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行业风险事件不断,哪类产品风险系数更可控?

时间:2020/09/11 10:58:31用益信托网

2019-2020年信托行业先后经历了两次重大的风险事件,且涉事的两家信托公司均为行业内资产规模较大、实力较强的,偶有新闻和公众号对这两家公司的后续处置进展进行报道,导致很多投资人对信托行业及是否继续投资产生了怀疑。


缺乏数据支持的担忧是徒劳的,我们需要结合行业的数据进行对比分析,来辨别信托行业的投资风险系数。


截至2020年1季度,信托行业管理资产规模约21万亿,风险资产6431亿(延期,占比3.06%,数据来源于信托业协会),其中一家信托公司TOT爆雷项目规模约260亿(类资金池业务),另一家信托公司爆雷项目规模约500亿(主要是房地产业务)。


因为信托行业的特殊性,每个信托产品都对应特定的投资标的,且一般都设置了足额的抵、质押,所以这些爆雷的项目并不是说投资人就血本无归了,而只是无法按照合同约定如期回款,需要信托公司通过处置底层抵、质押的资产来偿还投资人债务,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流动性风险/延期。

 

流动性风险/延期可怕吗?


这个问题对于绝大部分投资人来说是可怕的,因为过去十多年,我们已经习惯了信托公司刚性兑付,习惯了到期就要拿到本金再重新选项目,现在突然告诉我不能按期兑付,加上这几年民间借贷/P2P等跑路频繁,虽然信托和这些非正规的类型有本质区别,但是作为非专业的投资者来说,必然会担忧自己的血汗钱能否拿得回来。

 

万一遇上延期,我们不用恐慌,应第一时间去审查自己的产品类型是什么?


1、如果是民营企业融资类/房地产企业融资类/上市公司融资类项目,那么要第一时间去核对项目的抵、质押物是什么,分析这个资产是否能够覆盖项目融资的本息?


2、如果是资金池类项目,应第一时间去找管理人要底层资产的明细,根据明细来辨别风险系数,必要的时候应做沟通记录留证(万一遇到管理人失职,可追究管理人失职责任);


3、如果是政信类项目,和管理人保持联系即可,不必过于担忧,政府平台会逐步协调资金偿还,不需要走到诉讼/维权这一步,静待逐步回款即可。

 

为什么不同的产品类型,延期后的投资者的心态和做法会完全不一样?


在没有爆发风险之前,我们只能根据产品交易结构等因素去分析产品的风险系数,只有风险爆发时,我们才知道各类资产的风险实际有多大,才知道产品的风险控制措施是否真实有效,所以如果实际情况远低于预期,焦虑的投资人很可能会考虑维权。


1、民企融资/上市公司融资/中小房地产融资/资金池类;


2018-2019年全国各类风险案例及投资人的维权情况看,出问题的项目99%都是民营企业融资、上市公司融资、中小房地产融资、资金池类项目,投资人维权基本原因是:产品到期后不能如期兑付,管理人没有明确的处置方案,融资方/担保方拿不出切实可行的还款计划,抵、质押物无法顺利处置变现或者变现后的资金可能无法弥补投资人本息。


出现这样的情况是正常的,以上各类项目涉及的底层抵、质押物可能出现资产评估水分过高,加上在资产处置时,通常都是按照实际价值的3-5折处置,这就很可能出现资产处置后很难覆盖本息的情况;


另外:所谓的集团担保/实际控制人担保依然会失效,因为只要民企出现债务纠纷,就必然面临所有关联的企业及个人同时会失去流动性,失去再融资能力,就必然导致相关的担保责任失效;     这样的环境下,投资人每次和管理人沟通得到的答复均是:在处置中还没有明确的还款方案,甚至没有任何承诺和信心,投资者肯定是慌乱的,时间一长维权也是必然的;

 

2、政信类;


截止目前,政信类业务主要在贵州区域出现了延期案例,以资管计划和契约基金为主,政信类信托产品/定融计划除极个别延期,其他的基本到期都准时足额兑付了;


但是延期的资管计划和契约基金,基本都给了明确的还款方案及支付的时间点,大部分项目在延期间还适当提高了收益作为对投资人的补偿。


另外,投资者在和管理人/政府平台工作人员的沟通中,明确知道有当地政府在参与协调资金来偿还到期债务(部分项目会公开政府工作人员电话,投资人可以直接和政府工作人员电话沟通进度),另外即使政府平台出现资金周转的困难,金融机构也会在政府的引导下持续授信(这就是为什么贵州政府平台有延期情况,但是依然可以发公募债,银行依然给他们发贷款的原因),换做是民企出现债务问题,绝大部分企业基本就凉了,金融机构只会蜂拥而至瓜分资产,不大可能还持续给你授信贷款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政府平台这样的处理方式,和民企融资项目爆雷的案例比起来,确实是天、地之别;这也难怪现在全国偶有的维权事件,涉及的项目基本都是非政信业务。


从整个行业的兑付数据看,政信类项目是兑付数据最好,出现风险后处置难度最低(基本都是政府参与协调资金来偿还,不需要处置抵质押物来兑付),投资人损失本、息的可能性极低的品种(尚无一例损失投资人本息的案例);


政府平台的融资有政府的整体管控,今年的政策大放水,政府平台是直接受益人,经济发达区的政府平台大部分已经选择了融资成本更低的债券或银行贷款,融资成本整体下降了约3%/年,已经渡过最难的时期,实现了良性循环;部分区域甚至暂时放弃了高成本融资,这导致从今年6月份开始,政信项目产品数量锐降,好的政信产品甚至出现抢额度的局面。


而目前广东、福建、江苏、浙江、山东、四川、湖北、湖南、重庆等经济发达区的市级、区级政府平台尚无任何违约记录,均保持到期100%准时足额兑付,这些区域的政府平台的项目收益基本已经维持在6.5%-8%/年,而去年同期的收益是在8.5%-9.5%/年;


有了政府的整体管控和协调,政府平台的再融资能力是比较稳定的,只要能解决再融资的问题,那么就解决了之前的到期债务兑付问题,能够有政府整体管控和参与资金协调的,应该是横向对比最放心的标的了。

    

未来能相对更放心的投资标的是什么?


投资固定收益产品除了产品本身要好之外,最重要的是要省心,因为收益本来就就不算很高,如果还要承担巨大的风险的话,那确实性价比太低了;     但是结合信托行业风险资产/延期项目的占比只有3%这个数据看,信托行业整体风险系数还是比较低的,况且这个3%的项目不是说就血本无归(大部分信托公司选择的是刚兑,所以实际上客户的产品并没有延期),只是延期需要慢慢处置资产来兑付,所以信托资产任然应该是高端金融投资的重要参考标的;


另外出现风险的这3%的组成基本都是民企融资/上市公司融资/中小地产融资的项目;


那么我们选择产品时,可以直接规避容易爆雷领域,选择风险系数更低,有政府整体管控的政信类产品,从大概率上可将风险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目前历史兑付数据最好的领域是政信类信托/定融计划,经济发达区如:江、浙、成、渝、鲁、鄂、湘等经济发达区域的核心政府平台项目均100%准时足额兑付。


结合国家的政策、产品性质及类型、行业实际兑付数据来看,作为保守投资人来说,后续建议重点筛选经济发达区域+核心政府平台作为融资方的政信项目(信托/定融计划),这应该是目前风险系数可接受,收益率比较适中,可以睡得好觉的投资了。


致力于正规、专业、客观、公正的资产配置建议!


作者:彭华军
来源:用益信托网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