违约8个月后,今年7月14日,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依法组织长安资产诉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安顺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安顺市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安顺黄铺资产运营有限公司其他合同纠纷案公开开庭审理。


记者获得的相关资料显示,在庭前会议中,被告1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陈述,对融资主合同和收取融资款没有异议,但该公司董事长骆大胜已被当地监察委留置调查,现公司发现融资项目主合同所涉“应收账款收益权”可能并非真实存在。被告2安顺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陈述,从未出具过相关文件,融资材料中该单位公章涉嫌私刻,该局已至当地公安机关报案,不过公安机关尚未立案。


基于此,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安顺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对盖有双方公章的《安顺黄铺物流园幺铺片区公路港建设项目建设工程委托建设合同》《债权债务确认合同》《收益权转让通知书、回执》三份重要文件上各自公章及法定代表人签名申请司法鉴定。安顺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同时以需要更多时间调取新的证据为由,向法庭申请延期开庭审理,法庭研究后决定,安排司法鉴定,另行给予双方15日举证时间,同意延期开庭审理。


那么,安顺1号所涉及的“应收账款收益权”是否真实存在,融资材料的公章是否真实,安顺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何时发现融资材料中公章涉嫌私刻?


记者通过官网公布的联系方式分别致电安顺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但是截至发稿,尚未取得联系。


长安资产方面回复:“融资人(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向我们提供了《安顺黄铺物流园幺铺片区公路港建设项目建设工程委托建设合同》等文件,我们也去现场看了项目的情况,也要求相关交易对手对于向我司提供的文件的真实性负责,要求其在提供给我司的基础资料、文件上加盖公章进行确认。另外,我们这个项目也要考虑融资人的回购能力,因为最终他们(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要将我们受让的收益权回购回去的。”


“本案有可能涉及合同订立过程中的欺诈情形。”原告代理律师上海市海华永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海林律师向记者分析,因融资人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应不至于被认定具有“非法占有目的”而构成“单位诈骗罪”,本案不太可能转为“合同诈骗”通过刑事途径处理,本案仍应停留在民商事层面进行解决。如确实存在相关个人犯罪,也应另案处理。


周海林补充道,金融诉讼案件专业性极强,本案的实质是持牌金融机构与地方城投平台通过金融创新产品开展投融资业务,《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协议》不太可能被简单认定为“普通买卖合同”。即使“应收账款收益权”最终被证实并非真实存在,根据《九民会议纪要》第88条、第89条精神,参考相关判例,本案《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协议》应被确认有效,其约定的各方权利义务也应得到认定和支持,投资者权益应该可以得到有效充分保护。


7月23日,记者从长安资产组织召开的投资人见面会上了解到,安顺黄铺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方面相关代表人称,将向安顺市政府等方面上报此次违约情况,反映投资人诉求,与此同时,也在进行积极融资尽快兑付。


关于本案的后续进展,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作者:郝 亚 娟,张 荣 旺
来源:中 国 经 营 报

责任编辑:chenxin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