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类受限,信托如何回归本源?

时间:2020/08/05 10:41:25用益信托网

近期信托公司半年报纷纷出炉,已有61家信托公司披露了自己的上半年经营情况,从数据上来看,信托行业的总收入同比增长9.14%,这与监管最近对信托越来越强的监管政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这并不是矛盾的,因为政策存在时滞效应,信托公司今年上半年的收入多来自于去年的业务落地产生的。今年上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许多信托公司的项目推进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伴随着监管越来越高压的态势,信托公司传统的业务模式正在经受极大的考验,有些公司已经审批通过的项目被紧急叫停,等待额度,排队进行投放,这样的操作对于信托业务人员也是极大的考验,如何安抚客户,如何尽快争取投放额度,已成为信托经理最为迫切的需求。虽然上半年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信托行业总收入呈现同比增长,但信托行业已呈现出分化的情形,有24家信托公司净利润增速为负,有3家信托公司的净利润为负。


从2008年开始,信托行业经历了一个黄金十年,从2008年信托业规模只有1.22万亿,到2017年底达到顶峰的26.25万亿。


22.png


过去十年信托业的发展其实是有其特定历史背景的,从2008年到2018年,我国的城市化率从45.68%增长到59.58%,上升了13.9%。在这个过程中,房地产、基础设施等行业也处于上升周期,信托公司开展的大多也都是房地产、基础设施建设类的政府平台融资业务。趁着这股东风,信托行业成为了仅次于银行业的第二大金融子行业。


自2017年开始,随着金融供给侧改革的深入,信托业迎来了监管的新形势。


2017年11月,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颁布,至此信托业的黄金时代落幕。


2018年初,多家信托公司被暂停通道业务,业内掀起了一波通道费涨价潮。2018年4月底,一行三会联合外汇局等部门,正式颁布了资管新规,资管行业至此统一监管标准,制度套利空间被进一步压缩。2018年下半年陆陆续续的又颁布了一些资管新规的配套细则。


2019年继续延续了强监管的思路,银保监会对信托公司房地产业务、通道业务持续关注。下发了“23号文”,要求不得向“四证不全”、开发商或其控股股东资质不达标、资本金未足额到位的房地产开发项目直接提供融资。又对部分房地产信托业务增速过快、体量较大信托公司进行约谈,继续保持房地产信托调控力度,并进行余额管控,每日时点规模不得超过6月30日之前的房地产信托规模。市场也频频传出某某信托公司被暂停所有通道业务。


自今年3月份以来,银保监会向各家信托公司传递了新的监管要求,要求压缩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信托融资业务。银保监会下发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也制定了对非标债权融资占比的限制。


至此,信托公司集齐了四座大山——集合贷款额度、通道额度、融资类额度、非标债权额度,信托公司绝大部分的传统项目都要受到这四个额度的管控。


信托公司自2007年换发金融牌照重新展业以来,一直以来在中国扮演的角色都比较特别,更多的是充当银行的职能,也就是监管所谓的影子银行。


监管一直在强调信托公司要回归本源业务,但是很多信托从业人员对于这个本源业务并没有一个准确清晰的认识。笔者认为应从两方面来进行思考,一是从资金角度,即委托人与受托人的关系,一是从资产角度,即信托资金运用方式上。


从资金角度看,信托关系有其独特的优势,与委托代理关系有着本质的区别,信托具有资产隔离的重要功能。欧美信托业基于受托人的资产投配能力而向委托人提供的财富管理业务应是我国信托公司未来发展的目标。


目前国内信托的实际情况并不具备开展此类业务的成熟条件,因为从可以设立信托的财产上来讲,信托的经营范围虽然包括资金信托、动产信托、不动产信托、有价证券信托、财产权信托等各类信托,但是实际情况中,除了资金信托和部分财产权信托外,其他非资金的资产想要成立信托很难,比如土地、房产、股权、股票等,因为权属问题以及登记转移产生的高税费问题等,难以作为委托财产成立信托。


因此信托公司应首先呼吁立法,从基本法上解决基本矛盾。当然,立法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是随着经济发展和时代进步,人们的信托需求会越来越强烈,2019年底中国高净值(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以上)的人群数量已经超过200万人,超高净值人群(可投资资产在5000万以上)数量已超过35万人,这些人群拥有着庞大的资产规模,在资产隔离、财富传承方面有着迫切的需求,信托本源业务的市场空间巨大。


在立法未完善之前,信托公司可以通过联合优势机构的方式,利用制度优势,发挥信托的本源功能。在财富管理业务上,银行有天然的客群优势,很多银行都已成立了家族办公室,信托公司应加深与银行之间的合作,同时深入研究现有的立法和制度,提升自身的方案设计和咨询顾问水平,为高净值客户提供专业的服务。


从资产角度看,信托经过十多年的积累,在地产业务、政信业务方面有比较强的专业能力,但在资本市场业务、股权投资业务、企业经营管理上不具备太大的优势。信托公司同样可以通过联合优势机构的方式,提升自己的资产配置能力,如加深与券商、基金、私募等机构的合作,利用他们的优势来满足委托人的资产配置需求。笔者认为在资产配置方面,信托应大力发展TOF、TOT类的业务,以提升自身的资源整合能力为方向。在资产管理方面,应建立人力资源库,为将来开展各类资产管理甚至介入企业经营管理做准备。


此外,资产证券化业务也是信托本源的业务之一,但目前的资产证券业务中信托基本都扮演着通道的角色,信托应积极扭转这种局面。目前华能贵诚信托、中信信托已经取得了交易所管理人的资质,并成功在交易所发行了资产证券化产品。资产证券化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就是资产的破产隔离,而只有信托能够实现这个需求,尤其是在REITS方面,信托更是能够发挥房地产业务的优势。因此信托公司应充分发挥破产隔离的制度优势,积极布局资产证券化业务。


作者:荣 建 华
来源:用 益 研 究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