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参与资本市场路在何方?

时间:2020/08/05 19:45:34用益信托网

在银保监眼里,信托公司是庶出的贾环;在证监会看来,信托是根本不会写诗的薛蟠。


近日《信托与资本市场的恩恩怨怨》的文章发布后,一位同时担任过证券、基金、信托公司高管的资深人士评论说。


这个评论非常扎心,却也道出了实情。银保监的亲儿子肯定是银行,信托成了“麻烦制造者”。而在证监看来,践行信托法最好的是基金公司,信托公司空有信托之名,没有投研能力,不是开拖拉机账户打新,扰乱新股发行秩序,就是搞伞形信托配资,逃离监管视线,在2015年的股灾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爹妈不疼,叔叔不爱,孩子啊,你要自立自强!面对监管部门对融资信托的压降,对标品信托的偏爱,信托公司资本市场业务路在何方?路就在脚下。


一、信托公司资本市场业务现状


image.png

资料来源:资管云客户端


打开信托公司的业务全景图,我们可以发现,资本市场业务被挤在一个不太起眼的小角落里,较之于地产和城投驱动的非标融资业务,确实显得无足轻重。


而作为一个普通的投资者,大多数人谈到信托公司时,一定会说:“年化8%,保本保息的信托产品真香!”但是,谁又会愿意把钱交给信托公司去做股票投资呢?


信托公司的资本市场业务大致可以分为融资和投资两个大类,其中融资类业务,基本上就是和银行一起在“资本市场上放贷款”,走的还是赚通道费,或者赚息差的路径。


投资类业务中的PE投资类业务没能发展起来,与监管设置的障碍有关。拟上市企业IPO前的信托计划持股会被强制清理,哪个企业还愿意接受信托的PE投资?


在一级半市场的定增业务方面,证监规定,信托作为发行对象,只能以自有资金认购,把信托计划排除在外,使得业务的开展凭空增加了不必要的成本。


在二级市场投资方面,虽然也可以发信托计划募集资金,开展类似于私募基金的业务,但没有外部投资顾问的投向股票二级市场的信托计划真的寥寥可数,至少你想不出一个特别有市场名望的投资团队,或者投资经理。所以阳光私募业务基本上可以理解为证券投资服务类信托业务。


通盘看下来,信托公司目前参与资本市场业务的层次较低,水平较差,主观和客观的原因都有。


但是,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不做,不成气候不代表不能奋起直追,当前很难不代表无路可走。正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信托也能够寻得属于自己的那条“曲径通幽”之路——通向资本市场的道路。


二、信托参与资本市场的“曲径通幽”之路


1.资产管理的“病”,财富管理来“治”。


都说信托公司参与资本市场业务存在各种困难和挑战,比如缺少标品投资能力、缺少友好的监管政策、或者行业文化与标品投资业务的气质不合拍。


诚然,这些资产端层面的考虑都构成发展资本市场业务的困难和挑战,但最大的问题最终并不是来自于资产端,而是来自于资金端,来自于财富条线。


原因很简单——有没有资金决定能否做业务;有什么样的资金决定能做什么样的业务。


千万不要觉得,只要投资能力强,业绩做得好,客户的钱自然而然的就来了。今天的资管行业早就不是“业绩拿出来亮一亮,账户就能被钱塞满”的年代了。


这是一个信息极度不对称的市场。就拿公募基金行业来说,全国一百三十多家公募基金公司,其中有几家能真的只靠业绩就把管理规模做上去的?即便有少数在股票投资方面自带流量的公司品牌和明星基金经理,那是通过多少年苦心经营,慢慢积累起来的资本啊,谁能在朝夕之间学得来?


而且,这种依靠业绩吸引投资者的模式,一朝被市场这条毒蛇咬一口,恐怕十年都难翻身。何况对于这样的公司而言,明星基金经理“奔私”一直都是无解的难题。


所以你看常年稳稳地排在前三,或者前五的那几家头部的公募基金公司,谁家能没有一只纪律严明,充满狼性的销售团队——牛市时能冲锋陷阵、攻城略地、大卖特卖;熊市时能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起钢铁长城扛住渠道的愤怒和客户的口水。事实证明,资管机构“要想规模稳,销售必须狠”。


信托公司的销售人员一向够狠,但是面对股票投资类的净值型产品,或者“真股权”性质的产品,他们会像是被扔进MMA“八角笼”的拳击选手一样,一套组合拳还没来得及打完,膝关节已经被对手“木村锁”了——比赛不同了,你再狠也狠不过规则啊! 


对于信托公司而言,想要顺利的进军资本市场业务,千万不要忽略了财富条线转型工作。要在财富管理视角下重新审视股票投资类产品对于客户资产配置的意义与作用,要让销售人员尽快掌握和熟悉新的比赛规则,更要想方设法改变自己在客户心中“非标信托产品真香”的固有形象。


2.做大做强证券投资服务信托业务,实现FOF/MOM业务的联动发展。


2014年8月21日,证监会颁布《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确立了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的合法性和主体资格,业内一度出现了“阳光私募类证券投资信托已无存在的必要”这样的声音。


然而,事实证明“阳光私募”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其背后的证券投资服务信托业务也有着比单纯的“通道”更多的价值。


证券投资服务信托是指委托人交付资金给信托公司,信托公司按照委托人指定的投资顾问的投资建议,将信托资金投资于多种有价证券的信托服务。受托人提供的信托服务主要包括开户/建账/会计、财产保管/登记、交易、执行监督、结算/清算、估值、权益登记/分配、信息披露、业绩归因、合同保管等服务。


由证券投资服务信托的定义可以看到,这类业务并不属于信托公司的主动管理业务,而是一种事务管理类信托业务。事务管理类信托往往被认为是“躺着赚钱的业务”、“通道业务”,但实际上,在证券投资信托中,信托公司可以起到的作用远远不止“通道”。


作为信托计划受托人,信托公司应该对私募机构的投资、运作进行实质性监督与审查,防止私募机构有损受益人利益之行为;作为私募机构的服务商,信托公司可以运用自身在基金估值、资金清算、信息披露、持有人会议召集等方面的优势,为私募机构提供高效、优质的外包服务;作为持牌的金融机构,信托公司的经验风格比私募机构稳健,通过对私募机构的监督以及对信托计划的日常管理,可以有效地防范某些风险,降低私募基金的投资风险,使其风险收益属性更符合市场需求。


此外,在市场认可度方面,“信托公司的产品”比“私募机构的产品”更具有公信力。这不但表现在终端客户的判断中,而且表现在渠道分销商的选择上——很多金融机构代为推介信托产品的费用低于推介私募基金的费用,这可以被称为品牌效应,私募机构可以通过信托公司快速高效募得资金。


最后,从法律安排上,信托计划仍然优于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没有肯定受托人和管理人的信托关系,在破产隔离方面没有信托产品完美。就分级产品来说,私募机构通用的有限合伙形式远没有集合信托的结构化设计来的实用——有限合伙企业只能让有限合伙人不承担出资之外的损失,而结构化集合信托则可以通过止损线和优先劣后比的设计,保证优先级资金获得一定收益。这是目前证券投资信托的制度优势。


基于上述对于证券投资信托的优势分析,“阳光私募”业务模式在未来仍将保持很强的生命力,而“阳光私募”业务一直都是信托公司与资本市场之间的“脐带”。


信托公司通过证券投资服务信托业务与优秀的私募管理人建立深入的合作关系,一方面可以赚取服务费,另一方面也创造了机会,能够更加深入地了解这些私募管理人的投资能力和投资风格,了解产品运作的情况,获得更准确的业绩预期。这些机会和能力为创设和管理类FOF和MOM产品提供了先天优势。


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在做大做强证券投资服务信托业务的同时,积累和优选一批私募管理人和产品,推进FOF/MOM业务的发展,不仅能够获得管理费层面的收入,还能够对财富端的产品线起到非常重要的支撑作用。


3.择机而动、顺势而为,尝试建立二级市场上的股票投资管理能力。


创立股票投研团队的门槛是很高的,因为优秀从业者的个人素质以及薪资待遇都是金融行业中的翘楚,明星投资经理更是千金难邀,可遇不可求。


创立股票投研团队的门槛也是很低的,因为股票二级市场上的投资是技术活,是辛苦活,不需要特殊的资源和人脉,只要肯下苦功,假以时日一定能做出成绩。


股票投研团队的建立和培养是需要时间的,而股市的走势也是有周期的。从业务创设和团队组建的契机上看,应该做到择时而动,顺势而为。在市场相对平稳的环境下开始着手准备,随着团队从初创到稳定,市场周期也逐步走向上升通道,从而得到顺势而为的机会。


自建团队,发展股票投资的主动管理业务,应该多一份耐心,多一份坚持,让投研团队能够在相对宽松和稳定的环境中稳扎稳打的提升能力禀赋。


4.以股票为担保资产的股票质押业务、配资业务要转变思路。


在股票质押和配资类业务上,以往信托公司多以通道的角色存在,赚个千几的通道费,未来应更多地直接参与。参与模式,不再赘述,但是一定要从银行老大哥那里吸取教训,一是转变这类业务的风控逻辑,二是寻找风险和收益匹配的参与模式。


2018年之前,银行做股票质押、配资业务的风控逻辑很简单——看票。什么意思呢?银行觉得只要把股票压在手里就是安全的,因为股票有很好的流动性,一旦出现风险,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处置或者质押再融资变现,还上银行的钱。


在这种风控逻辑下,这类业务的准入门槛非常低,大股东只要有票,都可以来找银行融钱。银行不会去关心资金用途,对融资人的资质要求也非常粗放。


然而2018年,定增新规、减持新推的出台,限制了股票的流动性,股票质押接连爆仓。原来银行设想的划款来源都被证伪:二级市场处置?银行发现根本处置不了,不光是监管授意不让平仓,还因为一旦强行平仓引发闪崩,会有一系列连锁反应,受损的可能还是银行自身,其实这时候的银行还不如散户能及时止损;质押再融资行不行得通?行不通!因为质押再融资的还款来源是上市公司有经营性现金流,而这时候的上市公司能保住性命就已经不错了。


因此,2018年后银行转变风控逻辑,从看票到看人:第一,考察融资人的还款能力。增强属地风控和尽调。为了增强风控,甚至有的银行将总部从事资本市场直营业务的部门撤掉,将业务下沉到分支行,并要求业务人员设定定期走访上市公司的计划;第二,关注资金用途,只能用于经营,不能用于二级市场股票投资、股权投资等其他短债长投的用途,还要警惕用于并购后由于资产注入失败产生风险等;第三,提高融资人的门槛,融资人不得为从事贷款,私募证券投资或私募股权投资,个人借贷等业务的其他机构,也不得为产品。而在2018年以前,这些机构或产品都可以拿着股票来向银行融资。


除了转变风控逻辑外,银行还发现,自己赚了做债的钱缺承担了做股的风险,太不划算。于是,他们探索了一种股+债的模式——“股票买断式回购+股票质押式回购”的组合产品方式开展股质业务。


股票买断式回购是指:通过大宗交易受让融资人(上市公司股东)持有的股票(一般为9折,受减持新规限制,受让比例上限为总股本的2%),在业务到期时融资人通过大宗交易将前期转让的股票回购,回购时如股票溢价,资金方享受20%的增值分成,如股票折价,则平价回购。股票质押式回购模式与传统股质相同。在风险控制方面,由于出资方有权直接处置部分股票,主动性更强。


5.抓住事件驱动型定增投资的机会。


2017年后机构抛弃定增,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老版再融资政策使得定增折扣的安全垫失效,9折很容易破发。


但2020年修订的《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恢复锁价发行:提前锁定全部战投的可以锁价;调整定价机制: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日交易日8折;缩短锁定期限,一年期定增缩短至6个月、三年期定增缩短至18个月。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对象由不超过10名提高至35名。


定增的空间又回来了,安全垫增厚;流动性也由紧变松,退出更加便利;发行对象数量的提升,降低了单个定增项目的投资门槛,便于定增基金通过分散投资构建投资组合,降低投资风险。而且现在不少资金由于之前受过伤所以还在犹豫,资定增市场还没有烧焦,折价空间较为可观,是较好的参与时机。


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可以进行主动管理型的定增投资,也可以用配资的方式参与,但杠杆只能是1:1,且一定要设置平补仓安排,并建议设置劣后级的罚没安排以保证劣后及时补仓。


信托公司不符合参与18个月定增的投资人必须为战略投资人的要求,是不是就不能参与了呢?并不是。可以提前梳理潜在的战略投资人名单,用向战略投资人配资的模式参与到18个月定增中。


努力提升投研能力,苦心设计参与模式,信托公司要想顺利回到资本市场的怀抱,还需要证监部门从顶层设计上营造良好的环境。信托公司说,证监叔叔,请再爱我一次!



作者:资 管 云
来源:资 管 云

责任编辑:qin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