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碳”目标下绿色信托业务的发展与应对

时间:2022/07/27 15:16:18用益信托网

2020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宣布,中国力争于2030年实现碳达峰、努力争取2060年实现碳中和(简称“双碳”目标),为深入开展绿色金融、支持绿色低碳发展、加快助力构建新发展格局指明了新导向。2021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上提出“落实碳达峰、碳中和重大决策部署,完善绿色金融政策框架和激励机制”的相关要求。服务实体经济发展始终是信托业的立业之本和初心使命,发展绿色信托既是信托行业助力双碳目标的现实路径, 也是整个行业支持实体谋求发展的必由之路。


一、“双碳”目标下的产业转型路径


减少碳排放和增加碳吸收是实现碳中和目标的两大技术路线。在减少碳排放方面,关键在于能源结构调整、重点领域减排、金融减排支持三大路径。碳排放主要来自于化石能源的使用,所以要调整能源结构,限制化石能源使用,增加清洁能源。据生态环境部,2020年中国碳排放强度比2015年降低了18.8%,比2005年降低48.4%,超过了向国际社会承诺的40%-45%的目标,基本扭转了二氧化碳排放快速增长的局面。


在增加碳吸收方面,主要技术路线有技术固碳和生态固碳。技术固碳采用碳捕获、利用与封存技术(CCUS)。生物固碳是指增加生态碳汇,即通过植树造林、植被修复等措施提高生态系统的碳吸收和碳储存能力。从而减少温室气体在大气中的浓度。


在这样的技术路径之下,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产业结构调整。第一阶段为碳达峰阶段,以降低能源消费强度、碳排放强度为主要目标,因此产业聚焦于控制煤炭消费,大规模发展清洁能源,同时推进电动汽车去替代传统的燃油汽车。第二个阶段,快速降低碳排放,大规模发展可再生能源,同时完成电动汽车对传统燃油汽车的替代,碳捕获、利用与封存技术(CCUS)实现商业化。目前CCUS技术成本比较高,一些央企在大力推动CCUS项目建设,距离商业化还有一定距离,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第三阶段,深度脱碳,实现碳中和。在各种领域,清洁能源基本成为主力的能源消费。


我国在气候雄心峰会上承诺,到2030年风电、太阳能发电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亿千瓦以上。要实现该目标,未来10年风电、太阳能发电合计年均新增规模至少要达到7400万千瓦。中国光伏行业协会预测,“十四五”期间,国内年均光伏新增装机规模一般预计是7000万千瓦,乐观预计是9000万千瓦。“十四五”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和其他可再生能源有望成为我国能源增长的主要驱动力量。与石油、天然气、核能等稳定能源来源相比,可再生能源的间歇性显得不具有优势,这种不稳定就会给传输系统会带来很大的问题。因此,储能被认为是不稳定的可再生能源与实现持续供能的可再生电力之间缺失的一环。此外,绿色建筑也将成为重要的减碳领域。未来,绝大部分的新建建筑都必须是高标准节能节水绿色建筑,而更远的将来,则需要满足零碳建筑标准 (已经由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发起制定)。到2025年,城镇建筑可再生能源替代率达到8%,新建公共机构建筑、新建厂房屋顶光伏覆盖率将达到50%。绿色建筑相关的节能节水技术研发和设备制造将亟需配套投资。


二、金融机构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双碳”目标将给我国经济生产方式带来巨大改变,不仅仅是我国对绿色产业的支持和发展,也对我国高碳行业如何转型升级、能源体系的改革提出了巨大的需求,同时也会带来大量的资金需求。金融机构将在碳中和相关的金融服务中发现极为重要的业务成长机遇,如绿色贷款、绿色债券、绿色私募股权投资、绿色企业上市融资、绿色科技、绿色保险、碳核算、碳核查、碳交易和碳衍生工具等。据中财绿金院基于宏观经济学内生增长模型初步测算,我国实现“碳达峰”目标所需投资额约为14.2万亿元人民币。中诚信投资研究预测,2021—2030年间,纯电动车和氢燃料汽车、充电站和加氢站的累计投资需求将达到2.2万亿元人民币,光电光伏储能累计投资需求将达到6.2万亿元人民币,低碳建筑相关累计投资增量需求约为3.9万亿元人民币。


2021年,国务院印发关于鼓励和支持社会资本参与生态保护修复的意见,指出社会资本可通过投资形成的具有碳汇能力且符合相关要求的生态系统,申请核证碳汇增量并进行交易获得收益。在自然生态系统保护修复方面,全面提升生态系统碳汇能力,增加碳汇增量,鼓励开发碳汇项目。目前,很多社会资本、金融资本在“跑马圈地”,寻找早期未开发或可开发的碳汇林。最终何种项目能够产生碳汇,还是要有赖于我们国家资源减排量的政策。2017年国家发改委发布公告暂缓受理CCER(国家核证自愿减排量)项目备案申请。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石化董事长等多位代表委员提出尽快重启CCER市场,降低企业碳减排履约成本的建议。


在行业绿色发展中,金融机构迎来机遇。同时,也需要关注到金融体系的绿天鹅风险。2020年由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绿天鹅:气侯变化时代的中央银行和金融稳定》,首次提出“绿天鹅”,指气候领域可能出现的极具破坏力的现象,它可能给社会生活和经济增长造成巨大财产损失,进而引发金融领域的动荡及风险。


TCFD(气候变化相关财务信息披露指南)把金融风险分为物理风险和转型风险。物理风险是指未能有效解决气侯变化和环境规划的问题所带来的风险,例如气候敏感型行业。转型风险一般分为三类:第一类是政策和法规风险,由于物理风险的影响,公共部门充分认识到低碳转型的必要性,因此会出台一系列的政策,而这些政策和行动将会给金融体系带来一些风险,比如,环保督察使得很多工业园关闭,给贷款金融机构造成损失。第二类是技术风险,在低碳技术替代高碳技术的过程中,可能面临新技术投资失败的问题。第三类是市场风险,即客户行为发生改变造成市场信号不确定性从而引发的风险。


三、绿色信托业务发展


当前绿色产业资金缺口比较大,迫切需要新的融资渠道,金融供给结构比较单一,主要以信贷债券业务为主,而其他金融业态,如保险、信托、融资租赁等,在支持绿色低碳发展过程中仍有较大的发挥空间。作为绿色金融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绿色信托是信托行业服务国家绿色发展战略目标的主要形式,也是行业实现转型发展的重要方向。根据信托协会2019年12月发布的《绿色信托指引》,绿色信托是信托公司为支持环境改善、应对气候变化和资源节约高效利用等经济活动,通过绿色信托贷款、绿色股权投资、绿色债券投资、绿色资产证券化、绿色产业基金、绿色慈善信托等方式提供的信托产品及受托服务。


据信托业协会发布《2020-2021中国信托业社会责任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全行业绿色信托资产存续规模达到3592.82亿元,同比增长7.1%,存续绿色信托项目888个,同比增长6.73%。总体而言,绿色信托投融资总量逐年攀升,资产质量相对稳定,绿色信托涉足领域不断扩展、业务种类不断丰富。


图片1.png


2021年是绿色信托创新的一年,尤其是在 “双碳” 背景下, 行业领先的信托公司纷纷在绿色信托领域发力。随着《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指导意见》、《关于促进应对气候变化投融资的指导意见》等政策文件的出台,信托公司在前沿研究的基础上,依托信托制度优势,创新推出多种碳金融产品,为碳交易市场提供多元化的信托服务,同时也为传统行业的转型升级提供有效的金融支持。


表1.png


四、绿色信托业务的发力点


第一,ESG将成为信托行业积极应变突破点,从投资端助力“双碳”目标实现。ESG作为衡量可持续运营能力的综合指标,为金融机构提供有利的绿色投资项目,将价值投资和赛道投资进行了充分融合。信托公司作为机构投资者可以引导家族信托等长期资金入市,设计专项配置ESG投资组合产品的标品信托,也可以发挥在另类投资领域的专业化能力,形成具有市场竞争力的ESG投资组合策略。


第二,围绕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交通清洁化、二氧化碳捕集及利用等与碳中和及环保领域密切相关的绿色产业链,信托公司可以创新设计针对绿色产业细分领域的另类投资信托计划,综合运用多元金融工具,覆盖供应链金融、股权投资、资产证券化等多种业务类型,提供一站式的综合金融服务。


第三,发挥信托制度的资产隔离和账户管理优势,开展业务创新和服务创新,通过设立碳信托账户,助力碳资产的合理定价、资产质押、便利交易与流转,引入社会资本增强碳资产交易的活跃度和多方主体的参与度。借鉴碳基金的业务模式,信托公司可设立碳资产投资信托。信托资金主要将用于参与碳排放权交易所的碳资产交易,在把握碳资产价格波动趋势的基础上获得碳资产交易的收益。


作者:李 胡 扬,李 红 伟
来源:中 融 研 究

责任编辑:humf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