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供给侧改革的深化到高质量发展——2019年信托市场年度报告

时间:2020/04/26 15:13:31用益信托网


报告摘要


发展环境:总体上看,2019年信托行业面临的是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叠加金融强监管进入深化期的大环境。展望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将使得原本就比较疲软的全球经济雪上加霜,“稳增长”和“稳就业”的压力进一步增大,后续“逆周期调节”的措施有望陆续出台,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金融监管均有可能大幅放松。


规模变化:截止2019年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为21.6万亿元,较2018年末下降1.1万亿元,在当前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向纵深持续推进的背景下,信托资产规模继续保持压降的态势,但是下降幅度较前一年明显收窄,整体上进入了波动相对较小的平稳下行阶段。


业务结构:信托业务结构不断优化。从信托资产的资金来源和功能结构两个方面来看看,“资管新规”落地后,通道与多层嵌套业务不断清理与压缩,信托公司主动管理能力增强,信托业务结构持续优化。


产品收益:根据用益信托网不完全数据显示,2019年,已公布的集合理财类信托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8.16%,与2018年相比平均收益率上行22个bp;其平均信托年限为1.86年,与2018年持平。从预期年化收益率的趋势来看,2019年月度新发集合信托平均预期年收益率呈明显的下降趋势。疫情加大经济衰退风险,全球流动性大幅投放,“资产荒”的压力进一步增大,预计2020 年集合信托产品的平均预期收益率仍然有一定的下行空间。


信用风险:2019年,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监管主动处置化解风险的背景下,信托行业风险项目和不良率明显提升。截至2019年末,我国信托业的风险项目个数达到1547个,较年初增加675个,同比大幅增长77.4%;风险项目涉及的资金规模达5770.5亿元,较年初增加3548.6亿元,同比增加159.7%。不良率快速攀升。信托整体的不良率由2018年末的0.98%上升至2019年末的2.67%,不良率上升1.69个百分点。


信托产品投资策略:信托资产供给来看,2020年,在宏观经济形势和监管导向不变的情况下,信托业受托资产规模仍有下降趋势,但降幅有可能趋于稳定。总体而言,非标类资产供求会有所失衡,呈现结构性供不应求的状态。信托的收益率趋势来看,2020年,信托产品收益率仍有下滑趋势。可优选相关产品,尽早锁定投资收益。需要进一步扩展消费金融、“新基建”等创新领域的基础资产,满足经济结构转型、服务新兴产业的发展方向。


风险提示:违约风险超预期爆发


1. 信托行业环境分析


信托行业的发展与所处的宏观经济环境和金融监管政策环境息息相关。2019年,中国经济发展面临的外部环境和内部条件更趋复杂,一方面“三期叠加”背景下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的问题相互交织,另一方面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贸易摩擦此起彼伏,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愈演愈烈,这些因素的存在使得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同时,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进入深化期,金融强监管、整治乱象、去嵌套、去通道、防风险为行业主基调。总体上看,2019年信托行业面临的是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叠加金融强监管进入深化期的大环境。


1.1. 宏观经济环境


2019年,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环境与内部环境更趋复杂,经济增长持续承压。从内部来看,2018年“强监管,去杠杆”对经济的影响依然存在,随着“宽货币”、“宽信用”的措施持续发力,信用修复和经济增长在一季度出现了明显好转,但同时也带来了宏观杠杆率的快速攀升。根据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的数据,2019年一季度实体经济宏观杠杆率大幅攀升5.1个百分点。这使得宏观政策更加重视在“稳增长”和“去杠杆”之间的平衡。同时,“三期叠加”影响持续深化,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


从外部来看,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仍处在国际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中美贸易摩擦反复、英国脱欧、全球民粹主义抬头等风险点显著增多,对国内的经济带来了较大的下行压力。


受内外因素的影响,2019年国内经济呈下行趋势。2019年全年GDP增速6.1%,较2018年回来0.6个百分点,四个季度的GDP增速分别为6.4%、6.2%、6.0%和6.0%,呈不断下行之势。全年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7%,较2018年回落0.5个百分点;固定资产投资完成额同比增长5.4%,较2018年回落0.5个百分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较2018年下降0.98个百分点;出口增速5%,较2018年下降2.1个百分点。总体上看,生产、投资、消费和出口均处于下降的趋势。


微信图片_20200426150137.png


展望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发将使得原本就比较疲软的全球经济雪上加霜。当前海外疫情处于爆发期,国内疫情已经逐步平息,但输入性防控压力仍然较大。疫情持续扩散,将对全球经济带来明显的冲击和不确定性,正常经济活动受到明显抑制,投资、生产、消费、贸易均会受到影响,尤其企业停工、物流中断等将直接冲击全球产业链。当前疫情将如何发展还无法判断,后续全球经济的增长面临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对于国内经济来说,疫情的冲击下,“稳增长”和“稳就业”的压力进一步增大,后续“逆周期调节”的措施有望陆续出台,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产业政策相互配合,刺激总需求,托底经济,实现脱贫攻坚战、“十三五”规划。


1.2. 金融监管环境


过去两年,信托行业面临的政策大环境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持续推进。根据央行发布的2019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对于攻坚战总体部署在时间上的划分:2018年边制订攻坚战行动方案,边落实各项工作举措,已实现良好开局;2019年承上启下,全面、纵深推进各项任务部署;2020年是攻坚战收官之年,力争从基本完成风险治标逐步向治本过渡,完成攻坚战的既定任务。因此在2018年系列监管文件正式落地,2019年则主要是政策实施阶段,去嵌套,去通道,防风险为行业主基调。而新的政策文件出台较少,主要有以下几个比较重要的政策变化:


1.2.1. “23号文”等文件出台,对房地产信托的监管进一步升级


2019 年 5 月 17 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巩固治乱象成果促进合规建设”工作的通知》(银保监发〔2019〕23 号,以下简称 23 号文)。23 号文明确禁止各类不满足“四三二”条件的房地产变相融资业务,直接点名四种模式:股东投资+股东借款、股权投资+债权认购劣后、应收账款和特定资产收益权。另外,23 号文还对向“四证”不全、开发商或其控股股东资质不达标、资本金未足额到位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提供直接融资、直接或变相为房企缴交土地出让款提供融资以及直接或变相为房地产企业发放流动性贷款等提出禁止性要求。


23号文的出台预计将使得传统的房地产信托融资业务难度增大,将倒逼信托公司在开展房地产业务时,由前端融资向股权投资等方向转变,在前端融资阶段完全合规的股权投资模式将得到更多的重视。同时,也会促使房地产信托业务模式向多元化方向发展,在房地产市场业务多样化发展趋势下,需要信托公司配合提供多元的金融服务。


“23号文”出台之后,银保监会为了确保监管政策得到落实,采取调查、约谈和警示等“窗口指导”的方式,加强对于房地产信托业务的监管。2019年7月,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为加强房地产信托领域的风险防控,对部分房地产信托业务增速过快、增量过大的信托公司,银保监会开展了约谈警示,要求这些信托公司控制业务增速,提高风险管控水平。紧接着,对信托公司房地产信托业务进行余额管控的消息传出。8月份,银保监会向各银保监局信托监管处室下发了《中国银保监会信托部关于进一步做好下半年信托监管工作的通知》(“64号文”),坚决遏制房地产信托过快增长、风险过度积累的势头。


1.2.2. “144号文”重新规范信保合作


2019 年 7 月 1 日,《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保险资金投资集合资金信托有关事项的通知》(144号文)发布,对信托公司

作者:杨 宇,王 震
来源:华 宝 财 富 魔 方

责任编辑:yuz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