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吉伟:遗产继承将加快我国财富分配两极化

时间:2021/07/20 10:10:26用益信托网

《21世纪资本论》掀起了对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的关注和讨论,这其中有关遗产继承和财富不平等的问题近年来得到了更多研究。我国正处于老龄化加快以及改革开放下海经商一代创业人退居幕后的阶段,遗产继承、财富不平等等话题日渐引起重视。


一、遗产如何影响财富累积?


个人财富是个人总资产减去个人总负债的差额,即净资产。从这方面看,个人财富的来源包括劳动收入、投资收益以及遗产继承。根据生命周期理论,每个人在不同生命阶段,协调安排储蓄与消费,最终实现生命周期内的平滑。根据这一理论,个人生命结束时,是没有财富剩余的,也就无所谓遗产继承问题。但是现实情况并非如此,不同地区和民族的人们,出于对于下一代的照料和疼爱,都会主动进行遗产继承,诸如亚洲地区的人口较为看重亲情,特别注重为后代留下遗产。而且,不同代际之间的遗产安排方式具有延续性和示范性,这会是的遗产安排习惯具有很大的惯性。


遗产继承可以在特定时点加快地增加个人财富累积速度,成为个人财富的重要来源。不过,遗产在不同阶段对于个人的重要意义并不相同,诸如在在经济高速增长阶段,个人收入可以对财富累积形成更大的贡献,而经济低迷阶段,收入增速下降,遗产以及相关资产配置对于财富累积作用会更大。


此外,特定历史阶段的重大事件也会影响到遗产规模,诸如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严重破坏了个人财富,个人所能够留给后代的遗产规模明显缩水,而且发达国家陆续推出针对个人财富的税收政策,比如遗产税、继承税、赠与税等,也会降低遗憾安排。不过,总体来看,随着全球老龄化趋势加快以及经济增速持续低迷,遗产对于个人财富总额的影响日渐显著。


由于各国历史累积数据差异较大,使得实证研究仅能针对法国、英国、瑞典、美国等国的遗产规模进行较长历史的统计。法国方面,1820年至1910年,法国遗产继承规模相当于国民收入的20%-25%;1950年该比例下降至5%左右,主要受到两次世界大战影响;到2010年,该比例已上升至15%,到2050年可能上升至25%,回升至19世纪初的水平。从美国方面,当前美国每年遗产继承相当于个人20%-30%的个人净财富总额。瑞典方面,19世纪,瑞典遗产规模约为国民收入的11%,此后有逐步下行的趋势,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逐步回升,但是整体而言要远低于法国、美国等主要国家。从存续遗产总规模看,现有研究推算,遗产总规模已达到个人财富的50%-60%左右,虽然欧美国家有所差异,整体趋势是对于个人财富累积越来越重要。


鉴于遗产继承对于个人财富的重要性日渐突出,解决好个人遗产继承问题十分关键,避免因遗产继承引发家庭内部纷争,避免因为世代更迭引发家族事业波动。当然,这其中一方面,需要正确看待遗产问题,避免因为个人对于遗产有过于大的期待,尤其是超高净值家庭,而影响个人进步和努力,这就需要在遗产继承之前,梳理良好的财富观以及个人价值观,形成比较优良的家风。另一方面,希望被继承人能够用好遗产,避免遗产挥霍或者被他人篡夺。在此诉求下,在保障遗产继承过程中,需要具有良好的法律制度安排和金融工具保驾护航。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已经历经了多个世代的交替,在遗产继承方面已经逐步形成了比较好的做法,诸如设立遗嘱,明确遗产分配方式,避免遗产纷争;比如设立遗嘱信托,通过独立、专业管理遗产,进一步贯彻委托人的意愿,实现家业的凝聚;再比如设立家族信托、家族办公室、私人特定目的信托、私人基金会等,通过特定工具和管道,进行税收筹划和规避风险,促进家业的有序、长期传承,促进家庭内部人员人心凝聚,促进家族价值观和家风持续传递。


二、遗产如何影响财富不平等?


针对个人财富,一个敏感话题就是收入差距或者收入不平等,这种不平等的加剧容易加强各社会阶层的固化程度,使一个社会丧失活力,导致不同收入群体的对立和敌视,诸如美国占领华尔街行动等都是由于个人收入差距过大所引发的。


当然,这只是问题的一面,而另一面是财富不平等,而且财富不平等的程度要远大于收入不平等,这已引起各国政府关注。以1%人口占有财富比例来看,美国、欧洲国家占比约为35%,我国约为30%;以财富的基尼系数来看,我国约为0.7,远高于收入的0.4左右。而且根据《21世纪资本论》,随着全球经济增速进入低增长阶段,资本收益可能持续高于收入增速,导致财富不平等程度会持续恶化。


那么,遗产作为财富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对于财富不平等会有怎样的影响呢?遗产对于财富不平等的影响,学术界并不一致,早期更多认为遗产会加剧财富不平等,这主要在于遗产本身分布就很大,在遗产世代传承过程中,会进一步加剧财富的不平等。在针对我国仅有的若干研究文献中,也得到了同样结论。而近年来,很多研究结果认为遗产有利于缩减财富不平等,其内在机制在于遗产在多个继承人之间进行分配,导致遗产进一步分割,从而有利于降低财富基尼系数,降低财富不平等程度。


不过,最新的研究,突破了过往单期或者静态分析,采用中短期进行模拟,得到的结果是短期遗产继承有利于降低财富不平等,但是长期会加剧财富不平等,这主要在于长期看,对于高净值客户而言,继承的遗产更多用于资产配置从而推动资本收入的增加,而低收入人群获得的遗产更多用于消费,而且资本的形成和投资,财富差距会逐步扩大。


面对财富不平等的问题,各国政府并没有坐以待毙,而且通过税收的方式加以干预。目前,美国、日本等各个国家针对个人财富的税种包括赠与税、继承税、遗产税等,均为累进税,而且设定一定门槛,主要是将征税对象瞄准高净值客户群体,但是会给予一定适当扣除,体现人性化的管理,目前来看来自私人财富征税的规模并不大,占总税收的比例较低,不超过10%。


当然,征收各类财产税需要具有完善的个人财产登记和申报系统,否则可能导致大量偷税漏税,会极大提升征税成本。为了应对此种情况,一方面,高净值客户会借助更多工具,实现税收筹划,另一方面,利用全球税收水平不一致,尤其是部分地区成为避税天堂的作用,极力降低纳税负担。那么,从征税效果来看,实证研究也没有达到统一,多数研究还是认可征收财产税有利于降低财富不平等水平,而且也有利于提高财政收入。


三、中国遗产继承趋势以及相关影响如何?


由于我国有关财富及遗产继承的数据匮乏,很难弄清楚遗产在私人财富以及财富不平等的量化结果,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遗产继承对于个人财富和财富不平等性的影响正在逐步放大,值得关注。


从个人财富累积来看,我国已经进入快速老龄化进程,随着老龄化人口的增多,改革开放一代下海创业者开始进行代际传承,其所累积的财富开始逐步向下一代转移。此外,我国经济增速换挡,收入增速相对会有明显放缓趋势,尤其是一些传统产业感受更为直接,收入对于个人财富累积的贡献会有下降趋势。而且,未来资本市场的发展,其实更多为部分早期进行实业经营、参与PE等股权投资的富有人群获得更多财富价值重估和变现机会,以资本为核心的财富累积速度会进一步加快。


可以看到,未来遗产对于个人财富的重要性会逐步增大,这一趋势会与全球同步。而围绕遗产管理和使用的核心问题,却还没有像海外可以得到很好的处理,一方面,国内居民的相关意识还不是很强,很多都是刚刚开始,尤其是普通居民,更是常常会因为缺乏遗产管理安排而导致的家庭财产继承纷争;另一方面,缺乏专业的人和专业的工具,很多路径都还在探索,缺乏司法判例的确认。当然,国内部分金融机构已经看到了这个领域所存在的潜在业务机会,正在迎合部分高净值客户,通过使用保单、信托等工具,构架遗产财产、家庭事业代际传承的制度体系,对于维持家庭、乃至社会和谐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当然,也必须看到,部分财富传承方案过于简单,存在法律制度隐患;投资者并没有针对财产管理设置第三方监督角色;监管对于部分此方面的态度不够明确,甚至很多概念还比较模糊,并不利于业务的规范发展。


从财富不平等来看,长期来看,国内收入和财富的不平等程度都在上升,尤其是财富不平等程度上升速度更快,这部分在于过去以房地产为而核心的投资增速有利于存量财富规模增长,而且国内金融机构客户服务存在较大的不均衡性,对于高净值客户提供了更多的投资机会,而且部分资管产品还存在明显的刚兑效应;而低收入人群难以享受到优质的服务,尤其是理财服务,近年发展普惠金融,更多是基于高息信贷业务,这部分业务使得很多低收入人群增大了盲目消费的机会,加之掠夺式的定价,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低收入人群的财富创造能力。遗产继承短期是否会降低国内的财富不平等水平,似乎难以乐观,有可能会通过未来以资本市场为代表的渠道,反而取得更大的投资收益水平,进一步拉大不同财富水平人群之间的差距。


image.png


从政策安排来看,我国通过扶贫攻坚等政策,逐步降低收入差距。不过,针对收入分配的实质性改革推进仍不理想,这也是收入差距一直处于较高水平的重要原因。而针对财富不平等更是没有针对性的举措,持续的财富不平等水平扩大,其实后续并不利于国内需求潜力的挖掘和社会和谐稳定。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已经到了有必要足够重视收入差距和财富差距的阶段,需要通过一定制度设计,征收个人财富税,提倡劳动创造收入的美德,降低高净值客户通过遗产传承所能够实现的社会阶层固化。具体来看,未来有必要针对个人遗产继承和赠与征税,需要设计好征税门槛和税率,给与必要的抵扣和政策优惠,包括鼓励慈善捐赠等,以税收手段逐步降低收入和财富不平等程度。


作者:资 管 小 生
来源:资 管 观 察

责任编辑:wyx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