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商巨鳄刘沧龙刑拘始末

时间:2021/06/11 12:32:03用益信托网

随着上市公司一纸公告,“宏达系”实控人刘沧龙被刑拘一事被坐实。


6月7日,宏达股份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四川宏达实业有限公司函告,近日,公司实际控制人刘沧龙因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被成都市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刘沧龙被刑拘一事与四川信托有关。据媒体报道,6月7日下午,在四川信托第十三次委托人沟通会上,成都经侦方面人员宣布,四川信托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被成都经侦立案侦查,川信实际控制人刘沧龙、风控副总裁陈洪亮等人被公安机关强制,另有三人被采取强制措施。


作为四川省首屈一指的富豪,刘沧龙在巅峰时期控制两大上市公司和一家信托平台,资产范围涵盖工业、矿业、金融、地产、贸易和投资6大板块,总资产300亿元,管理资产5000亿元。2003年和2008年,刘沧龙两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并在2013年任全国政协委员。


此外,刘沧龙还有另一层特殊身份——已被执行死刑的四川黑组织头目“刘汉”的堂兄,两人有着纠缠不清的利益关系。


刘汉被调查后,“宏达系”频出风波。2013年,刘沧龙因卷入官员贪腐案“失联”,2016年9月露面后又处于“神隐”状态。2017年,宏达系失去核心资产之一——云南金鼎锌业有限公司控股60%股权。刘沧龙一度试图出售宏达资产,最后因交易对手自身也陷入失联风波而终止。


宣称“做人需要自我约束”,栽倒在四川信托上


多个证据都指向了,刘沧龙被刑事拘留与四川信托暴雷事件有关。


据报道,早在6月3日起,四川信托的委托人维权微信群里就开始流传着刘沧龙等四人被成都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的消息,但该消息一直没有证实。直到6月7日下午,四川信托第十三次委托人沟通会召开,成都经侦方面人员当场向与会人员当场证实了此事。而除了刘沧龙外,四川信托监事会主席孔维文、风控副总裁陈洪亮及财务总监胡应福四人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6月7日晚间,四川信托的股东——宏达股份也披露公告证实此事。公告中称,宏达股份于6月7日收到控股股东四川宏达实业有限公司函告,近日公司实际控制人刘沧龙先生因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被成都市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所谓“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是刑法中的一项罪名,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的王智斌律师告诉本财经记者:“当信托公司等金融机构违背约定,违规使用信托资金并造成委托人重大经济损失时,该金融机构就涉嫌构成此罪。”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孙建章律师则给了更加通俗的解释:“背信运用受托财产就是金融机构把委托人的财产私自使用了,类似于挪用。”


公开资料显示,刘沧龙旗下的宏达集团曾因四川信托受到监管层处罚,罪名中一项与违规占用资金有关。


在此次刘沧龙被刑拘前,5月14日,中国银保监会公开第三批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名单,四川信托的四大股东包括宏达集团均赫然在列。据悉,该批股东涉及违法违规行为主要包括:股东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信托公司固有资金或信托资金;拒不按照监管意见进行整改,不配合监管部门开展风险处置;编制提供虚假材料等。


”刘沧龙被警方刑拘”距离四川信托首次暴雷已一年时间。


2020年6月11日,四川信托首次曝出违约事件,其发行的申鑫系列、百福系列等TOT产品到达最后兑付期限,但投资者却接到无法兑付本息、产品无限期延期的通知。四川信托通过TOT产品隐匿底层风险资产的盖子被逐渐揭开。后据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披露,四川信托TOT产品总规模为252.57亿元,当前大部分TOT产品兑付已经逾期。


当年12月,四川银保监局发出公告,已对四川信托进行实质性管控,同时对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等四大民营股东采取监管强制措施,限制其参与四川信托经营管理相关的股东权利。


本财经记者在宏达集团官网上注意到,今年3月8日,四川宏达集团总部团队建设与规范化管理工作会在成都举行,刘沧龙出席。他还在讲话中强调,“做人需要自我约束,如果一个人没有单位约束、家庭约束和社会约束,很容易失去对自己的高标准和严要求,进而因掉队落伍而被社会淘汰。”


30年创业,从榨油厂职工到五百强企业主


刘沧龙起家经历颇具传奇色彩。


据福布斯富豪榜介绍,1979年,25岁的什邡民主公社榨油厂职工刘沧龙迈出了创业的第一步。根据公开资料,刘沧龙1979年创办民主磷肥厂。


“刘沧龙由此起家,1984年,他盖了一座一楼一底的小楼,在当地风光之极。”福布斯富豪榜有文章称。


据本报早前报道,1992年1月至1993年12月,刘沧龙任四川省宏达联合化工总厂厂长;1994年1月至1999年5月任四川宏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1999年6月任四川宏达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后改名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1998年10月任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步入2000年以后,刘沧龙事业迎来了加速发展。


2001年,宏达股份登陆A股,发行价9.18元,首日收盘价14.95元。根据招股书,第一大股东为刘沧龙控制的什邡宏达发展有限公司,持股比例34.84%。


2003年7月,刘沧龙又通过收购云南金鼎锌业,介入世界级大矿兰坪铅锌矿的开发,该矿价值高达数千亿元,此后,金鼎锌业成为了宏达股份利润的主要来源。蹊跷的是,当时,宏达系当时仅用了不到10亿元,就拿下了其60%的股份(其中宏达股份持股51%,宏达集团持股9%),这也为日后宏达系再次失去金鼎矿业埋下了伏笔。


涉及诸多实业后,刘沧龙又将目光转向金融。


2005年,“宏达系”开始着手重组停业多年的四川信托。在“宏达系”和中海信托分别出资7亿元和3.9亿元将四川信托增资到13亿元后,于2010年成立四川信托。宏达集团为大股东。


2009年11月,金路集团公告称,第一大股东汉龙实业因经营流动资金需要而减持股份,截至11月24日持股5%,持股比例低于宏达集团的股份比例5.144%,致使宏达集团成为本公司第一大股东。


本财经记者注意到,刘沧龙取得两家上市公司控制权的过程中,刘汉都参与其间。


宏达股份的上市前披露招股书中公布的第二、第三大股东分别为广汉市平原实业发展有限总公司、绵阳益多园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据本报早前调查,这两家公司实控人都是刘汉。此外,刘汉也是当时宏达股份的副董事长。


取得金路集团控股权过程中,金路集团前第一大股东汉龙实业的背后实控人同样是刘汉。


不管过程如何,2010年左右,刘沧龙都事实上来到了人生的最高光时刻——以宏达股份为核心的宏达集团已是中国500强企业,其产业涵盖工业、矿业、金融、地产、贸易和投资等六大板块,管理资产逾6000亿元人民币,员工20000余人,国内外成员企业60家。


刘汉案后又卷入行贿案,宏达系连失核心资产


宏达的命运在2013年发生变化。


2013年,反腐风暴席卷四川,昔日四川黑社会组织头目、汉龙集团实控人刘汉案发,刘沧龙及其庞大的企业帝国受到波及。当年3月,刘汉因涉嫌窝藏、包庇等严重刑事犯罪,在北京被警方控制。2015年2月,刘汉被正式处以死刑。


刘汉案发后,刘沧龙曾试图撇清关系。据大公网报道,刘沧龙在2014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表示,他并不担心会被刘汉牵连,“我们只是隔得很远的堂兄弟,也没有什么生意上的关系。”


但自那之后,宏达系多条战线开始失守,首先是与刘汉关系最深的金路集团。


据金路集团公告,2013年9月,宏达将其持有金路的相关股东权利,授予德阳市国资公司代为行使,授权期至2015年12月31日。2016年,金路集团一季报显示,宏达通过减持,退出了金路前十大股东行列,刘沧龙由此失去一家上市公司。


接着是宏达系的核心资产金鼎锌业。


2015年12月,云南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依法公开开庭审理云南省地矿局原局长李晓明涉单位行贿、受贿一案。


公诉机关指控称,2000年6月至2005年6月,在宏达集团参与云南省怒江州兰坪铅锌矿投资开发过程中,李晓明为该公司谋取利益,并于2003年年底的某一天在其家中非法收受宏达集团董事长刘某通过他人送给的现金人民币100万元。


云南省怒江州兰坪铅锌矿号称亚洲最大的铅锌矿。2003年1月,宏达股份以1.53亿元入股兰坪有色,持股51%,宏达集团出资0.27亿元,持股9%,成功控股拥有兰坪铅锌矿资产的金鼎锌业公司。另外四家国企持有剩余股份。2009年,宏达集团将其持有的9%股权转让给宏达股份。


金鼎锌业长期是宏达股份的业绩主力。2005年年报显示,金鼎锌业实现净利润2.33亿元,占当年宏达股份净利润的64.20%。2017年中报显示,金鼎锌业净利润2.18亿元,超过同期宏达股份整体净利润,后者为1.25亿元。


上述受贿案于2016年被审理查明。2017年1月,金鼎锌业的另外四位国企股东将宏达股份及宏达集团告上法庭,要求确认宏达方面持有的60%的股权无效,确认金鼎锌业100%的股权分别由四位原告所有,并返还2003年以来历年利润合计金额18.9亿元的相应本金和利息。


历经系列诉讼,2019年1月宏达最终败诉,归还所持股权的同时,宏达系被判赔愈15亿元,其中大部分赔偿由宏达股份承担。受此影响,宏达股份2018年业绩巨亏,据当年年报,宏达股份当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72亿元,同比下降1395.9%。


二次创业前景黯淡,百亿窟窿待解


有媒体注意到,在此前后的2015和2016年两会上,刘沧龙均未出席。直到2016年9月,刘沧龙重新开始参加公开活动。有媒体称之为“失联约20个月后重出江湖”。


然而,重出江湖后仅仅一年,刘沧龙想要“告别”一手创立的宏达集团。2017年9月18日晚,宏达股份公布了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泰合集团拟共斥43亿元实现对宏达股份的控股。


根据权益变动书梳理,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泰合集团将持有宏达集团43.4%股权,并通过宏达实业和广鹏商贸分别持有宏达集团36.6%和20%股权,合计实现100%持股。刘沧龙一手打造的宏达集团即将易主。


据本报早前报道,当时,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现在他(指刘沧龙)要退隐了”。


但刘沧龙的这份愿望最终还是落空了。消息公布后,2017年9月19日,宏达股份公告称,安信信托为保障33号资金信托计划受益人的利益,向上海高级法院提起诉讼并申请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冻结宏达集团持有宏达实业的40%股权。


泰合方面,其实际控制人、四川黑马富豪王仁果出现风波,一度失联。2018年1月,宏达方面与泰合集团解除相关协议。


退隐失败后,刘沧龙试图卷土重来。一年后,他再次提出带领宏达二次创业的目标。


2019年4月,宏达集团在官网发布消息称,宏达集团党委扩大会议召开,极少公开露面的宏达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沧龙现身并宣布,全力推动宏达二次创业,向高质量发展。


会议上,宏达还提出了“358战略发展规划”:力争3年内实现销售收入超过500亿/年、利税70亿/年;5年内实现销售收入700亿/年、利税100亿/年;8年内实现销售收入突破1000亿/年、利税150亿/年。


本财经记者注意到,刘沧龙最近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2021年3月4日,当时其正向什邡市委市政府汇报会,主要汇报议题之一即是宏达集团二次创业再出发的背景和思路。


只是,随着旗下的四川信托暴雷,刘沧龙被刑拘,宏达系二次创业前景显得愈发黯淡。


截至目前,宏达集团持有四川信托32.04%的股份,宏达股份持股比例为22.16%。宏达系实际持有四川信托54.2%的股权。


据宏达股份1月28日晚间披露公告,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根据权益法核算已确认四川信托投资收益为-2.6亿元;由于四川信托尚未提供2020年年度财报,宏达股份对四川信托2020年第四季度的投资收益和减值预计为-8亿元至-12亿元。另据宏达股份年报,公司当年归母净利合计亏损约22.5亿元。


据财新报道,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简称“毕马威”)此前曾对四川信托截至2020年4月30日的主动管理类项目开展尽职调查,毕马威的尽调报告认定的四川信托窟窿约300多亿元。但当时四川信托不同意这一数字,其认定的窟窿约250亿元左右。


作者:彭 硕
来源:贝 壳 财 经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