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ABS—核心企业增信切入之节点分析

时间:2020/03/30 08:51:02用益信托网

供应链资产证券化项目的核心原理,就是将核心企业或其关联企业的应付账款,通过该应付账款的债权人(即供应商)将该账款债权转让给保理公司,再由保理公司将其持有的该账款债权转让或信托给发行载体(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或票据信托),用于开展证券化融资业务。


其中,以核心企业基于自身基础交易(货物贸易或服务贸易)而产生的应付账款较为简单、清晰。故本文拟重点讨论在基础交易合同初始债务人并非核心企业的情形下,核心企业在不同交易环节以债的加入方式提供增信的效果分析。


从交易环节划分看,供应链资产证券化产品主要涉及了基础交易环节、保理环节以及证券发行载体环节。


首先是基础交易环节。


基础交易环节对应的法律关系通常为买卖法律关系、建设工程法律关系以及其他服务或贸易法律关系等,该法律关系即为基础资产的法律关系。该类法律关系的结构较为复杂,相应的法律权利,如抗辩权、抵销权的内容也更为多样。核心企业在该环节的切入方式为:核心企业出具相应承诺函件,确认对该基础交易合同项下形成的债权承担共同连带的清偿责任;如债权人发生变化的,该承诺函件依然有效。


核心企业在该环节中的切入,更多属于债务的加入,且直接切入了基础交易法律关系之中,核心企业最终是否承担债务与基础交易的法律关系和履行情况是不可割裂的。以建设工程交易为例,如后续发生建设工程质量问题,从合同法原理出发,作为新增债务人所承担的责任应不高于原债务人承担的责任;同理,原债务人所享有的权利,新增债务人当然也享有。建设工程法律关系之下,作为应付账款方,当然享有就承建方所交付的工程或所提供的服务,存在不符合合同约定情形时,就工程账款的支付提出相应的抗辩权利。诚然,我们在证券化实务中,通常会要求核心企业以及该应付账款的初始债务人放弃就工程款支付相关的抗辩权。但因为该权利是法律直接赋予的,笔者以为,该放弃抗辩权的相关条款并不能否定法律赋予的权利,这也是为何很多证券化产品的说明书仍会将债务人可能行使抗辩权作为一个重要风险提示事项的原因。


其次是保理环节。


应该说保理环节的法律关系较基础交易环节更为复杂。一方面,基于基础交易关系而形成的应收账款,成为了保理法律关系项下的标的物;另一方面,反向保理结构中通常涉及了三方主体关系,即保理商、供应商和初始债务人。如果核心企业在保理环节切入,则进一步演变为四方关系。


应该说,就基础交易项下法律关系与保理法律关系两者之间的关系,司法实务中颇有争议。有的观点认为,两者不可分割看待。因为脱离了基础交易法律关系的保理业务,本身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而有的观点认为,在反向保理业务中,基础交易法律关系与保理法律关系具有相应的区分,基础交易法律关系形成的应收账款作为保理业务中交割的标的物,相较于保理法律关系具有一定的独立性。


基于前述争议,我们在要求核心企业于该环节出具承诺函时,除就应付账款承担无条件付款义务外,还应确认该应付账款的真实性、合法性、完整性;如发生该应付账款不真实、不合法或不完整情形的,则保理商或其继受权利人亦有权要求核心企业承担相应责任。故即便应收账款是虚假的,因核心企业违反了该承诺,也应向保理商或其继受权利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依据前述分析,核心企业在保理环节的切入,除了对基础交易中形成的付款义务的承担外,更多是对保理商或其继受权利人的责任和义务。核心企业承担的义务已然不局限于基础交易合同下的义务,而其所做的保证和承诺,也构成了保理商开展该项保理业务的前提和基础,核心企业在保理合同项下对保理商或其继受权利人负有相应的承诺和保证义务。


最后是证券发行载体环节。


根据笔者多年的证券化实务经验,证券发行载体端的增信较其他环节的增信通常更为全面和有效,也更容易被投资者所接受。一方面,证券端增信的对象是证券投资者的本息,是可以直接保证投资者本息兑付的增信手段;另一方面,证券端以外其他环节的增信,都无法覆盖至投资者本息兑付时的整个阶段。而证券端的增信,则是覆盖至投资者取得全部本息阶段。如核心企业在基础交易环节中切入债务承担的,而该交易所对应应付账款期限届至时,核心企业或其关联方向保理商全额支付了该账款,则该账款经过了保理商账户(即监管账户,这个账户不是必需的,可根据项目情况确定是否设立)、发行载体托管账户两道流转。同时,该流转过程也涉及了保理商、托管银行以及发行载体的管理人或受托人。


所以,即便核心企业或其关联方已足额支付了相应款项,如果该流转过程中出现了资金损失或被冻结的风险,证券投资者仍有可能无法获得足额的证券本息。此外,部分核心企业或基于核心企业内部考核的要求,或基于市场面的影响,并不愿意直接将自身体现于证券化产品的发行端口。故在实务中,较少同类项目采用在证券发行环节进行增信。 


综上,从增信效果出发,在证券发行载体端的增信是最优的,也是最直接的;如基于各方因素考虑,核心企业最终未在证券端提供增信的,则保理环节的增信措施较基础交易环节的增信措施更为全面和有效。


作者:余 云 波 , 陈 磊
来源:木 工 房 里 的 砖 家

责任编辑:yuz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