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大和招行的35亿之争落幕

时间:2020/08/09 08:59:56用益信托网

2019年6月1日,招行对光大的“35亿讨债”上了头条,起因就是一份《差额补足函》,光大证券方面提出,该《差额补足函》的有效性存有争议,光大资本的实际法律义务尚待判断。

 

经过一年多的拉锯,这场官司终于迎来一审判决。

 

2020年8月8日,光大证券发布关于下属公司诉讼及仲裁进展公告,上海金融法院判决光大证券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向招商银行支付约31.16亿元及自2019年5月6日至实际清偿之日的利息损失,并承担部分诉讼费、财产保全费等费用。目前,该判决仍在上诉有效期内。

 

从判决结果来看,虽然本次上海金融法院是支持《差额补足函》有效性的,不过关于其争议却一直不断。

 

在信托计划的风控措施中,投资者可能经常看到“差额补足”一项,那什么是“差额补足”呢?

 

差额补足又称为差额支付,一般在交易中作为一项保障措施予以使用。差额补足是指为了保障主权利人和主义务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当主义务人未按约定履行义务时,由第三人按照约定履行差额补足义务的行为。

 

关于差额补足承诺的法律性质,有观点认为差额补足承诺构成保证担保,也有观点认为差额补足是当债务人无法履行全部债务时承诺人就差额部分承担的补足责任。

 

而对于债权人而言,连带责任保证是最重要、最可靠的信用担保方式,法律关系清晰。

 

一般来说,融资方选择差额补足而不是连带责任担保主要基于以下几点:

 

1、不能采用连带责任担保

 

当主权利不能定性为债权时,保证担保、抵押等传统的担保方式就无法使用,而差额补足可以通过合同约定的方式实现债权人的其他需求。

 

2、优化财务报表

 

由于差额补足不是法定的担保方式,相对于保证担保来说,差额补足实际上为担保人实现了优化财务报表的目的。

 

3、担保程序复杂

 

根据公司法第16条的规定,公司对外提供担保应当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出具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然而很多情况下这些难以实现,因此,部分融资方主张以差额补足的方式来实现保障投资方权益的目的。

 

总的来说,由于连带责任担保程序更严格、有披露要求,且对债务债权关系有明确的界定,差额补足就成为了更隐蔽的担保措施。但这个带来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在法律效力上,差额补足≤保证担保<主体债务,甚至差额补足也面临着主张后被法院判定为无效的风险。





作者:万 国 朝
来源:固 收 预 警

责任编辑:shuaigr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