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别鹏华,知名资管老将冀洪涛转战红土创新基金

时间:2021/04/18 10:36:11用益信托网

最新消息显示,鹏华基金总裁助理、权益投资总监、专户理财投资总监冀洪涛迎来了他在公募基金的下一站——红土创新基金。本报记者了解到,冀洪涛已应红土创新基金之邀,担任该公司新一任总经理。

 

这也是鹏华基金在今年上半年为公募行业输送的第二位“总经理”级别的高管。在此前的2月份,原鹏华基金副总经理高阳回归老东家博时基金,担任总经理,开始发力权益市场。

 

另据本报记者获悉,曾在鹏华基金担任总裁助理、固定收益部总经理的初冬也已加盟位于上海的淳厚基金,拟担任副总经理。

 

在冀洪涛之前,红土创新基金总经理一职空缺已近半年之久。2020年10月底高峰离任总经理高峰一职后,该职位由其新上任的董事长阮菲代任至今。此次冀洪涛的加盟,或将为这家在规模泥潭里深陷已久的基金公司带来新的生机。

 

01  资管老将辞别效力12年的鹏华基金

 

据知情人士透露,鹏华基金总裁助理、研究部总经理、权益投资总监冀洪涛在作别鹏华基金后,将于4月下旬正式入职红土创新基金,拟任总经理。

 

从1998年入行算起,冀洪涛已在投资路上走过了23个年头,是业内少有的20余年证券从业经验、并一直坚守投资一线的投资老将。这其中,他有超12年的时间贡献给了鹏华基金。

 

1998年,冀洪涛进入某大型券商负责自营投资业务。随后的7年时间里,他经历过异常行情,并陆续做过一些基础性研究工作,对市场的险恶有了基本了解。

 

2005年前后,冀洪涛从券商转战公募,担任巨田基金(后更名为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投资管理部总监,管理巨田资源优选,并一举成名。管理巨田资源优选时,仅30岁出头的他将规模一度做到了35亿元,净值增长率则一度达到468.09%,且充分参与了当时的有色和资源股行情。

 

2008年4月,冀洪涛进入鹏华基金,先后管理鹏华普惠基金、社保基金和专户等产品。

 

冀洪涛的社保基金管理经历始于2012年前后。其管理的社保104资金运作规模一度稳定上升至数百亿量级,为社保基金增值做出一定贡献。在这个阶段,冀洪涛除了根据原有方式做好大组合配置外,还很好地兼顾了社保基金的投资目标和风格匹配。

 

进入鹏华基金后,冀洪涛在圈内逐渐名声鹊起,被行业冠予“价值投资中的成长派,成长投资中的保守派”标签。他管理的权益类社保组合曾分别在投资经理单项考评和委托组合综合考评中获得“A档”评价,冀洪涛本人也获得“社保基金三年服务奖”、“五年贡献社保奖”。

 

因在社保基金管理上的稳定业绩,他还在2016年度被推选为中国证监会第六届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审核较多项目,对于外延式扩张的思考也在不断深入。在这一阶段,他对一二级市场联动的想法初现端倪。随后的2018年,他相继在中国基金报英华奖评选中获得“中国基金业20年最佳基金经理”、在“金基金”评选中获得“公募基金20周年金基金最佳投资回报基金经理奖”等奖项。

 

离开鹏华基金前,冀洪涛的职业经历已颇为丰富。彼时,他兼任鹏华基金多个重要部门负责人,包括公司研究部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总裁助理、权益投资总监、权益投资一部总经理,以及专户理财投资总监,并为这家公司培养了诸多投研人才。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红土创新基金之所以选中冀洪涛,与其丰富的投资经验以及投研人才管理方面的历练不无关联。

 

在鹏华基金任职的逾12年时间里,冀洪涛见证了鹏华基金迈向行业前十的征程。期间,鹏华基金实施了“平台、机制、人才”战略,全面激活主动权益共生系统,这也使得近年来公司人才流失率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公司同时坚持“长期投资、稳利致远”的投资理念,在行业日渐白热化的竞争下成功破局。

 

作为研究部总经理和权益投资总监,冀洪涛带领出了一批实力不俗的投研干将。他于鹏华基金任职初期,王宗合、梁浩等当下的明星基金经理,都是他管理的第一批研究员。走到今天,鹏华基金权益投研团队已逐步形成了个人特色与团队成长并重的局面,基于成员间紧密配合下合力制胜的氛围,逐步形成了代际有传承,老人有成果,新人有创新,兼容并蓄的共生成长系统。其团队既有“老一辈”的王宗合、梁浩、伍旋为代表的权益王牌型基金经理,也有羽翼渐丰的谢书英、陈璇淼等实力派女性基金经理,还有张航、袁航、孟昊等新生代基金经理。

 

至此,冀洪涛的职业生涯将完成从基金经理到总裁助理、研究部总经理、权益投资总监、专户理财投资总监,再到公募基金总经理的转变。

 

事实上,并非所有人都理解冀洪涛此次职业选择,不少朋友劝他“不要去”,认为“风险和成本很大”。但据冀洪涛的朋友透露,他希望人生在这一阶段能有不同的尝试,可以从管理产品和部门,到主导一家基金公司的运作,从而见证公司发展“起飞”。对他而言,或将是一件更具成就感的事情。

 

02  究竟是何原因彼此选择

 

在冀洪涛之前,红土创新基金总经理一职空缺已近半年之久。

 

2020年10月30日,红土创新基金前任总经理高峰离职。此前,他在这家公司供职了两年零3个月左右的时间。随后的11月,他加入富荣基金,任职总经理。在高峰之后,红土创新基金总经理一职由其新上任的董事长,也即阮菲代任至今。

 

离开鹏华基金,选择红土创新基金;离开管理规模已进入行业前十的老牌公募,选择一家管理规模略小的基金公司。是什么给予了冀洪涛新的想象空间?

 

从红土创新基金的规模来看,这家公司在当今的公募行业并不具备优势。截至2020年底,红土创新基金管理规模为76.99亿元,其中非货管理规模仅有18.87亿元。

 

但这家成立于2014年6月份的公司也有其独特之处。作为国内第一家创投系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红土创新基金由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00%出资设立。借力股东深圳创新投对创业投资行业的深入理解,这家公司能充分利用一级市场优势向二级市场延伸。

 

而冀洪涛此前管理产品,以及担任中国证监会第六届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兼职委员的经历,让他对公募基金行业未来发展的想法与红土创新基金的特色理念也有着许多相通之处。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冀洪涛有意在红土创新基金充分发挥其一二级市场联动的优势,并打造以权益类投资为特色的创新型资产管理公司,同时继续做好红土创新公募REITS、定增策略等特色业务。

 

03  “风起时,真正飞起的不是猪,而是鹰”

 

作为在行业沉淀23载的投资老将,冀洪涛已形成自己的一套投研体系和逻辑。

 

不能赔钱,是冀洪涛的首要信条。他曾经表示,自己从来不是跟别人比收益率,“我只比能否赚到,因为你也看着好,但是你不一定能赚到,我敢拿,我就相信一定能赚到。”

 

冀洪涛出手比较挑剔,在他的选择组合中,大部分都是估值较低,有相当安全边际的成长股。在他看来,风来的时候,真正飞起的不会是“猪”,而是“鹰”。

 

在考察一个企业时,冀洪涛也会参与博弈,但是更偏重成长。他在核心持仓构建完毕后便很少变动,即使看好的标的遭遇黑天鹅事件,只要买入逻辑还在,不仅不会卖出,反而会在底部加仓,这也是冀洪涛管理的组合盈利稳定的原因所在,“有时候适当的逆向是有好处的,不走寻常路,我不太喜欢跟大家聚堆”。

 

早在三年前,冀洪涛就说过,A股市场还在成熟过程之中,市场不乏机会,但如果市场信奉投资理念趋同也是很危险的事情。他解释,现在投资者都说自己是价值投资者,实际上混杂了太多价值投机,大家在对资产的定价逻辑和方式上有很大区别。

 

“这种情况下造成一种投资方向趋同,导致筹码过度集中会加剧市场的波动。”而今,核心资产的大幅回撤,或许验证了冀洪涛此前的观点。

 

因着在投研人才管理方面的积累,冀洪涛判断和培养优秀基金经理时也有自己独特的判断。他曾直言,行业内基金经理尤其做得好的基金经理有一些缺点,太喜欢从自己角度看世界。“实际上,基金经理取得的一点成绩除了努力勤奋的原因,更可能是踏上时代发展的大潮,我们只是幸运儿和受益者之一,因此,要对市场保持敬畏和谦卑。”

 

“基金经理也很难预测到足够遥远的未来,所以很难战胜自己所处的时代,如何能跟上时代发展的列车是现实选择。经常用穿越的思维来思考,有利于我们发现不足,提高投资能力。”冀洪涛说。

 

关于投资,冀洪涛曾听过这么一番话:“没有十年以上的投资经验怎会是一名合格的基金经理?凭什么管钱”,在多年历练后,冀洪涛坦言投资没有秘笈,关键在于经验积累和自我约束,守住个人能力圈适应市场变化,才能争取到较好的盈利空间。

 

他表示,如果跟巴菲特等典范对标,他最多只是处于青春期,但有了这些年的积累,未来他对自己发展路径还是很清晰的。在他看来,资管行业是一个非常好的行业,中国的财富管理空间还很大,他可以干到生命的尽头。

 


作者:沈 述 红
来源:财 联 社

责任编辑:yangtao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