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吹西亚信托的红宝石了!宣传信托文化需严谨准确

时间:2020/09/22 08:39:24用益信托网

当前宣传信托文化的文章,主要以公众号文章形式存在,对于信托文化推广做出了重大贡献。但是,部分文章质量良莠不齐,鸡汤泛滥、穿凿附会的现象时有发生。


乍一看,关于信托文化的鸡汤软文起到了宣传信托文化的作用,但是长期来看,所谓“一粉顶十黑”,鸡汤类和穿凿附会类软文错情频发、内涵肤浅、用语夸张,会对公众起到误导作用,反而不利于信托文化的推广。


在信托文化的推广过程中,首先应该提高站位,突出信托文化建设在服务国民经济、推动社会发展等方面的重要作用;其次应该立意深远新颖,深入浅出,阐述信托法和衡平法的精髓;最后应该严把信息采集和信息编报的关口,严谨准确,避免错情。


关于信托文化的最典型鸡汤软文,名为《比红宝石更贵重的名字——德国西亚信托的由来》。故事原文如下:


德国柏林的巴比纳信托公司专为顾客保管贵重财物。“二战”爆发后,顾客为了躲避战乱,纷纷把自己的财物从该公司取出,就连公司的老板也打点细软仓惶逃命了。


整个巴比纳信托公司只有雇员西亚坚守在岗位上。她抓紧时间清点账目,即使炸弹落在附近也未撤离。清点账目之后她发现,有位叫莱格的顾客还未把一颗价值 50亿马克的红宝石取走。于是,她把红宝石和托管文件放到一个小盒子里,并带上所有的账目回家了。


几天之后,猛烈的炮火将巴比纳信托公司炸为废墟,西亚也被迫踏上了逃难之路。但她不论逃到哪里,都随身带着红宝石、文件和账目。她下定决心,等战争结束后把这一切送回公司。


战争结束后,西亚带着三个孩子回到了柏林。可是,老板已在战乱中死去,巴比纳信托公司自然也不复存在了,但她仍然保管着红宝石、文件和账目。她要守住公司的信誉,将红宝石还给莱格。


多年之后,西亚得知,红宝石的主人莱格也在战乱中死去,红宝石已无人认领了。尽管她过着贫困的生活,但是对红宝石没有任何非分之想。她说:“红宝石是莱格的,我不能将其据为己有,去过锦衣玉食的生活。”


1978 年,德国政府成立了“二战”博物馆,面向社会搜集“二战”遗物。西亚把红宝石、文件和账目一并交给了博物馆,并请求帮助寻找莱格的后人。“二战”博物馆经过努力,终于找到了莱格的孙子道尔。道尔意外地得到了红宝石,答应将其卖掉所得的一半赠给西亚。西亚婉言谢绝了:“我只收取这些年的保管费就可以了。”


报纸刊登了西亚的故事之后,有几家商会和大型信托公司请她出任总顾问或荣誉总裁,但她以年纪大身体不好为由推辞了。


西亚去世后,几家信托公司找到了她的儿子克里斯,提出了买断西亚的名字,用来命名信托公司的请求。克里斯难以抉择,就同意这几家公司竞标。最后,柏拉图信托公司以 80 亿马克的天价获取了西亚的冠名权。


许多人不解:“一个人的名字能值 80 亿马克吗?”柏拉图信托公司的总裁回答:“西亚不仅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代表着无价的诚信,这个名字的价值远远超过红宝石!”


柏拉图信托公司更名为西亚信托公司之后,交易量一路飙升。


乍一看,我们多半会为主人公坚守岗位、诚实守信、不计名利的品质所感动。但是细品之下,除报刊、博物馆、商会等名词含混不清外,还能发现很多硬伤,且待我讲来。


首先,专为客户保管财物的信托公司不大可能出现。十九世纪末,德国信托一般用于海外投资和会计监查。纳粹德国时期的信托事业多被纳粹政府控制,如参与电影制作、房产管理的考修信托。二战后,信托法律形式多种多样。常见的信托形式包括有权利能力的财团、遗嘱执行、遗嘱负担、投资公司、股份公司股东投票权信托、间接代理成立公司、所有权担保转让、担保让与、担保土地债务、对没有权利能力财团的信托管理、破产程序中的信托和解、人合公司和资合公司股份的信托管理等,受托人均是偏向于主动的。贯穿整个德国的信托发展历史,都未涉及保管业务,保管业务应是专门的保管公司开展的。


其次,二战初期,德国连战连捷,兵锋直指加莱海峡和斯摩棱斯克,战火离柏林十万八千里。柏林基本是以正常秩序运转,而且即便在德国总体战体制下,国民经济也并未全部卷入战争机器,餐饮、体育和影视等行业仍在正常运行。说战争一爆发,柏林的市民就到处乱跑,真是滑稽透顶。要等到1944~1945年,随着苏军和盟军的推进,柏林才受到轰炸,而且1945年4月25日,苏军完成了对柏林的合围,苏德两军共集结超过200万军队进行最后的厮杀,一位手无寸铁的女性平民居然能带着红宝石逃出战火纷飞的柏林,她是“神奇女侠”么?


11.png

苏军包围柏林示意图


第三,价值50亿马克的红宝石,这是不可能存在的。珠宝拍卖界中,红宝石单克拉最高价为852万元人民币。而世界上最大的红宝石是卡门·露西亚红宝石。卡门·露西亚红宝石收藏于斯密逊博物馆(美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是目前展出的最大的优质刻面红宝石,它重达23.1克拉。即便是两个极值相乘,也仅为1.97亿元人民币。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库显示,20世纪70年代,西德马克对美元汇率大致从3.7:1升值到至1.8:1。80亿马克的红宝石换算为美元价值大致在21.86亿美元和43.71亿美元。


22.png


而根据德国统计局数据显示1970年,德国下萨克森州的GDP为346.43亿欧元,根据宾夕法尼亚大学的pen table汇率换算为美元是185.26亿美元。1970年,50亿马克的红宝石换算为美元价值大致为13.66亿美元,相当于西德第二大州下萨克森州GDP的7%。同理,80亿马克的冠名权也不可能存在。


33.png

(注意:德国的“.”是千分位数,“,”是小数点,与国际通行标注法有区别)


由此可见,这个红宝石的价格不仅远超目前红宝石拍卖的最高价,而且占德国GDP的比重高出合理水平。


第四,通过德语人士查询,西亚信托和柏拉图信托在德国现有的资料中根本没有记载,是杜撰的名称。


这篇鸡汤文逻辑不通,甚至自相矛盾,是为了吸引流量而写成的,和早年小学读物中类似《悲壮的两小时》的各种“虚假故事”如出一辙,对于信托文化的推广非常有害。首先,把信托文化的弘扬,归结为简单的、孤立的个人原因,如文中写,其他人都跑了,只剩西亚一个人,就完全没有领会到信托文化的精髓在于制度建设,文章内涵肤浅至此,令人诧异。其次,过分夸大意志的作用,宣扬只要诚实守信,就能发大财的思想,这是从结果倒推原因的典范,和“二十四孝”、《列女传》没有本质区别。


鸡汤类和穿凿附会类文章对于信托文化的推广极为不利,会起到“一粉顶十黑”的反作用。因为大多数读者对极端思想都会进行思考,所谓过犹不及,对信托和信托文化的狂热吹捧会把受众引向反方向。如果一个粉丝群体在同样立场下,遇到问题往往不会认真思考,而急于去为自己所认同的观念摇旗呐喊,把信托和信托文化看做无所不能、无所不包的救世主,在旁观者眼中,这些粉丝无疑有着小丑的形象。同时,没有人能割裂一个偶像(无论这个偶像是人是物)和其粉丝的关系,所以粉丝往往是偶像的代言,人如果对偶像的粉丝产生了坏印象,自然就恨屋及乌对偶像产生坏印象。


同理,大多数人对有强烈倾向性的观点是持怀疑态度的,所以“黑”产生的作用有限,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凭空捏造的关于某些信托公司的谣言很快不攻自破。而粉丝在人怀疑的时候跳出来无理取闹往往会将人推向“黑”,并且在某种程度上粉丝的言行偶尔会成为“黑”言论的佐证。


信托文化完全有推广的必要,但是在推广过程中,一定要秉持客观的态度,虚心求证,运用真实准确的案例,进行恰到好处的宣传,才能给受众留下一种谦虚踏实的印象,才有利于信托界稳重良好形象的树立,才能实现信托文化在社会的推广普及。



作者:钱 思 澈
来源:信 托 百 佬 汇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观察评论上方
热门资讯上方
底部长幅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