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影响之资管篇

时间:2017/12/05 08:59:49 作者: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 来源:用益信托网 责任编辑:shuaigr

11月17日央行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被市场称为“资管新规”。事实上,对资管产品进行统一监管思路,早在今年年初已形成框架(内审稿)。资管新规不仅对各类金融机构资管业务产生影响,也对投资者的行为与理念密切相关。此次资管新规的内容可以归纳为:统一协调、严控风险、监管体系。


一、统一协调,稳进改革


1、统一性的监管制度


统一监管是此次新规出台的核心内容。总体思路是按照资管产品的类型制定统一的监管标准,对同类资管业务做出一致性规定,实行公平的市场准入和监管,最大程度地消除监管套利空间。在分业监管的体制下,不同监管部门在促进本行业发展的理念下制定了不同的监管规则。依靠机构监管必然导致各自为政,占山为王,这就为监管套利打开了空间。因此,新规对资管业务进行统一的定义与分类,进行同类产品的统一监管。


与以往类似”危楼加固”式的监管加强不同,《征求意见稿》是在进行资管行业的基础性制度建设。监管各部门对券商、期货、基金子公司等机构发行的集合资管产品有同样的监管基础之后,在金稳会和人民银行的统一指导下,对资管机构和产品进行一致性管理。但此次的新规还有隐患,除了在监管方面的考量外,并没有考虑到最终标准,即没有将资管业务的监管引入法制轨道。


《征求意见稿》的出台目标只是治理资管市场乱象,这只是加强监管的开始。新规的内容主要偏重于清理过去几年资管行业积累的风险乱象,着重于阶段性的清理整顿工作。未来各监管部门将在其框架内进一步制定配套细则,加强监管协调。


2、穿透性的监管措施


《征求意见稿》凸显了监管的穿透性,打通了不同金融主体之间的标准差异,减少监管套利。整体来看,机构监管与功能监管相结合,同一类型的资管产品适用同一监管标准,实现不同监管机构之间的监管协调,对跨区域的资管产品实现有效监管,减少监管真空和套利。另外,在净值型管理、打破刚性兑付、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第三方独立托管等方面制定了非常严格的规定,强调穿透式监管,要求资管机构。


穿透不外乎两个方向,一是产品方向往底层资产穿透识别资产风险,另一个是往最终客户方向穿透识别最终风险收益承担者。一是防止错误销售给不合格投资者;另外一个层面是防止因特定领域过度集中而引发系统性风险。


3、稳进改革、留有余地


考虑到实际情况,《征求意见稿》设立了较长的过渡期,过渡期有两年的时间。尽管银行觉得时间依旧太短,但两年的过渡期对于券商、基金子公司等资管机构的时间并不短。一方面基金子公司和券商并没有像银行一样的国家信用作为支撑,人们在主观上更加容易接受其产品不再进行刚兑;另一方面,其通道业务已经经过大规模的整改,正是它们业务转型的好时机,《征求意见稿》的出台给了一个更好的标准。


另外,《征求意见稿》考虑了金融创新产品的保护:FOF,MOM产品以及资产证券化产品不再限制的范围内。


二、严控风险,打击套利


资管领域四大问题主要是多层嵌套、杠杆不清、监管套利、刚性兑付。《征求意见稿》的目标在于促进资管业务健康发展、有效防控金融风险、更好服务实体经济,这要求对当前资管业务存在的四大问题予以整改和化解。


1、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


《征求意见稿》表现出了对于多层嵌套以及通道业务的坚决遏制,直接提出要求“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


               表1 新规对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业务规定

QQ截图20171205084601.png

               资料来源: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收集整理


通道业务将被全面禁止。“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业务将被全面禁止。投资范围的确定在之前只是三会在各自的监管领域中对于各机构发行的产品进行界定,监管的重点是在非标资产的投资问题。因此,机构只需要发行一款产品,而投资于另一监管机构监管下的另一家机构发行的资管产品,就可以避免监管。三会之间监管的不协调导致监管无法穿透,机构利用通道业务的方式,投资于本不能投资的底层资产,谋取高收益却不承担相应的风险,从而实现监管套利。


多层嵌套被禁止,最多嵌套1层。除公募基金外,资管产品的结构最多有两层,券商和基金子公司这样以通道为主的业务模式将会承受巨大的压力。只能嵌套一层只是使得监管资管产品底层资产的难度降低了不少。在金稳会牵头的整个监管体系中,毕竟还不能完全称作一家监管单位,监管机构之间相互协调监管。在嵌套被限制之后,监管机构之间的协调监管将会开始发威。在产品类型明确且无法轻易更改的条件下,监管层将通过资管产品的产品统计系统,对各大资管机构的产品进行高效监控和把握。


但可以看出,《征求意见稿》对于金融创新产品的监管并未“一棍子打死”,如公募FOF和MOM产品的嵌套问题,未包含在此次新规的监管范围内。


2、明确杠杆,消除风险传递


《征求意见稿》主要在杠杆、资本和准备金计提两方面有具体的量化指标要求。但是整体来看,这两方面的要求要么与此前其它文件政策中的规定相似,要么达标难度不大,影响或有限。但从防范杠杆不清,风险跨区域、跨市场传递的角度来看,统一穿透式的负债要求是必要的。


               表2 新规对杠杆、资本和准备金计提两方面规定

QQ截图20171205084700.png

               资料来源: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收集整理


穿透统一负债要求。从《征求意见稿》对于资管产品杠杆的具体规定来看,整体与前期各类文件政策规定没有太大差别。总资产不超过产品净值产的200%。


强化资本和准备金计提要求。与2016年7月份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相比较,事实上是延续了之前的政策。整体来看,此次新规关于净资本约束和准备金计提的规定是符合金融机构的预期的,金融机构达标难度不大。


3、打破刚性兑付,防范影子银行风险


《征求意见稿》首次明确定义了“刚性兑付”的概念,规定了保本保收益、滚动发行、发行机构代偿等行为将被认定为“刚性兑付”。


               表3 新规对第三方机构独立托管规定

QQ截图20171205084801.png

               资料来源: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收集整理


打破刚性兑付。新规规定,出现兑付困难时,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垫资兑付。金融机构不得开展表内资产管理业务。刚性兑付严重扭曲资管产品“受人之托

用益频道-第一短幅
信托统计
统计结果

数量总数

规模总计

亿元

平均期限

平均年收益率

%

用益频道-第二短幅
用益频道-第一旗帜
用益频道-第二旗帜