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信证券违规再遭点名,大股东四川信托欲脱手

时间:2022/01/14 08:57:20用益信托网

2020年5月底,四川信托陷入兑付危机,拟出售旗下控股券商宏信证券,欲变现股权摆脱困境。


时隔逾一年,宏信证券仍未“易主”。这一年多来,因资管、债券等业务合规问题不断暴露,宏信证券多次被监管部门处罚。


大股东四川信托正经历多事之秋,宏信证券目前待被转让,近日,一纸行政监管罚单再次给这家四川老牌券商迎头一棒。


1 宏信证券因多项违规,再遭四川证监局点名


1月10日,证监会四川监管局发布一份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直指宏信证券多项违规行为,其核心问题为内部控制漏洞。


具体而言,宏信证券存在以下违规行为:一是风险监测系统未覆盖操作风险、声誉风险,且对其他各类风险的监测未集成在一个风险管理系统中;二是风险管理系统有效性不足,企业风险管理平台存在未处理的预警信息,公司也未及时对预警阈值进行评估和完善;三是压力测试机制有待健全,未进行多情景设置;四是公司风险指标体系中未包含风险容忍度,未实现对市场风险主要风控指标的逐日监控。


2021年5月,宏信证券已经收到一张四川监管局的警示函。因四川证监局在现场检查中发现宏信证券作为中天金融(000540.SZ)、舍得集团发行债券的主承销商和受托管理人,在上述公司债券发行的过程中违反债券发行相关规定,以及宏信证券自身薪酬递延机制不完善等。


2020年11月,宏信证券西安唐延路营业部因未审慎履行客户资料审核责任、反洗钱监控处置措施执行不及时,陕西证监局决定对其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2020年8月,因违规新增表外代持、合规风控存在异地展业稽核审计次数不足等问题,宏信证券被证监会采取了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6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


而在此两个月前的6月23日,宏信证券风控部负责人常亮曾因公司内部控制存在缺陷,经营管理混乱,严重损害委托人利益,并存在故意绕开监管的交易行为被采取过监管谈话措施。


频繁的罚单,对券商自身声誉评价产生一定影响,也可能影响券商的评级表现。


在2020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中,宏信证券获评CC级,2021年有13家券商被评为C类,其中宏信证券、太平洋证券、新时代证券等11家券商以“CCC”的评级垫底。


证券公司分类结果是证券监管部门以证券公司风险管理能力、持续合规状况为基础,结合公司业务发展状况,对其进行的综合性评价,其类别、级别的划分反映券商在行业内业务活动与其风险管理能力及合规管理水平相适应的相对水平。


目前正处于股权急寻买家的关键阶段,宏信证券的未来走向,受到市场高度关注。


2 经营业绩持续下降,投行、资管低迷


宏信证券前身为和兴证券,2012年11月,更名为宏信证券,四川信托持有其60.37%的股权,为其控股股东,而四川信托的控股股东是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


2019年3月28日,四川信托已将6亿股宏信证券质押给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质押期限一年。据其年报披露的信息,截至2020年底,该笔股权出质设立状态未发生变化。


宏信证券的总资产及净资本在业内排名靠后,虽是一家小型券商,但其资产管理业务也曾有过不俗的表现。


2015年前后,宏信证券进行人事变动。中信证券原副总经理吴玉明率领宋成、宋卫初等老部下入驻宏信证券。吴玉明担任宏信证券董事长,宋成、宋卫初为总裁、副总裁,负责经纪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


中信高管团队的到来,宏信证券各项业务出现了大幅度增长。其中,宏信证券的资管业务净收入由2015年4781万元增长至2016年1.34亿元。宏信证券资管业务在一年的时间里增长1.8倍,其业内排名由2015年的第65名上升至47名,上升18个名次。


2018年,监管部门正式颁布资管新规,券商资管规模大幅度减小。宏信证券资管业务受此影响,资管业务总规模减少至419亿元,同比下降33%。


2019年,宏信证券资产管理业务受托管理规模为482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4%,资产管理业务净收入1.23亿元,占公司总营收15.23%,同比增长86.95%。


不过,2020年8月,因违规新增表外代持、合规风控存在异地展业稽核审计次数不足等问题,宏信证券被采取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6个月(为接续存量产品所投资的未到期资产而新发行产品除外)的行政监管措施。因此,展业受限半年难免对其业务收入造成不利影响。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证券公司2019年经营业绩排名,宏信证券总资产103.96亿元,排名第81位;营业收入8.04亿元,排名第76位;净利润1.86亿元,排名第68位。2020年前述三项指标排名和经营数据均有所下滑,分别为83位(87.08亿元)、81位(7.3亿元)、76位(1.1亿元)。其中,净利润同比下降40.7%。


据wind数据,2021年前半年,宏信证券的营收和净利润持续同比下降,降幅分别为9.65%、16.93%。


受益于权益市场的发展,券商在财富管理业务上也大有可为,不少券商2020年资管业务突飞猛进。2020年,只有宏信证券、信达证券、长城国瑞等少数券商资管业务收入不足1亿元。宏信证券全年受托管理资产总规模同比下降36.51%,资产管理业务收入0.99亿元。


除了资管业务不景气,投行业务也在走下坡路,据wind数据显示的承销概况,宏信证券2021年股权承销规模下降,首发、增发的募集资金规模均有所下滑,2021年承销家数13,2020年为27。


具体业务来看,经纪业务为宏信证券的传统业务,为其第一大营收来源。


此外,宏信证券还陷入多起诉讼纠纷中。爱企查显示,2018年以来,宏信证券共有9起被告身份的开庭公告案件。


3 股权被冻结,大股东危机未解,宏信证券未来走向何方?


2020年5月底,四川信托多只产品爆雷,逾期无法兑付,“窟窿”超250亿元,爆发信用危机已逾一年,至今仍未得到有效解决。


四川信托对此次风险事件处置给出的方案中,承诺处置变现自有资产,《关于出售川信大厦房产的议案》及《关于转让宏信证券的议案》已经获得全体董事表决通过。


谈及接盘方情况时,接近宏信证券的人士曾对《证券时报》称,由于证券资产风险隔离较好,宏信证券并未受到大股东影响,宏信证券该部分股权资产也受到青睐。已有比较多的企业对宏信证券感兴趣,从四川地方企业到外地企业,从国企到央企都有,甚至有的已经入场开展尽职调查。


2020年四季度,数家金融机构曾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其中就包括冻结其持有宏信证券的所有股权。据其2020年报有关公司股权质押和冻结的情况说明,数家银行向四川信托主张债权,并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例如海口农村商业银行、浙江杭州余杭农商行、中江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眉山农商行等7家银行。


据爱企查信息,多个四川成都中院执行裁定书显示,法院所冻结四川信托的多项财产中,均包括其持有宏信证券的所有股权(60.3761%、出资金额6.04亿元),冻结期限三年。截至2022年1月12日,共有16起裁定显示股权冻结状态,另有6起解除冻结的裁定,部分股权在2020年8月、10月、2021年5月被提前解除冻结。


此外,2021年12月,宏信证券新增2起法院公告,涉及债券交易纠纷,申请人为忻州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据可查询的信息,该案涉及一款宏信证券的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违约发生后,忻州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为担保方,申请了财产保全行为。


征途投资高级合伙人王兆江表示,宏信证券受大股东的影响肯定很大。股权被冻结之后影响交易,上述裁定事宜意味着,大股东的违约问题不解决,在这些经济纠纷解决之前,四川信托持有宏信证券的股权很难交易过户。


王兆江认为,收购资产必然穿透股东,股东资产负债不透明的情况下,接盘方会慎之又慎。


深陷危机的大股东四川信托,待价而沽的宏信证券,这家川籍券商未来将去向何方?欢迎留言一起讨论!


作者:武 丽 娟
来源:独 角 金 融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