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把非标清零了?

时间:2021/09/16 11:00:35用益信托网

资管新规出台已经3年多时间了,在监管大一统的趋势下,非标转型的战场如火如荼。


而2021年又是资管新规的最后过渡期,各类财富管理机构都在加快非标转型的步伐,不过已经有这样一家机构,真正实现了非标信贷产品的清零。


2年时间完全退出


8月18日,诺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诺亚)公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数据显示,二季度诺亚销售净收入实现同比增长20.3%,至9亿元人民币;归属于股东的非GAAP净利润为3.4亿元,同比增长7.5%。


最关键的内容是:历经八个季度的转型,诺亚不仅实现非标信贷产品零新增,也在本季度完成存量信贷资产的100%提前或正常退出,自转型以来已累计退出320亿元的非标信贷产品并分配给客户。


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诺亚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汪静波也坦言,诺亚成功完成转型。


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背后却是诺亚整整2年时间的付出。


从2019年三季度开始,诺亚逐渐放弃了“非标类固收”产品投放,向标准化产品全面转型,这个转型主要是两个维度的变化。


1、财富端从非标类固收产品


彻底向标准化产品转型


仅用了半年时间,2019年全年诺亚销售公募基金新增募集量就超过160亿元。到了2020年一季度,诺亚就已经完成了大部分“非标类固收”资产存量的提前退出。


到2020年底,诺亚的转型已经初具成效,标准化产品募集量也呈现爆发态势。2020年全年标准化产品销量达731.4亿,同比增长177.3%。其中,公募销量猛增164.7%至433亿。


公募基金大卖同时,诺亚私募证券基金产品2020年募集量也达到259.7亿元,同比增长381.8%。


而2021年二季度诺亚标准化产品募集量为25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6%;其中私募证券基金募集量为77.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6%;公募基金新增93.8亿元人民币,受整体市场表现影响,同比降低13.2%。


2、资管端完全标准化


要知道,在过去的十多年中,非标产品一直都是高净值客户资产配置的优选,每年8%以上的稳定收益,底层资产和处置方式明晰,又有哪个投资者不欢迎。


这就导致大多数金融机构最常见的投资方式是房地产项目或具有政府信用背书的地方政信项目。


诺亚则通过大类资产配置,从FOF-MOM-目标策略三步走,彻底摆脱了这一固有逻辑。


从结果上来看,诺亚二季度财富管理端收入6.3亿元,同比增长15.3%;资产管理端收入为2.6亿元,同比增长41.1%。


攻与守


是不是听起来很简单,说穿了就是两条腿同时走,投资、销售,全都非标转标。


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总有各种各样的问题阻碍机构转型。


1、客户究竟买不买账


毕竟过去由于非标资产的风险收益比要远远高于标准化产品,动辄10%以上的收益要承担的却是近乎于零的风险,且保本刚兑属性的存在,让投资者完全不用担心市场波动,相比之下,标准化产品的监管更严、波动更大,对高净值客户而言,何必舍近求远去博“不确定性高”的标准化产品呢?


而且从公司战略层面来看,一股脑地转型标品意味着大规模的投入,人员、系统都不是短期能赚回来的。对领导层来说,如果不是在任时间超过回报周期,为什么要转型?


到年底股东方拿着你一年的营收数据,问你这些投入的转化效果在哪里,又该怎么回答?


你说监管要求?


这当然没问题。不过还存在先转后转的影响,整个行业是有横向对比的,客户的“忠诚度”远没有大家想的这么高。你不做非标了,可以,那客户就选别家还有非标产品的买;你不要资产规模,可以,那我们家还是做一些非标。你是不是就落后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高管提转型也不能不考虑下面员工的意见吧。


财富跟你说,我们没有能力代销标准化产品,你修改几次激励机制都没用。


投资跟你说,标准化资产短期不见效,你改成3年考核吧。


你怎么办?转还是不转?


其实都逃不开“客户”的选择。


顺应客户的需求去转型,从产品渠道转到客户需求驱动,这就是攻。


2、光做FOF不行?


现在越来越多的机构尤其是信托公司都在转型中不约而同地选择了FOF,理由当然有很多,比如说信托牌照相比证监体系更适合做FOF业务;又比如说FOF业务是信托标品转型的必然选择;也有的说FOF才是能够为为非标信托转型提供的替代产品。


当然了,这些都没错,信托公司做FOF业务是有一定的优势的,核心在于通过FOF的大类资产配置给客户提供相对稳健收益契合信托公司传统偏向于稳定收益的客户的需求。


不止信托公司,诺亚也是这么想的,诺亚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歌斐资产早在2014年就发行了股票多策略的明星FOF产品TOP30,这只产品本身没有任何问题,根据私募排排网的业绩显示,在过去数年中除了2015年因为股灾之外,其余每一个年份该产品都很好的控制了回撤,实现了正向收益。


不过FOF底层资产毕竟是以产品形式存在的,而当时TOP30产品又投资的是私募基金,信息披露的不及时、调仓的不便利,让歌斐资产不得不开始考虑更有优势的产品。


相比FOF产品,MOM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不少问题,由于管理人只是通过投顾的形式来交易,可以实现快速调整组合的效率,一定程度上也可以降低费率。


但这同样也有一定的弊端,最主要的就是不是所有的管理人都愿意做MOM子基金投顾的,可选择的样本较FOF要小很多。


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歌斐资产开始了3.0版本的推进——目标策略产品,该产品模式采用了混合制的方法,价值多头运用MOM结构,量化多策略运用 FOF结构,同时还有独特的对冲和CTA策略,通过综合运用多种投资工具的优势,以实现更好的投资效果。


效果好不好暂且不论,不过这种积极拓展新业务的逻辑肯定是没错的,躺在非标上这么多年的金融机构说转型,那永远不可能只有一条路。


所以不是说光做FOF不行,而是FOF不是一条一劳永逸的路,只是由于前期转型起步较难,客户接受需要时间,才不得不先从FOF做起。


虽然诺亚也先后经历了MOM和目标策略两代产品的迭代,但FOF产品始终坚守着,2021年二季报中,歌斐资产管理的私募FOF产品规模增长64.7亿元,是去年同期水平的2.5倍。


此为守。


其实,任何的转型必然要面临一定的压力和阵痛,但对于谋求持续发展的财富管理机构来说,非标转标是必然的路径。


这不仅是监管的要求,本身非标资产就具有高息、集中、不透明及不可实施交易的特点,将被是肯定会被来自银行间市场及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债权性资产所代替,最终退出历史舞台的。


做,不一定会死,但不做,是一定没有未来的。


作者:李 沪 生
来源:资 管 云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