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杀进特资业务

时间:2022/11/30 10:07:59用益信托网

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以不同的姿势杀进特殊资产业务的竞争行列。


山东信托、华能信托、昆仑信托等通过自有资金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LP等方式参股地方AMC。


海航破产重整专项服务信托,由中信信托和光大信托组成的联合体共同作为信托受托人。


北大方正破产重整财产权信托,由平安信托作为受托人,采取“出售式重整+他益信托财产权”相结合的模式。


紫金信托发布公告,通过公开招募和遴选,公司被确定为南京建工集团等25家公司实质合并重整案信托计划受托人。


建信信托于2019年就创立了“彩蝶系列”,专项承接包括康美药业、渤钢集团等企业的破产重整服务信托项目,截止2021年末,受托管理规模超过2300亿。


国民信托也承做了天津物产、中科建设等破产重整财产权信托服务项目。


今年以来,风险处置受托服务信托火热,天津信托、西部信托、中信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均有风险处置受托服务信托落地。


信托公司参与特殊资产业务符合整个信托行业的转型方向,回归本源业务。可以发挥信托制度在财产独立、风险隔离等方面的优势,助力金融风险化解。还可以与其他业务联动带来协同效应,实现投贷联动。


但是,需要参与者具备极高的素质。那么信托公司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做到扬长避短?如何完善自己的能力建设?选择合适的参与路径?


一、信托公司参与特资业务的优势


第一,信托具有财产独立、破产隔离的法定职能。信托财产与委托人未设立信托的其他财产相互区别,与受托人所有的固有财产相区别。而且如果委托人不是唯一受益人,那么信托财产就不作为其遗嘱或者清算财产。


第二,信托公司能横跨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和实业投资,实现投贷一体、产融结合。信托公司可以采取投资、出售、存放同业、买入返售、租赁、贷款等方式管理运用或处分信托财产,实现债权、股权和物权之间的灵活转换。举个例子,比如通过信托公司向企业放贷,就将资金转化成了债权;如果通过信托购买物产(房子),就把资金转化成了物权;如果将持有的公司股票设立财产权信托,委托给信托进行二级市场抛售,就把物权变成了资金,实现各种形态的灵活转换。


第三,信托具有开展不良业务的潜在牌照。信托公司可以经营企业资产的重整、并购、公司理财、财务顾问等业务。信托除了不能像四大和地方AMC一样直接参与不良资产的一级批发市场外,可以作为持牌金融机构围绕二级转让市场进行重组和并购,具有较强的牌照优势和资金实力。


第四,信托结构具有利益重构和权责分离的功能。集合信托计划中委托人和受益人要求是同一人,但单一信托则更为灵活,可以设计成他益信托。他益受益人可以将信托受益权进行拆分转让,实现现有利益的重新分配。出资时还可以进行结构化设计,分为优先级信托和劣后级信托,优先级拿固定收益,劣后级承担更多风险拿超额收益。


同时,委托人还可以根据合同约定,将部分管理职能和工作由受托人负责,自己只承担小部分责任,即具体的事项都由受托人来做,委托人只需付给受托人一定的管理费,就可以享受大部分收益,从而达到权责分离的效果。


二、信托公司参与特资业务的劣势


第一,特资人才严重不足。传统的信托业务都是依托地产、平台和银信通道为主,没有太多其他行业的投资经验和人脉资源。因为不良资产处置投资业务是一个极度非标的业务,要求金融综合能力集大成。需要懂法律、会计、金融、尽调,还要具备与各方沟通博弈的能力。而信托仅有的特资处置经验大部分围绕地产项目的盘活重组,而且信托只能参与一些财务数据层面或资金流转层面的事项,一旦涉及到跟规划土地部门、债权人、购房人沟通博弈,信托的能力有限。


第二,特殊资产具有明显的复杂性、个案性。因其涉及到的环节和流程很多,实施过程、执行结果有很多不可控因素,直接导致退出时间和退出收益不确定。与此相反,现有信托客户大部分只能接受三年期以内的固定收益产品,对于特资产品的投资,还需要很长时间培育和引导。


第三,税收和呆坏账核销的配套制度欠缺。委托人设立财产信托涉及的财产过户并没有相关税费优惠,导致服务信托和事务管理信托无法上量。除此之外,与银行业具有明显的呆坏账核销政策不同,监管并未出台针对信托公司的呆坏账核销政策,导致信托公司多年处置不顺的“老大难”项目无法采用核销方式释放资本金,只能长期挂账。


第四,特资业务占据融资类信托额度。特殊资产在处置过程中可能涉及债务置换、资产重组等,而且经常会用到借新还旧,纾困贷款和并购贷款等方式,这些品种大多属于融资类业务,与信托公司的监管导向不符,需要跟监管提前沟通。


三、信托公司参与特资业务的能力建设


那么信托公司参与特资业务需要具备哪些能力呢?


第一,方案能力。即资产全面尽调、综合方案制定、多方商务谈判的能力。这就需要扎实的尽调功底,具备会计、法律、财务综合知识。


第二,实施能力。包括资产寻找、流程推进、被诉应对,司法确权、交易撮合、经营赋能等。具体实施过程中能给客户带来什么价值,前提是看团队有什么能力。


第三,投融资能力。一些大项目需要通过共益债或再融资方式盘活资金,需要信托具备复杂交易结构的设计和大额资金的融通能力。另外,也要学会灵活组合运用各种牌照、创设金融产品,这也是不良资产处置的必备能力。


总而言之,做不良资产处置方案时,一定要有全面综合的复合思维,如果没有,一定要学会聘请专业顾问或中介服务,因为在不良里面经验是很关键的,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四、信托公司参与特资业务的路径选择


首先,组织架构上,多家信托公司专门成立了特殊资产事业部。这跟原本信托公司的资产保全部不同,资产保全部主要立足于内生不良,即出了问题后要加快保全资产。但特殊资产处置部门可能不仅要处置内存不良,同时也会适度参与一些外部不良机会投资,包括上市公司纾困出现的不良或定增参与的不良、资产包的收购配置或股票的法拍配置,都由特殊资产事业部来负责。


第二,参与模式。信托公司主要通过配资、债转股、资产证券化、服务信托等方式参与。现在服务信托竞争非常激烈,据说有些企业的破产重整服务信托已经有30多家信托公司同时竞标,虽然价格低利润薄,但各家信托公司都想参与这类“赚吆喝”的服务信托业务。


第三,尽量选择和AMC、私募基金、证券公司等合作。比如处置传统的地产类不良就要和AMC合作,他们在地产的处置经验上更加丰富;对于资本市场的不良或者上市公司的不良处置,就要跟投行机构合作。


现在大部分上市公司破产重整包含两大步骤。第一步,通过司法重整把一些债务削减。第二步,后期新进的投资人装入一些资产,这些资产或多或少都会涉及到重大资产重组,所以方案设计上也需要跟外部机构合作。


还有一种路径是信托公司可以建立自己的生态圈。先通过自有的内生不良筛选出一些专业的律师事务所进行合作,之后再把律师事务所进行分类。比如A律师事务在上海,适合住宅类或厂房类的资产处置;B律师事务所在北京,适合资本市场重组、打官司诉讼等。信托公司需要依托自己的现有价值绑定一些靠谱的服务商,慢慢打造服务商库,以便未来在做某项业务时,快速匹配合适的服务商。



作者:资 管 云
来源:资 管 云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