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筹划下的养老信托制度研究

时间:2022/11/28 14:44:45用益信托网

据国家统计局2021年度数据显示,全国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6402万人,占总人口的18.70%;全国65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19064万人,占总人口的13.50%;全国老年人口抚养比为19.70%,比2010年提高7.80个百分点。


人口老龄化是社会发展的重要趋势,也是今后较长一段时期我国的基本国情,这既是挑战也存在机遇。另一方面养老不再是老年人专属话题,如何未雨绸缪,实现有远见的养老“储蓄”已经成为更多年轻人的考虑。


一、老龄化背景下的制度分析


国人传统的养老方式无非是养儿防老或居家养老。在我国养老保险制度体系中,基本养老保险作为第一支柱,覆盖10亿人口、参保率超过90%,并保持养老金水平连续十七年上涨,为人民创造美好生活奠定了坚实基础;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作为第二支柱,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但覆盖面较低、发展不均衡;第三支柱规模尚小,处于发展初期。


但是在全球发达国家,养老信托已经成为主流的养老金组织形式和金融服务养老模式,包括银行、保险、信托在内的各类金融机构纷纷布局养老金融业务、为何老年人将自己托付给一个信托机构呢?在开展养老服务中,信托公司有其独特的优势,这是由于信托制度在财产管理和使用方面具有其他制度不具备的独立性、灵活性、长期性、连续性和创新性。提供金融和实体养老服务满足该老人所有主要的养老需求——这就是我们要探讨的信托养老。信托养老是以信托的方式实现个人养老的一种养老模式。不同于“养儿防老”和“自助式养老”等模式,信托养老以信托为载体,为受益人提供一站式、全方位的安享晚年的服务。这些服务包括但不限于老年人医养、资产的保值增值、资产隔离以及财富的传承等。细分各家信托领域,中航信托在养老信托领域大胆先行先试,取得积极进展,打造了一份优秀的信托突围样本。


二、金融信托制度应对养老服务的制度优势


区别于其它金融机构在养老现实需求和制度方面的不同,信托特有的财产转移和财产管理功能,能够满足老龄化社会存量财富的有效维护与有序传承的需要,同时,也能解决投资者跨生命周期的养老需求问题。


1. 多样化的养老安排


信托的转换功能,使养老信托能够兼顾财富管理与养老服务信托的转换功能,包括权利人的转换与财产权的转换。养老信托的目的在于通过灵活运用委托财产,满足投资人个性化的养老服务需求,同时实现家族财富的有序传承。支持资金、保单、房产、股权等各类资产通过信托保管,在这方面,中航信托切实发挥专业优势,成立专门的场景筹划团队,围绕“以场景筹划为引领的受托服务”思路提供全方位养老服务。2020年重阳节,中航信托推出了“鲲瓴养老信托”品牌系列,区别于传统的养老产品,鲲瓴养老信托通过依托专属信托账户,创新性将养老服务、受托传承、投资保值三位一体有机结合,为客户提供“养老+传承+投资”一站式综合服务,通过养老信托专户,实现养老费用保值增值等目标,为有独立养老意愿、高品质养老需求、养老传承兼得诉求的客户提供了综合性金融解决方案。截至目前,鲲瓴养老信托规模已超过30亿元,成立近200单。


2. 专业化资产管理


养老信托设立后,信托财产权属由委托人转移至受托人。在这种制度下,受托人能够免受外在干扰,有效运用受托财产,充分发挥其财产管理能力。


养老金融不是一个简单的理财产品,或者给养老产业提供一笔融资,而是全链条服务,中航信托做的这些业务都是紧密聚焦着养老生态。例如中航信托在鲲瓴养老信托的基础上,为了实现老有所住于2021年10月正式落地的双受托制物业管理服务信托,这是中航信托在帮名下有多套房产的中老年客户寻找中介卖房的过程中发现,二手房房屋交易领域存在资金监管痛点,而信托能更好地厘清买卖双方责任以及保障资金安全,同时可实现交易过程中沉淀资金的保值增值。试点从老旧社区开始,业主以老年人居多。该业务中,业主大会为委托人,业主投票表决选择物业公司和信托公司作为共同受托人,物业公司回归“忠诚管家”角色,信托公司则主要替业主“守好钱”。双受托物业管理服务信托连接了广大小区的业主,建立空巢老人等重点群体档案,提供便捷的物业服务;链接了社区的生态,引入了社工组织、社区基金会;链接了社区发展的场景,对养老人群、特殊人群提供第三方养老照顾,及时保障了老年人的权益。


3. 养老财产的安全性


“破产隔离功能”是信托制度的独有优势,是实现前述盘活存量资产、财产保值增值以及财富传承功能的基本保障。养老信托设立后,信托财产独立于委托人的财产,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免于债权追索,是对投资人财产安全的重要保障。老年人是诈骗活动的主要目标人群,近年针对老年群体的“套路贷”案件频发,通过设立信托可以为维护老年人财产权益竖起防火墙。而养老信托作为受益人获得稳定持续的收益来源,有利于维系和谐的家庭亲情关系,也可以缓冲因委托人经济变故而给家庭生活带来的影响。此外,信托财产独立于受托人的固有财产,且受托人不得将信托财产与其固有财产进行交易,确保了受托人管理运用信托财产活动中的公正性与专业性。


4. 可靠的养老增值服务


委托人持有的财产所有权转换为信托项下的受益权,而养老信托项下的受益权还包括享受养老服务的权益。这一点,是多数以追求财产保值增值为主要目的的商业养老保险、养老理财等养老金融产品所不具备的。通过中航信托“鲲瓴养老信托”品牌系列客户案例分析,中航信托通过将一部分客户资产配置为保单,提前锁定某优质养老社区的入住权。另一方面借助信托的定向分配与专属养老信托专户,实现养老社区每年费用支付等养老服务增值目标。


三、养老信托制度建设方向研究


1. 完善信托公司人才队伍配备


养老信托涉及养老金融的全链条,包括信托账户设立、开放信托平台搭建、支付清算体系建设等多个环节,需要各相关专业领域的人才的支撑才能满足客户对于服务响应速度与准确性的要求。根据数据统计,中航信托在公司企业年金配置团队5人,养老信托和场景筹划团队6人,专业构成不仅有金融、法务背景,还有保险、医护、医学专业的人才。在养老信托业务拓展背景下还需要持续加强人才队伍培养和优秀人才的引入,为养老信托提供强大的支撑。


2. 建立信托监察人制度


在养老信托产品中,老年投资者具有特殊性,需要必要的外部监督机制保护老年人权益。目前我国养老信托一般不涉及监护人制度,在信托设立后发生委托人丧失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形时,缺乏应对机制。某些家族信托产品中设有信托保护人,但信托保护人多为受益人亲属,在该亲属与受益人存在财产纠纷的情况下,不利于受益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因此,养老信托增设信托监察人制度,鼓励投资者在信托设立时即指定信托监察人,且信托监察人应由公正中立的外部第三方机构担任,在特定情形下由信托监察人代为行使对受托人的监督权和信托事务的决策权,充分维护受益人的合法权益。


3. 完善养老信托配套制度


我国老年人的资产持有结构以不动产等非资金资产为主,现有的资金信托制度无法满足养老信托活动的需要。以股权、不动产、收益权、知识产权等类型的财产或财产权作为养老信托的标的财产需要完善信托过户制度和信托财产登记制度,明确信托财产的权属及性质,保证交易安全。


在养老信托活动中,可能产生增值税、所得税、契税等各项税费。由于信托活动结构的特殊性,现行税收制度中,某些情况下会增加人们的税收附担。为推动养老信托的发展,鼓励人们运用信托制度化解老龄化社会难题,应当对养老信托市场制定税收优惠政策,明确可享受税收优惠的信托种类及其优惠幅度,或者至少不增加信托活动的税负,使养老信托具备经济可行性。


四、结语


尽管养老信托起步较晚,但在养老需求与日俱增的背景下,依托自身禀赋优势,信托在养老领域仍有广阔拓展空间。相信各家信托公司都会根据自身资源禀赋在这个新的领域推出差异化养老产品,为我国养老金融服务作出一份贡献。更是相信作为养老信托领域突围样本的中航信托会积极发挥自身优势,主动创新,为客户提供多样化、个性化的养老信托产品和服务,真正帮助老年人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为、老有所学、老有所乐。


作者:
来源:用益研究

责任编辑:liuyj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