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信信托被传业务暂停幕后疑云 投资者爆料祸起资金池

时间:2020/09/22 08:49:52用益信托网

作为融资类信托业务的一种,“资金池”信托业务一直以来备受市场诟病,尤其在经济环境下行、兑付信心降低的情况下,往往会被认作是用来兜底掩埋“不良”的工具。近日,一则“资金池”信托业务被暂停的信息将华信信托推向了风口浪尖。9月21日,本报记者从投资者处最新了解到,华信信托产品早在3月左右就已经停止发行,但目前“资金池”信托业务仍然保持正常兑付,不过该公司至今尚未向客户披露“资金池”项目对应的底层资产明细。


“资金池”业务仍照常兑付


近日,一则“华信信托业务被暂停”的消息在信托业引发波澜,被暂停的主角主要涉及华信信托的“资金池”信托业务。一位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华信信托‘资金池’待补的窟窿可能比网传的40亿元多一些,达到45亿元左右。”


对于信托业务被暂停一事,华信信托官网目前暂未就此事发表声明,一位信托业内人士预判,由于“资金池”信托业务的特点,需要源源不断的新资金进来以维持流动性,没了“活水”,后续风险难料,暂停很有可能是项目流动性出现了问题,监管及时介入,防止事态扩大。本报记者从华信信托客服人员处了解到,“截至目前并未收到异常通知,华信信托经营一切正常。”


从华信信托官网可以看到,除了一只4月30日成立的“华信信托-乐助善扶公益信托”之外,该公司最近成立的信托产品名称为“华信·华冠368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成立的日期为今年3月31日,此后便再无新产品发行。本报记者也从多位投资者处证实了上述消息,一位“华信·华悦41号集合资金信托”(以下简称“华悦41号”)投资者向记者表示,华信信托早在3月左右就已经停止发行新产品,但“资金池”信托业务的兑付依旧正常。


9月18日,华信信托官网发布《华信·华悦41号集合资金信托兑付及收益分配公告》,该产品成立于2019年3月12日,资金信托到期日为2020年9月12日,华信信托将对该产品进行信托资金的兑付及信托收益分配。


而针对暂停新产品发行的原因,华信信托客服人员表示,正在进行产品结构升级,具体发行时间还要等待公司通知。


资料显示,华信信托成立于1981年,是目前辽宁省唯一一家信托公司,2019年,华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5.73亿元,而2018年同期为11.46亿元;同时,2019年公司净利由盈转亏,为-1.52亿元,而2018年为8.07亿元。


底层资产投向模糊不明


“资金池”信托业务,主要泛指资金运用方式为组合投资的信托产品业务,其特点是泛资金投向,拥有多个大方向限定,没有直接披露的投资具体标的,由信托公司自主管理。


本报记者查询华信信托官网发现,华信信托“华冠”、“华悦”等系列产品均具有“资金池”特征。以“华悦41号”为例,该产品资金运用方式为:受托人将信托资金以股权投资、权益投资、贷款、权益融资或其他债权等单一或组合方式运用于经营管理规范、具有较好成长性、收益稳定的企业或项目。受托人将信托资金投资于证券公司资产管理计划、商业银行理财计划、资金信托及银行存款等金融产品。按照《信托业保障基金管理办法》及相关规定,受托人将信托资金金额的1%用于认购信托业保障基金,认购保障基金作为本信托项下信托财产投资组合的一部分。


根据华信信托官网信息,该系列已成立到“华悦55号”,由于多数产品并未披露实际成立规模,以平均每只信托的成立规模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计算,55只华悦系列产品,累计融资规模已经达到27.5亿元。


而华信信托“资金池”信托业务此前就曾多次引发关注,有业内人士指出,华信信托部分产品可能存在期限错配、非标“资金池”等问题。也有投资者向本报记者反映“华信信托至今尚未向客户披露‘资金池’项目对应的底层资产明细。”


在底层资产投向不明晰的情况下,华信信托又出现了与关联方存在大量股权质押的情况,天眼查数据显示,西藏海涵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海涵实业”)已累计向华信信托质押了近30笔股权,从股权穿透图来看,西藏海涵实业直接持有华信信托4.48%股权。


在信托人士看来,关联质押融资会造成风险无法控制,甚至风险不断放大的情况,主要依赖于相关各方流动性状况支撑项目的兑付。对信托公司来说,容易照成受托资产和自有资产的利益冲突问题,在信息披露不透明的情况下下,有可能会造成投资者利益的损害。在底层不清晰的情况下,如果出现风险,会传染到整个关联业务体系,无法有效隔离甚至会危及信托公司的持续有效运行。


针对网传的业务暂停、与关联方存在多笔股权质押交易、投资者爆料的“资金池”底层资产投向不明晰等情况,本报记者数次致电华信信托方面进行采访,但电话始终未有人接听。


“资金池”兑付危局待解


华信信托不是今年唯一一家被传暂停业务的信托公司。


在信托业观察人士李奎霖看来,强监管时代,监管需要对金融市场有更强的掌控力,“资金池”信托业务因难以穿透到底层资产,容易无序发展,导致风险过度累积。监管的管控方向一直是打压,并要求信托公司发展“具有直接融资特征的资金信托”。


信托项目风险暴露的加剧,也导致信托风险项目规模和占比不断攀升,来自中国信托业协会统计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信托业资产风险率已达3.02%,这也是近四年来该指标首次突破3%。而在二季度,一直备受关注的风险资产数值并未披露。彼时就有市场人士预计,二季度的风险资产或将达到3.5%。


在谋发展与控风险的格局中,信托公司防控风险的重要性也逐渐提升。信托人士进一步指出,目前的风险暴露增加是当前经济波动造成的,信托是大环境的参与者,也会受到相应的影响。在谋发展与控风险的格局中,目前各家公司应将精力优先投入到控风险、化解风险事件方面。在融资类业务收缩投资类业务发展的格局下,信托公司积极调结构,力求在规模平稳的情况下,有序控制“资金池”业务规模,在非标转标的过程中逐步化解项目风险。


作者:孟 凡 霞,宋 亦 桐
来源:北 京 商 报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