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行业是涅槃重生还是继续沉沦?

时间:2022/01/21 09:26:42用益信托网

“信托难过年年过”这是信托人最常说的一句话。


但当时间悄悄滑入2022年后,所有的信托从业者和投资者,估计都会深有感触地说一句“2021年,真的是最难的一年!”


非标额度日渐稀缺,而标品转型毫无头绪。在资管新规过渡期后,中国的信托行业到底是继续沉沦?还是涅槃重生?


让我用四组关键词来描绘信托行业的现状,请各位自行评判。


1刚性兑付 VS 地主家还有多少余粮?


“张总,我们家信托在过去的40年没有一个项目出现问题,我们的产品值得信赖!”


监管不是不让说“刚性兑付”么,那我就旁敲侧击的说。


但当时间走过2021年,看还有哪个信托的理财经理这么讲!看还有哪些客户愿意相信刚兑的说法!


恒大出了问题,信托公司:刚兑!


花样年出了问题,信托公司:刚兑!


蓝光出了问题,信托公司:哎,老子真没钱了!


诚然,2021年的许多信托公司表现得非常“爷们儿”,让太多投资者受惠于其中。


但“刚性兑付”靠的不仅仅是意愿,更是“钞能力”,伴随着一次次的“怼付”,信托公司本不多的自营资金不断消耗,谁又来为下一次“怼付”去买单?


看看那些违约地产的债券现价,20元30元比比皆是,再看看信托公司的净资产,直接打个2、3折,挺可惜的。


过去的违约不过是流动性风险,撑过了也就过了,但这次的违约怕是会有一些标志性的破产重整发生了,这次的损失,就是真正的损失了!


相比于信托刚兑话题的破灭,财富圈里流传的另一个神话也将被打破。


“我们银行代销的信托,风控标准更高,我们还会要求信托公司强制兑付!多威风!买银行代销的信托产品最安全!”


说实话,不了解信托公司运作机理的投资者,还真容易被这种话术所误导,但现在我们却没必要担心了!


“银行代销信托更要刚兑”也已经被打破,最刚的刚兑都被破了,“刚兑”还有什么意义么?


有的时候,那些很容易被识别的错误逻辑长期弥散在市场上,只不过是因为我们都受了时代太多的加持,当时代的大车慢慢缓了下来,那些可笑的桥段就轻易被戳穿了。


规律还是值得相信的,他可能总是迟到,但却一定会到来。


2022年一开年,一家央企信托公司接盘了恒大的项目,一下子政治站位就高了很多,收获了不少赞许,之前陷在其中的投资者也顺利退出,似乎一场小规模的危机就消弭殆尽。


一片莺歌燕舞下,我想问,央企的钱就无限多么?


2非标转标 VS 该怎么转型?


年初和一家央企信托公司的部门总聊天。


“公司给每个业务团队都下达了超过百亿的标品信托创设任务,要求贼高!不能是通道,收费不低于千五,还要我们主动管理,公司还TM不提供资金!”


这和做梦也没啥差别了吧!


但到了2021年底,盘点下这家公司的标品业绩,到底新增了多少符合标准的资产?


一位股份制银行的大客户经理在2019年加入这家央企信托公司的区域分部,现在已然肠子悔青了。除了几款毫无特色的FOF产品,就剩下一些西南省份的政府平台项目。


这些政府平台项目无论是信用债模式,还是非标,都换汤不换药,谁都知道是借新还旧。


唯一的区别就是风险更大了而已!


转型这事儿在我的公众号都已经喊了两年了,但转型对于信托公司如果只是流于表面,那只是毫无意义的徒劳。


把转型的重任都扔给基层自发的解决,而顶层依然是一片空荡荡的头脑,这不仅仅是对于公司的危害,更是信托行业越陷越深的根源。


自己不懂的东西,也不想去懂!


自己不会干,也不让会干的人去干!


即便装装样子,请来了外部的人才,却也经常横加干预,还是外行指导内行的老路!


作为信托从业者请扪心自问,信托公司这几年的转型,到底做了什么?是不是转了个寂寞?


有人问我,信托公司何时能再度翻身?


这其实并不难。


当信托行业扔下过去的光环,这份工作不再是金饭碗,而再度回归平凡时,关系户们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信托。


这些人全部“出清”后,真正有能力有事业心的人会重新占据多数,信托行业的新一个轮回,也就会开始。


3信托姓“资”还是姓“财” VS 信托到底有多短视


前两天和一位培训机构的领导聊天。


“你知道嘛,我如果针对信托公司搞一场FOF的培训,哎妈呀,瞬间就报名满了,特别热闹!”


“但是我如果弄一场财富管理主题的资产配置培训,请一样的讲师来,报名两周都报不满!”


“信托公司的想法很简单,现在非标没有了,我就先搞一个看着和非标差不多的产品,搞财富管理和资产配置?费那事儿干嘛!”


这位朋友的大实话让我醍醐灌顶。


关于信托公司姓“资”(资产端)还是姓“财”(财富端)这个话题,在业内已经讨论了许久。但其实背后的利益并不是路线之争,而是那个看着“更简单”!


这是一个让人听着可笑的现实。信托公司选择做FOF不过是为了应付眼下的困局,而至于怎么样把他卖出去?


“对不起,我还没想到那一步呢!”


从2007年的新一法两规到2018年的资管新规,信托行业整体处于打补丁的状态,这就直接促成了信托行业和信托公司缺乏整体性思考的尴尬现实。


叠加制度套利,钱太好赚了,谁还去多想一些长远的事情呢?


当然,这样的故事在其他金融行业也在重复上演着,不做现在看着难的事情,将来难的结果就要留给自己。


招商银行零售之王的缔造,还不是在水下深潜的那好几年?


信托公司的转型说简单也真的简单,别整那些骈四俪六和精美的PPT,管理上少整幺蛾子,好好做一个五年的规划,把未来五年要做的事情和战略发展路径想明白,并且踏踏实实做下去,一年年复盘总结,螺旋提升,还能不好?


4信托公司财富转型 VS 连培训都不听的理财经理


去年有几次给信托公司的财富中心讲课。


非常有意思,前半段的内容差不多还能维持80%的现场到场率,中间茶歇后,能回来30%的人就不错了。


大概是我讲的太差了。


同样内容的培训,银行都是领导压阵,培训完就测验,都是100%的完课率。


高下立判。


前面我说信托公司的顶层不作为,但我现在看到的却是,基层的涣散,这更加可怕。


所谓转型,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知识或方法的输入,一个连培训都不在意的行业,难道他们会重视知识和逻辑?


这样的行业又怎能在关键的转型期顶得住?


有人说,招行的成功归功于天时地利,但我作为前员工,却可以直接感受到招行对于内训的重视,无论是严格的签到还是迟到的通报,再加上精心设计的内容,招行十五年前的培训力度怕是依然领先于现在的金融同业。


(有些信托把产品路演也叫培训?搞笑)


打仗,靠的不仅仅是体力,更在于观念的拉直和知识的输入。


5写在最后


相比于过去谈及转型话题,这次的言辞无疑激进了许多。


有人会说,你现在离开信托行业了,所以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我不认同上述观点。今天我选择激烈的表达自己的观点,恰恰是我观察信托行业转型两年后的一种失望。


在一个行业干了十年,难免会有留恋和不舍,也希望他能越来越好。看着他越走越落寞,除了悲伤外,更多的是“怒其不争”。


但跳出信托以外去看这样的怪现状,除了信托以外,这些自相矛盾的事情是否在其他金融行业也在每天循环上演着?


所有人都在说着自相矛盾的话,去一点点浪费所剩无几的窗口期?


金融行业都不容易,谨以此文与诸君共勉吧!



作者:温 和 的 强 硬 派
来源:温 和 的 强 硬 派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