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千里退市后遗症,江苏信托1.55亿元通道业务只要回了102万

时间:2020/09/18 17:06:59用益信托网

从2017年12月到2020年9月,经过漫长的司法道路,江苏信托一项1.55亿元的通道业务最终只要回了102万,涉事公司已经退市。


9月16日晚间,江苏国信发布一则公告,控股子公司江苏信托在起诉江苏保千里视像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保千里”)和深圳市保千里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保千里”)两家公司后,受偿102万,前者已进入破产审查,后者正处于重整申请,财产均无法处置,强制执行程序被裁定终止。


江苏国信表示,因为是江苏信托管理的事务类信托,江苏信托不承担信托财产投资的实际损失,该投资损失风险由委托人/受益人自担,江苏信托不承担任何诉讼的风险,故该诉讼事项对公司本期及后期利润不会产生影响。


时间线拉回到2016年11月,江苏信托与江苏保千里签订信托贷款合同,双方约定江苏信托向江苏保千里发放1.95亿元,贷款期限为24个月,贷款的利率为7.46%/年。同时,双方签订了《股权质押合同》,江苏保千里以其持有的深圳市小豆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小豆科技”)100%股权为主合同项下的全部债务提供质押担保,全资子公司深圳保千里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没想到的是,放款后保千里仅偿还了4000万本金就违约了,于是江苏信托将其告上了公堂。


2017年12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一审判决,令江苏保千里偿还江苏信托本金1.55亿元及相应利息,支付律师费155万元,深圳保千里承担连带责任,江苏信托有权就小豆科技100%股权折价或以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


一审判决后,江苏保千里和深圳保千里不服判决,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却因为未在指定的交费期间内交纳诉讼费,被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但是即使有法院判决,江苏保千里和深圳保千里仍然未履行义务,江苏信托于是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期间,江苏信托受偿102.43万元,江苏保千里公司已移送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破产审查,同时法院也受理了深圳金海峡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对深圳保千里提出的重整申请,暂时为诉讼画上了句号。


2015年,江苏保千里借壳中达股份上市,仅用了3个月,股价就从6元涨到了历史最高价29.89元,涨幅近5倍。然而2016年12月底,证监会决定对保千里借壳上市涉嫌造假进行立案调查,并在2017年7月公布了调查结果,保千里在借壳上市时将一家价值几个亿的公司包装成了价值几十亿的公司。此后,股价暴跌、债务违约、诉讼等接踵而至,江苏信托涉及的单一信托也卷入其中。今年5月,保千里以0.17元的股价黯淡退市,一季报显示,9.28万户股东滞留在内。


在“去通道”的信托业务转型压力之下,对于江苏信托而言尤为迫切。资料显示,江苏信托成立于1992年6月,是江苏省国信集团的主要成员企业之一。2019年年报披露,信托资产合计3677亿元,被动管理型信托资产占了约2542亿元。


事实上,通道类业务爆雷已不是个别案例。


用益信托资深研究员帅国让向记者表示:“通道业务爆雷可能原因,其一,由于信托公司通道业务不能穿透至底层资产,对其潜在的风险难以控制,所以该类业务中的部分交易仍然可能面临极大风险。其二,由于国内经济下行,市场风险、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等交织出现,信托通道业务风险进一步提升。”


作者:吴 绍 志
来源:界 面 新 闻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