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名家观点:地产“三大工程”进展如何?

时间:2023/12/13 11:21:06用益信托网

韩文秀:我国宏观政策空间仍然较足 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还有较大的空间

 

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诸多有利条件和重要机遇,总的来看,机遇大于挑战。韩文秀表示,我国宏观政策空间仍然较足,物价水平较低,中央政府债务水平不高,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还有较大的空间。今年,我国增发1万亿元国债,出台一揽子化解地方债务风险方案,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等等,这些政策效应将在明年持续释放。此外,全面深化改革为发展注入新动力,我国具有产业体系完备、配套能力强的独特优势,人工智能、商业航天、量子科技、生物制造等领域技术加快突破。以低碳节能环保为标准的绿色发展推动生产和消费加速转型,这些将为我国经济发展提供更大红利和更为广阔的舞台。

 

温彬:财政政策适度加力、提质增效

 

预计明年的财政赤字率可能会较今年的3.8%有所下调,但将继续突破3.0%,从而为应对内外部的不确定性留有余地,若经济恢复不及预期,不排除年中上调预算的可能性;稳增长和防风险统筹考虑下,新增专项债规模可能由今年的3.8万亿元小幅增加至4.0万亿元左右;税费优惠政策和财政支出结构将进一步优化,增强精准性和针对性,兼顾供给侧和需求侧,从而加快推动形成消费和投资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

 

莫开伟:中央政治局定调“灵活适度、精准有效” 货币政策该如何理解?

 

所谓灵活适度,可理解为2024年我国货币供给的总量问题,也即在综合考虑国内外经济因素以及我国当前经济需要金融继续提供较大动能的情况下,可适度增加货币供给总量,并根据国内经济环境变化灵活调整货币供应总量,在保持货币供应总量平衡的基础上,充分体现我国货币总量供给的灵活性,使货币政策以及货币供应量始终与经济发展速度、经济发展质量相适应,坚决克服货币供应量过多或货币供应量过少现象发生,彻底消除货币供应量的“时滞效应”或“堰塞效应”,始终保持刺激经济增长的足够金融动能,使经济显现出充分的活力。总之,一句话,“灵活适度”实际蕴含较为积极的信号,预示后续货币政策调控会继续保持灵活度,该加力时就加力;但与此同时,仍会掌握好“适度”的原则,不搞“大水漫灌”式强刺激。

 

所谓精准有效,可基本理解为2024年我国货币政策的结构性问题,意味着进一步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精准性和有效性,最为关键的是要突出结构性货币政策的工具作用,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定向“输血”。在当前我国经济复苏缓慢、经济增长质量向优的经济增长方式转轨过程之中,要求央行货币政策更加在产业导向、金融资源引导等方面发挥出更加卓有成效的作用。这就要求央行货币政策在确保大致方向不变的基础上,实现货币政策结构的更加优化,最大限度地消解货币政策“无效性”和“内耗性”,减少货币政策的“浪费”,使每一种货币政策工具、每释放一次市场货币流动性都能准确无误地流向社会最需要的行业,最能体现经济增长质量的领域,最能发挥调整产业结构的作用,使我国央行货币政策的质效得到更多的提升和发挥更大的效能。

 

赵伟:地产“三大工程”进展如何?

 

“平急两用”基础设施建设由于更多为升级改造、落地进度较快。截至12月上旬,多地披露其“平急两用”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进度;其中,北京平谷区、成都、重庆等地披露其部分“平急两用”基础设施建设已启动;杭州、武汉则披露其项目储备推进情况,截至11月底杭州共储备116个项目、总投资770.35亿元,并已召开项目开工仪式。

 

城中村改造方面,广州、上海等城市推进较快。广州发布的城中村改造专项规划及城中村改造征求意见稿,对城中村改造项目规划、资金、方式、流程等做出明确规定,且规划中九成为全面改造项目。而深圳城中村改造经验显示,城中村改造项目具有3-6月收房期,年末新增项目开工形成实物工作量或在2024年二季度及之后。

 

保障性住房建设,目前仍处调研规划阶段。保障性住房建设方面,租赁型住房仍是多地重点推进领域,配售型保障房大部分城市仍处调研规划阶段。其中,深圳于11月下旬公布的关于宝安区机场东地区规划调整的公示中,首次出现“为支持首批配售保障性住房建设”,或指向部分城市已着手开展配售型保障性住房项目前期工作。

 

资金端,目前部分地区正在推进的“三大工程”资金支持多源于政策性银行、地方金融机构等。例如,上海青浦凤溪社区城中村改造项目中,政策性银行和商业银行授信额度占总投资规模超六成。近期,各机构发声加大对“三大工程”资金支持,首单“平急两用”资产证券化产品亦于深交所发行,后续“三大工程”资金或更多元化、更多渠道。

 

王剑:不要过度解读市场利率波动

 

在市场利率实际传导过程中,很多季节性因素和随机性因素都会带来利率短期波动,市场利率不可能精确按照货币当局的调控来运行。只要没引起市场定价的过度扭曲,一些适度的波动是正常现象,不会阻碍我国利率传导机制顺畅。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波动带来的市场活跃还有助于价格发现。所以货币当局为减轻政策成本,也不会过度干预,非要将利率盯在极小波动水平。因此,不宜将利率正常波动视为带有货币政策含义。


往期回顾


财经名家观点:可考虑以特别国债的形式发现金补贴

财经名家观点:政治局会议释放的七个信号

财经名家观点:财富管理市场如何向“买方投顾”顺利转型?

财经名家观点:现阶段城投逐步转型趋势显现

财经名家观点:存款利率的两个倒挂


作者:
来源:综合其他媒体

责任编辑:liuyj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