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遗嘱信托之法律特殊性研究

时间:2020/07/27 08:43:55用益信托网

遗嘱信托属于民事信托的一种,刚通过的《民法典》在继承编明确规定了遗嘱信托为继承的一种法定形式,因此遗嘱信托应同时满足《信托法》和《民法典》继承编的相关规定。由于遗嘱信托具有信托和继承的双重法律特征,具有特殊性,我国现有的信托法律制度安排使得遗嘱信托的发展缓慢,直到近期才出现“遗嘱信托第一案”,本文结合该案的判决,对遗嘱信托的特殊法律特征进行分析,提出应强化对遗嘱信托受托人的监督、司法介入变更信托文件等法律建议。


一、问题的提出


2019年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李某、钦某等遗嘱继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引发业界关注,此案被称为国内遗嘱信托“第一案”。该案让一直在我国不温不火的信托法律制度又重回了大众视野,引发了关注。其实该案严格意义上不能算是“遗嘱信托第一案”,准确称应是“承认遗嘱信托有效第一案”,因为在2016年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的“曾某1等诉李某遗嘱继承纠纷案”中也涉及到了遗嘱信托的争议,一审法院认为是附带遗嘱执行人的遗嘱,二审法院认为是遗嘱信托,但由于信托财产、信托目的和受益人都不确定,法院认为遗嘱信托无效,按法定继承处理。上海作为我国经济和法律意识都较为开放的城市,其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年上海遗嘱信托第一案的判决书也在满足信托法的立法目的之下对遗嘱信托的法律制度进行了颇具前瞻性和开拓性的论证。其中有三个方面的论证最具价值;首先对于信托的本质的论证,再者是对信托目的的认定,最后是受托人的法律资格的论证,本文后面将对此进行详述。


为了规范信托行为,保护信托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促进信托事业的健康发展,我国于2001年颁布了《信托法》。《信托法》第13条明确规定了遗嘱信托的存在,因此,遗嘱信托属于有法律明文规定的有名信托。遗嘱信托作为个人信托,除了要满足法律对一般信托的规定以外,还应符合继承法的相关规定。遗嘱信托作为继承的一种模式,相比于遗嘱继承和遗赠等传统模式,在财产管理、资源配置、家族传承等方面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


二、遗嘱信托与相关法律概念


令人遗憾的是,尽管我国在2001年已经出台了《信托法》,但是一些关键配套制度的缺失,例如信托财产的登记公示制度尚未健全,以及民众对信托缺乏了解,信托意识尚未形成,导致民事信托在实务方面的案例并不多。我国引进信托制度是立法带动实践,即先有信托立法,再推动信托实践的发展。当然,一项制度的形成和普及不光是立法可以完成的,需要相应的制度配套,以及受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的影响,例如2006年《物权法》出台之后,经过几年的实践,民众的物权意识逐渐提高,物权相关理论也逐渐深入人心。现代信托制度起源于13世纪的英国的用益(Use)制度,历经数个世纪的发展并未成为老股东,反而越发焕发活力,制度不断创新,至今依然是英美国家,甚至很多大陆法国家的重要财产法律制度。


(一)遗嘱信托与遗嘱


以遗嘱方式设立的信托为遗嘱信托。我国《民法典》在继承编规定了自然人可以依法设立遗嘱信托,与《信托法》形成呼应,虽然在制度上没有任何创新之处,但以《民法典》的名义确认了遗嘱信托的基本法律地位有利于遗嘱信托的发展,除此以外,《民法典》并未在其他地方规定信托法律关系。遗嘱信托在西方被称为“从坟墓里伸出来的手”,其核心除了是对财产的继承以外,更是按照被继承人的意思对财产的安排和处置。一个合法的遗嘱信托应通过满足信托法和继承法的双重规定。遗嘱信托因为有遗嘱二字,在外观上与遗嘱有诸多相似之处,在实践中同一个案子一审二审法院对是遗嘱还是遗嘱信托都有不同的意见。


虽然两者都属于继承,但遗嘱信托明显具备比遗嘱继承更为显著的优越性,首先,遗嘱信托的受益人可能是未成年人,也可能是尚未出生的婴儿,甚至是委托人的若干代后人,这是遗嘱继承无法实现的;再者,很多受益人暂时不具备管理信托财产的能力,委托人不希望在死后立即将全部资产转移给受益人,而是待条件成熟后转移,或者永不转移,只给予受益人适当生活补助等等,这种安排也是传统遗嘱继承无法实现的;最后,遗嘱信托往往规定了多个受益人,委托人对于不同的受益人规定了不同的受益方式,并且具有时间的持续性的,当某些受益人满足特定条件时就会失去受益人身份,例如委托人可以规定,如配偶再婚的,则不再享受对信托财产的相关权益。遗嘱信托对财产的管理和安排,都是传统遗嘱继承无法实现的,如果说传统遗嘱继承是“一锤子买卖”的话,那遗嘱信托就是对信托财产“细水长流”式的经营。


遗嘱信托除了要满足继承法对于遗嘱继承的要求之外,还要满足《信托法》对于信托的要求。遗嘱信托与遗嘱的在形式上的重大区别就是遗嘱信托只能以书面形式,而遗嘱在特殊情形下允许口头形式。由于信托关系较为复杂,而且我国引进信托制度的历史不长,司法实务界对于信托法律制度的把握都容易有偏差,因此,立法对于信托成立的要求较高,必须采用书面形式。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为数不多的涉及遗嘱信托的案例当中,不同法院对于遗嘱信托和遗嘱继承都有争议。但区分遗嘱信托和遗嘱继承不应当只看形式,更应注重实质。衡平法上著名的的法谚语“信托注重intention而不是形式正好说明了这点”,即使没有出现“信托”二字,只要可以通过意图判断出是信托的,即可认定成信托。以上海信托第一案为例,法院认为,虽然书面遗嘱没有写明“信托”二字,但被继承人的意思是不对遗产进行分割,而是将遗产作为一个整体,通过一个第三方进行管理,而且还指定了受益人,明确了管理人的报酬,对于遗产里面一套房屋希望“只传承给下一代,永久不得出售”,这明显是希望所有权和收益权相分离。这份遗嘱以书面形式,内容完全符合信托的法律特征。并且结合遗嘱的目的来看,被继承人的目的是保持其继承人及直系后代能获得稳定收益,非对其遗产进行一次性处置。因此,法院认定这份遗嘱为遗嘱信托。上海法院结合遗嘱的内容和目的来认定涉案遗嘱为遗嘱信托的判决符合信托法的立法目的,法官是法律的践行者,上海法院抓住了信托的法律本质,探寻了信托委托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拘泥于文字表象,这个判决在我国信托法历史上应具有重要意义,可以说是以司法名义为遗嘱信托正名,让遗嘱信托“活过来”。


随着我国人民个人财富的增长,以及人们对于下一代的财富传承意识的更新,不再简单地对财富的进行一次性处置,而是通过策划和安排让财富得到更有效率的使用。遗嘱信托不单适用于高净值人群,而是适用于每一个普通家庭,因此,随着相关配套制度的完善,遗嘱信托在未来将会被更多人采用。


(二)遗嘱信托与生前信托


以遗嘱方式设立的信托为遗嘱信托,其他的基本都是生前信托。相比于遗嘱信托,生前信托应更具优势。生前信托是委托人在世的时候对其资产的一种处置和安排,委托人可以监督受托人的信托行为是否符合信托文件的规定,必要时还能更改信托文件,而遗嘱信托是一种死因行为,遗嘱信托的生效时间并不来自于当事人的约定,而是于委托人死亡之时生效,因此,遗嘱信托生效时委托人已死亡,委托人无法进行有效监督,受托人的行为是否符合其信托目的只能依赖其信义义务的履行,以及受益人的监督。加上信托的资产隔离的优势,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订立生前信托的优势要大于遗嘱信托。但是由于我们目前诚信体系的不健全、民众对民事信托的不了解和以及相关配套制度的缺乏,很多人在生前更相信自己的理财管理能力,不放心将资产交给第三方进行管理,只有在临近死亡之时才想到设立信托。目前市面上针对家族财富传承的信托的资金门槛较高,符合标准的人群比较小众,因此,在民事信托领域,遗嘱信托的案例应该是多于生前信托的。


三、遗嘱信托受托人


遗嘱信托属于特殊的信托,具备信托的一般特征,信托当事人由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三方构成。


《信托法》将划分为民事信托、营业信托和公益信托,由于立法对民事信托和营业信托未作明确区分,因此,如何认定一个信托到底是民事信托还是营业信托上就会出现争议。有一种观点认为,营业信托是个人或法人以财产增值为目的,委托营业性信托机构进行财产经营而设立的信托。民事信托是个人为扶养、抚养、赡养、处理遗产等目的,委托受托人以非营利性业务进行财产管理而设立的信托。区分主要以对信托财产的管理是否以营利为目的作为区分,这种区分在法律上意义不大,因为就算是民事信托,

作者:刘 真
来源:致 高 律 师

责任编辑:yuz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