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信托创新与实践(四):迭代传承、资本市场与股权信托

时间:2021/03/29 08:55:53用益信托网

在今年的两会中,全国政协委员、前中国证监会主席肖钢和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银保监会信托监管部主任赖秀福均提交了发展家族信托的提案。更早,2018年9月,银保监会信托部即针对“资管新规”的落实发布了“37号文”,首次对家族信托给出了政策性定义:“家族信托是指信托公司接受单一个人或者家庭的委托,以家庭财富的保护、传承和管理为主要信托目的,提供财产规划、风险隔离、资产配置、子女教育、家族治理、公益(慈善)事业等定制化事务管理和金融服务的信托业务。”业内对中国家族信托的讨论由来已久。家族信托是综合的资产规划,根据资产种类,涉及资金信托、股权信托和其他财产信托;根据信托目的,会涉及私益信托和公益(慈善)信托。


股权信托对财富管理、公司上市和代际传承有重要影响,现代家族企业的治理和传承已经越来越离不开它。尽管在国内还在起步阶段,股权信托未来或有广阔的前景。本文讨论股权信托的设立、治理机制以及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一、股权信托的有效设立


不同于资金信托,股权信托即以所持股权作为信托财产设立信托,由委托人将股权转移给受托人,登记在受托人名下,受托人依信托文件规定,对股权进行管理和处分,并按照信托文件的规定,运用信托财产或向受益人分配信托利益。在上一篇《资产证券化的信托之门》中,我们讨论到基础设施REITs,国家发改委和中国证监会正在大力推行,其法律结构实质为“公募基金+资产支持计划(股权信托)”,就包含了股权信托的部分。在资产证券化过程中,也称之为特殊目的信托。


关于在国内现有的法律框架内能否有效设立股权信托,实务中时有质疑。这个疑虑主要是受信托登记制度缺失的影响。从实践的角度来说,信托财产登记制度的缺失,影响了信托股权的公示公信,但信托股权并非不能转移登记。因此,设立股权信托的效力并不受影响,但信托财产登记制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其一,通过信托财产登记能够更好地隔离受托人债务风险和破产风险,防范受托人的道德风险,维护信托财产的独立性;其二,信托财产登记制度与税收认定、司法裁判之间相互影响。


举一个境内资本市场有公开信息的例子,即设立于2018年6月27日的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慈善信托。这是标准的国内资本市场的股权信托,银保监会、证监会和民政部门对这一信托安排均予以认可,所涉及的上市公司豁免要约收购也及时获得证监会批准。笔者曾全程参与了这一信托的设立与申报过程。近日该信托对外发布了信息:截止2020年6月末,信托资产净值高达141.79亿元(详见浙江日报2021年2月23日的报道《资产规模逾140亿元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成国内最大慈善信托》)。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慈善信托持有万向三农集团100%股权。设立该股权信托以来,万向三农集团及下属多家上市公司和非上市企业经营稳定,累计对外资助4640.90万元。当然,因为是慈善信托,其信托资产的用途和受益安排和私益信托存在差异。但就信托股权的治理机制而言,其为国内市场提供了参考典范。


最近还有个代表性的案例,即去年顺利过会将于科创板上市的盛美股份,被部分媒体称之为“实际控制人信托持股上市企业的第一股”。根据盛美股份的招股说明书,美国ACMR是其控股股东,HUI WANG博士是盛美股份的实际控制人。HUI WANG及其配偶、子女除直接持有美国ACMR部分股权外,同时通过两个家族信托——David HuiWang & Jing Chen Family Living Trust及David HuiWang & Jing Chen Irrevocable Trust持有盛美股份境外控股股东的股权。其股权结构如下图所示:


@D0541V55FE4)LY~VPXE%ST.png


尽管上述信托属于境外信托,并非依据国内法设立,但其成功过会拿到国内资本市场的入场券,表明国家监管层对于家族信托间接持有境内上市公司的认可,具有很强的示范意义。


股权信托在资产隔离、安全保障、纳税筹划、递延分配、家族激励、有序传承等诸多方面,具有无可比拟的制度特性,基于这些特性,股权信托被广泛应用于公司治理与迭代传承,在国外资本市场中很常见。


二、股权信托的治理结构


基于家族信托特殊的架构体系,企业实际控制人或专业顾问团队在构建股权信托时,可以充分考虑委托人的意思表示及信托目的,并可引入信托监察人制度,对受托人的权利予以限制与监督。基本框架可如下图所示,当然,股权信托是直接持有目标公司的股份还是通过SPV持股,应当根据法律规定、控制权设计来综合确定。


N66)A%0U8U`DOTL@601H@1T.png


股权信托的治理机制,既简单又复杂,要在迭代的框架内,解决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监察人之间的关系,核心问题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股权信托作为实体企业的直接或间接股东,如何行使股份管理权;二是信托财产运用和分配的决策机制,以及委托人作为设立人所介入的程度;三是信托监察人的职责设计,以监督保证信托治理机制的运行和信托目的的实现;四是受托人、监察人和决策机构的人员迭代选任机制等。


以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为例,在信托财产的治理结构上,实行董事会决策、受托人管理、监察人监督的治理结构和决策机制,如下图所示:


IG(_)TWSPO75}1O5I9Y]ZLM.png


股权信托的设立过程,如果以代际传承为目的,而不是简单的特殊目的信托,则是一个复杂系统的工程,依赖于一系列信托文件的定制。每一个家族的背景情况不同,企业状况不同,诉求不同,迭代传承的治理机制设计也会不同。实践中考虑最多的问题,就是家族信托在迭代存续过程中,如何始终保证对信托财产的有效治理和监督,以实现家族信托目标。


对比国外的股权信托安排,信托设立地不同,信托持股的目的不同,会影响信托结构和信托文件的定制。不同的离岸地,因法律差异,相应的信托模式也会存在差异,比如BVI、开曼、泽西岛等。当然,控制权结构不同,也会反过来对信托财产的独立性产生影响。


三、实践与思考


有恒产者有恒心。改革开放已经四十多年,中国企业家的代际传承正进入关键期。随着家族企业交接浪潮的来临,企业家对家族信托、股权信托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股权信托在企业传承中的优势不言而喻。立法的完善需要经历漫长的过程,在实务中我们可以通过信托文件的构造和法律解释来推动实践的发展,也为立法提供参照。具体而言,在现阶段,解决信托财产非交易过户的税收认定问题和资本市场的信托持股问题非常有意义。


1. 信托财产非交易过户的税收认定


肖钢在其两会提案中提到了信托财产非交易过户制度的缺失问题。在笔者看来,虽然目前尚无明确、直接的信托财产非交易过户制度(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2020年发布了证券非交易过户的有关规定,没有涉及信托),但我们仍然能够完成非交易过户,关键是非交易过户的税收认定。委托人让渡信托财产的所有权并转移至受托人名下,按照信托本意,应当属于非交易过户,即不存在交易对价的支付问题。


以自然人设立股权信托为例,如自然人为设立信托将其所持有的公司股权转移至受托人名下,符合《股权转让所得个人所得税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股转个税办法》”)第三条第(七)项规定的“其他股权转移行为”,构成该办法所称的股权转让。按照《信托法》第二条关于信托的定义,信托资产的转移过程不属于对价交易,委托人基于该“股权转移行为”的收入为零。换句话说,委托人在设立信托过程中,没有因为股权转移行为获得任何经济利益。在笔者看来,这一“股权转让收入明显偏低”(为零)具有正当理由,符合《股转个税办法》第十三条第(四)项之规定,不需要也不应当核定股权转让收入,而应当按照《股转个税办法》第二十条之规定进行零股转收入的申报。关于这一点,尽管国内尚无明确的直接规定,但笔者认为,通过对法律的准确解释,是可以作出如此认定的。《信托法》的相关规定和信托文件可以作为充分的证据来说明这一点。


实践中,笔者发现,税务征管部门越来越开明,在沟通充分的情况下,在个案中也能充分考虑上述观点。当然,如果能出台正式的政策性文件,则对推动家族信托和股权信托的发展善莫大焉。


2. 资本市场的信托持股与IPO“三类股东”审查


信托持股在国外资本市场非常常见,国内资本市场相对较少,当然近几年开始逐渐出现相关信托持股的公司成功上市的案例。而其中,关键在于IPO“三类股东”的审查和清理口径问题。


“三类股东”是指契约型私募基金、资产管理计划、信托计划。根据证监会2015年的窗口指导,由于投资人结构和实际受益人情况比一般股东复杂,企业申请IPO时需对“三类股东”进行清理、拆除,确保拟上市公司符合上市审核要求,包括“股权清晰”、“公司具有稳定性”、“控股股东与实际控制人明确”和“防止利益输送”等。


长久以来,“三类股东”被IPO顾问机构认为是股权信托作为境内企业申请IPO的障碍。笔者认为,将“三类股东”视为企业IPO的拦路虎实属因噎废食,甚至以讹传讹。对“三类股东”进行核查,关键在于股权信托持股是否会导致股权结构不稳定、股权不清晰,是否会引起利益输送。


自2018年起,证监会已经逐渐改变了对“三类股东”的审查态度,完善了对“三类股东”的审查口径,经过一定程度的信息核查和信息披露,契约型私募基金、资管计划、信托计划可以作为已上市公司的股东存续,部分有“三类股东”的公司已陆续成功上市。不过,笔者认为,虽同为信托,或基于信托法律关系,但家族信托和股权信托并不等同于“三类股东”中的信托计划。“三类股东”重点关注的是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受益人相对复杂,具有募集资金的属性,而股权信托通常为企业原股东,受益人为家庭成员或特定关系人,资金来源清晰,股权结构清晰,不存在利益输送等违法违规行为。因此,对家族信托、股权信托的IPO审查,只要披露充分,就无需清理。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盛美股份的信托安排均受到中国证监会的认可,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诚如肖钢先生所言,家族信托是民企财富保护与传承最重要的制度安排之一。股权信托由于其在风险隔离、财富传承、企业控制与治理等方面具有的显著优势,股权信托尽可在信托公司与法律顾问、财务顾问的专业协同下实践先行。希望有关部门尽快出台信托财产登记制度、信托财产非交易型过户制度及信托税收制度,促进信托业的发展,增强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


作者:许 海 波, 刘 盈 池
来源:金 诚 同 达

责任编辑:yuz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