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影响下,稳健投资的地图需要重新规划吗

时间:2020/02/13 11:34:34用益信托网

新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给全国人民的庚子鼠年带来了一个不寻常的开头。呼吸道传播疾病极大影响了人们的生产经营、消费等活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防控持续进行中,全球市场特别是国内市场也广受影响,疫情会不会改变我们的经济走势?叠加中国的金融供给侧改革,原本熟悉的“固收”市场大规模违约,投资人非标转标的刚刚起步,会不会使得稳健投资变得更难?


以史为鉴:虽然疫情会对经济产生明显的扰动,但并不能明显改变经济发展的大趋势。


SARS疫情爆发的2003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速为11.1%,二季度下滑至9.1%,虽下滑明显,但并未改变中国经济整体向好态势:1996年以来国内经济陷入疲软, 2002年加入WTO、总需求转好使得经济走势出现拐点,虽然在2003年上半年受到疫情的扰动,但疫情后GDP增速依然恢复了增长,并在2004年完成了从萧条到繁荣的转换。


从短期来看,受传染病疫情影响,消费和生产活动受抑制,从而弱化经济增长,利好债市;另一方面,恐慌情绪对股市产生冲击,股债跷跷板效应,也对债市带来一定利好。


微信图片_20200213113156.png


当年非典疫情一度引发利率下行(利好债市):2003年上半年,债券收益率本在宽松的资金面影响下持续下行,4月份中旬直至5月底,债券市场基本被“疫情”负面冲击经济的预期所主导,利率呈现下行态势,十年期国债利率从4月上旬约2.90%回落到5月底的2.70%附近。但随着疫情解除、通胀走高、大盘股IPO等,债市在03年下半年大幅调整。


因此,非典疫情仅在短期内对债市产生了扰动,当年债券走势仍主要受资金面的影响,后续逐步回归大趋势的河流之中。


回归大趋势:经济下行周期,怎么看利率变化对投资的影响?


总的来说,虽然疫情会对经济以及各类投资市场产生明显的扰动,但却并不能明显改变大趋势,短期的波动拉长时间来看影响微乎其微,特别是对于稳健投资目标的投资人来说,掌握大势远比阶段性投机更加重要。


固定收益是稳健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最常见的是债,其本质是在约定期限内按一定利率支付利息并偿还本金的债权。在投资组合当中是属于风险降低型的资产大类,在提供稳定现金流的同时,可以为投资现金类组合提供再平衡。


按照能否在公开证券市场进行交易又可以划分为“标准化债券”(包括国债、金融债、企业债等)和“非标准化债券”(包括非标信托产品、基金资管计划、有限合伙优先类份额、契约型基金等)。


既然是“债”类产品,价格是我们最需要关注的因素。投资人所购买的固定收益产品或者是标准化债券,它的合理定价是由“无风险利率”和“风险溢价”这两个变量所决定的。顾名思义,“无风险利率”就是借钱以后不需要承担任何风险可以拿到的利率,比如说借给国家的国债,而在同一时间内,“无风险利率”不会产生太大的变化,大家都是一样的,基本等同于国债收益,而“风险溢价”每个债券/非标项目都不同,它是和投资方需要承担的风险正相关的。所以对于投资人而言,非标产品的利率是越高越好的,这样投资人拿到手的投资收益会更多;而与之相比,标债除了票面的利率以外,还带了一层“交易”属性,流动性更高,可以像股票一样低买高卖获取差价。


所以对于标准化的固定收益市场来说,如果未来的利率是走低的,我现在手头拿的资产相对于未来的资产来说,是更具性价比的——利率走低,债市走牛。


 “宽货币”+“紧信用”是我们当前所面对的现实情况。简言之,经济下行周期,为了促进经济的发展,货币政策会趋于宽松,会投放更多的流动性,也就是“宽货币”;而同时,企业会采取防御手段,收缩融资,同时金融机构出于风险考虑会严格审核贷款方资质,更愿意把钱借给国企、央企、龙头企业,利率低一点都没关系,但是不愿意把钱用高利率借给那些中小企业,以免引发更高的坏账率,形成“紧信用”的现实。钱多需求少的基本面就会造成利率的持续走低,利于债市走牛。


开启“后非标”时代,迎接范式转变


由于过去高速发展使我们的三大融资主体:政府、企业及个人都累积了大量的杠杆,目前我们每年承担着约13.5万亿(规模约250万亿*约5.4%/年利率)的利息成本,获取着6万亿(截至2019年底GDP总量约100万亿*约6%/年增速),倒挂的状态不可持续,去杠杆势在必行,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需要关注:


1、关注市场尾部风险。过去40年我们都是乘着国家发展电梯的受益者,在GDP高速增长的增量市场,所有人都在共赢,每个人都在赚钱。但我们需要清晰的认识到,随着电梯上升速度的减缓,这两年很可能是中国版次贷危机,国内最大的风险是债务拆弹,要把过往累积的杠杆消除,监管政策随之而来,《资管新规》落地打破刚兑幻觉,金融供给侧改革导致多方面控制放款途径,断贷压力大。在当下经济及政策环境下,债务主体面临着流动性来源枯竭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


“爆雷”在所难免。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到12月2日,2019年以来已有157只债券出现违约,涉及违约金额已高达1213.51亿元,双双超过2018年全年,再度创下近6年来的新高。156只违约的债券中,近90%的债券主体均为民营企业。2013.4-2019.10 六年间,中国有近6000个各式各样的理财平台或机构出现了“爆雷”问题,覆盖了中国十多个省份和直辖市。


2、无风险收益率持续走低。这是和我们的经济走势息息相关的,如果不想承担太多风险就买无风险收益产品如国债,但要接受利率的下行。


3、向风险要收益。加配权益资产以增加收益弹性,但权益资产波动大,所以需要平衡,用股债结合的方式来平滑波动,根据投资目标的不同选择合适的组合比例,如80%债20%股或股债平衡各50%等。


对此,我们对于未来的一个固收类的投资策略做了一个升级,按照风险、收益递增:


微信图片_20200213113146.jpg


最后总结一下我们当下的建议:


1)短期:择机配置固收/固收+公募基金及锁定期短的偏债基金,短期债市或有一些机会,同时它的流动性又特别好,收益机会和流动性两手抓,为未来的投资调仓做一些准备。


2)中长期:持续关注市场尾部风险,要提前做好“非标”转“标”的准备。注重资产配置的价值,追求长期稳健复利回报,接受去向风险要收益的概念。


3)拉长投资周期,避免在过程当中情绪影响,获取更大的超额收益的可能。


4)关注尾部风险:结合我国经济增速中长期趋势放缓,本次疫情影响时间、规模还不确定的情况下,需要特别关注传统非标固收类投资的尾部风险加速暴露:


底层投资标的明确的项目:由于疫情影响,消费和生产活动受抑制,从而减弱企业盈利水平,如达到临界水平,可能会导致债务主体违约,投资无法按时按计划回收的情况。需要紧密关注底层融资方的行业情况、企业经营状况、原本的财务健康状况(资产负债率,融资结构等),新增投资应避免行业风险大、企业规模过小、资产负债率高的融资主体,并做好风险预测和准备。


资金池类:由于滚动发行,资金池需要借新还旧维持循环,风险有二:第一由于疫情影响,资金池下端投资的很多项目融资主体受到的影响大,可能有大量的违约或延期产生;第二新募集资金的行为可能受到较大影响,一旦资金断裂,无法衔接,极有可能产生类似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下的麦道夫爆仓。


作者:胡 芊 蕙
来源:诺 亚 财 富

责任编辑:yuz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