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昔日战友”抱团群暖,“水面下”的徐氏家族地盘还有多大?

时间:2022/05/14 08:52:04用益信托网

本周,前“私募一哥”徐翔家族实控的宁波中百公告董事会换届。


新上任的九位董事会成员中,五名非独立董事里有四位是徐翔的亲属或当年的“部下”。


这似乎表明,徐氏家族在A股市场仍然保有了相当的影响力。


作为昔日敢死队的总舵主,徐翔给市场留下了太多的故事,以及诸多尚未厘清的资产。而他的家族似乎在日益低调隐秘的姿态下,依旧在市场中时隐时现。


徐氏家族的“手足们”仍在“抱团取暖”,这个“江湖”已变,他们缘分居然未了。


01 旧部们仍然“抱团”


5月9日,宁波中百披露了一份董事会决议公告:鉴于公司第九届董事会已任期届满,公司第十届董事会将由九名董事组成,其中独立董事三名,非独立董事六名。


在这相当关键的九人阵容中,至少四人有明确的“泽熙”色彩。


具体人选是:


应飞军:曾任宁波证监局稽查处处长、期货处处长,上海泽熙投资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副总经理。他亦是宁波中百的董事长、总经理。


严鹏:曾任长江证券研究员,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普通合伙)研究员。现任大恒新纪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监事长,宁波中百第九届董事会董事、副董事长、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


应莹:徐翔的妻子,曾任职于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


赵忆波:男,汉族,1970年生,硕士学历,经济师,曾任马丁可利基金投资经理和纽银梅隆西部基金公司基金经理,泽熙投资研究副总监,大恒科技副董事长,中科大洋董事。


02 “泽熙系”的新角色


作为徐翔的妻子,应莹是这一届宁波中百董事名单中的“新人”,而其余三人均是上一届董事会成员。


应莹在徐翔2015年的事业进程中寂寂无名,隐身在幕后,而在徐翔2015年被采取强制措施后,逐渐走到前台。


2019年,应莹曾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递交《离婚起诉书》,请求法院判令其与徐翔离婚,并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然而该离婚案至今未有结果。


不过,随着她出任宁波中百的董事,(该公司实控人为徐翔父亲徐柏良),应莹的离婚案和资本角色可能有了新的转折。


而应莹的突然“杀出”,是否意味着一个宁波中百的治理架构会否发生变化,仍有待观察。


03 徐氏“地盘”还有多大?


除了宁波中百外,2022年的上市公司一季报中,还有7家公司十大股东名单中出现了“徐氏家族(含泽熙系)”的身影。


它们分别是金龙汽车、华丽家族、康强电子、ST星源、大恒科技、文峰股份和铭利达(下图)。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泽熙系”持有上述八家公司的市值总计42亿元。


image.png

 

这其中,徐氏家族直接掌控的是大恒科技。


大恒科技的第一大股东是徐翔的母亲郑素贞,该公司董事长、总裁是徐翔以前的部下鲁勇志,副董事长、副总裁是宁波中百的前独立董事王学明,监事徐正敏也是泽熙的前员工。


04 进驻路径依旧


总体来说,徐氏家族掌控的公司可以分成四类:


1)泽熙投资通过旗下股票信托计划/股票私募基金持有的公司有三家:金龙汽车、康强电子、ST星源;


2)泽熙投资通过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有的公司有一家:华丽家族。


3)徐翔的母亲郑素贞直接持股的有三家:大恒科技、文峰股份和铭利达;


4)徐翔父亲徐柏良持股99%的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剩余1%股权由郑素贞)持股的有一家:宁波中百。


上述持股路径,在徐翔2015年东窗事发之时的持股路径基本一致。他被捕之后,资产系数处于冻结状态,持仓市值因多重因素而萎缩。


05 徐翔仍处于隐退状态


上述公司,当年是因徐翔而聚在一起的,但他现在已经极为低调。


1978年出生的徐翔,在投资江湖上有“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之称,当年的他投资风格极为凌厉,收益非常惊人,也备受非议。


2015年11月,徐翔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他当年被捕时穿的白色阿玛尼,也一度成为标志性的符号词语。


2017年,徐翔因犯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监管机构同年对他做出处罚,徐翔被终身市场禁入。


2021年7月徐翔出狱,但从此后一直处于隐退的状态。



作者:郑 孝 杰
来源:资 事 堂

责任编辑:qin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